乡镇快递网点二次收费屡禁不止,多地快递企业被集中约谈整改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傅晓羚 2021-06-23 09:23 分享到

618电商大促过后,海量包裹取件成了社会关注的话题。南都记者注意到,广西贺州市近日召开全市快递企业集体约谈会,称当地12315投诉举报中心接到关于部分乡镇快递取件收费的投诉举报及咨询信息共484件,主要反映部分乡镇快递收取2元-5元不等的取件费问题。


贺州市市场监管部门要求,各快递企业应当依法实行明码标价和收费公示制度。禁止在标价之外加价收取未予标明的费用,不得使用欺骗性或者误导性的语言、文字、图片、计量单位等误导消费者;要严格落实管理责任,加强对下属各网点的管理,督促下属网点对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进行切实有效整改。


南都记者发现,这已不是快递公司第一次因“二次收费”问题被约谈。

1624411637888301.jpg

各地多部门密集出手整治末端违规收费


6月初,有媒体曝光,广西贺州有快递网点张贴海报称,由于同行价格战日趋激烈,近年来派费一降再降,上级快递公司无法正常运营,中通、韵达、圆通于6月起取消乡镇网点,快件只到市区。为便于领取快递,网点安排车辆托运快递,托运到乡镇自取点的费用向客户收取,每个包裹2-5元不等。


此外,南都记者注意到,湖南、贵州也有部分乡镇用户在网络上反映,其所在乡镇网点/代收点取件要求收1元、2元/件的取件费。


据了解,这已不是快递公司第一次因“二次收费”问题被约谈。今年2月,贵州铜仁思南县市场监管局组织辖区中通快递、圆通快递等10家快递企业召开快递末端网点违规收费集中约谈会。会议要求各快递企业全面开展违规收费自查整改工作,拓宽快递价格公开化途径,收件做到明码标价,发件不能以任何理由收取费用。


2019年,四川省保护消费者权益委员会针对乡镇快递服务二次收费现象的调查结果显示,快递服务网点普遍存在二次收费情况,二次收费网点涉及快递公司中,申通、中通、韵达、圆通四家占比均达到了50%以上;在遭遇过二次收费的受访者中,六成以上表示取件时才被告知要收费。

1624411537587616.jpg

来自四川省消委会


2019年4月,国家邮政局在全国范围开展了快递末端服务违规收费整改工作,但部分地区特别是中西部农村地区,快递末端网点违规收费情况依然存在。


按照国家邮政局相关负责人当时披露,违规收费及不正当经营行为主要表现为:在投递环节以超派送范围或经营困境为由,强行向收件人加收快件投递费;收件人自取快件时,无正当理由向收件人额外收取保管费;未经收件人同意,快件放置到乡镇网点或其他代收点,不按约定名址投递到人。


2020年7月,甘肃武威市邮政管理局召开民勤县快递末端网点违规收费集中约谈会,通报了发生在民勤县大滩镇、蔡旗镇的4起违规收费典型案例,并依法依规对其中三起进行立案查处,要求各寄递企业要加大人力物力投入,加强邮快合作、强化资源共享,坚决杜绝违规收费行为。同期,陕西安康、甘肃白银等地也纷纷开展针对快递末端服务违规收费的约谈和专项治理。


今年3月,四川乐山市邮政管理局开展乡镇快递网点违规二次收费、末端网点备案专项整治行动,其中提到,加大对乡镇快递网点的监管执法力度,严厉整治乡镇快递网点违规收费的行业乱象,严肃处理侵害用户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同期,广元市邮政管理局也对韵达、百世、中通、申通等品牌快递企业四川区域总部及县区相关企业进行了集体约谈。


低价竞争、单量少使得网点盈利空间受限


据国家邮政局统计,2020年乡镇快递网点覆盖率达98%,农村地区收投快件超300亿件,占总量接近36%,全国27个省( 区、市) 实现了快递网点乡镇全覆盖,覆盖率达97.6%。


去年,国家邮政局出台“快递进村”三年行动方案,明确到2022年底,符合条件的建制村基本实现“村村通快递”。


但快递行业长期以来的“价格战”使得末端网点利润空间不断被压榨,尤其在农村地区,“二次收费”长期存在。据公开报道,一则来自湖南省邮政管理局数据显示,2020年关于快递二次收费立案99起,罚款近200万元,快递二次收费投诉主要来自农村地区。按照法律规定,快递服务公司未告知发件人(商家)和消费者的情况下,强制收费,既属于违约行为,又对消费者构成消费侵权。


在偏远农村地区,末端高昂的配送成本和较低的单量形成一对矛盾。双壹咨询创始人龚福照对南都记者分析称,农村配送的特点,一是单量小,第二是分散,第三是距离位置不集中,单量的增长远抵不上派件至末端所需的各项成本,加上现在的寄递规则统一,“有些站点一天收不到几个件,派费又只有几毛钱,生存就很艰难”,也就使得偏远地方的乡镇只能打“擦边球”,违规操作。


有基层网点反映,快递服务企业在利益分配过程中起主导作用,分配给下游经营主体的利润空间不足,末端网点出于自身盈利需要,无视消费者合法权益,最终将成本转嫁给取件的消费者,下游收费乱象缺乏有效监督与管理。此外,地理位置、交通和经济发展等要素也会对二次收费具有一定的影响。


对于网点违规收费的产生原因,快递物流信息服务平台“快递100”CEO雷中南认为,除了快递公司近年来的低价竞争,导致乡镇网点运营成本入不敷出,主观因素还包括快递末端管理粗放、信息化程度低,站点老板缺乏多元化经营意识等。


南都记者梳理注意到,多地在开展快递末端违规收费的同时均指出,引导乡镇快递网点立足“一站多能、服务转型升级”开展资源整合,推动设立驿站、共配中心、“邮快合作”“快快合作”“交邮合作”等形式,提升乡镇网点的生产和经营效率。针对乡镇网点运营困难的问题,鼓励各快递企业调整经营理念,加强末端服务合作,强化资源整合,完善盈利模式,提升乡镇网点生存服务能力,实现降本增效,互利共赢,推进”快递进村”,助力国家“乡村振兴”战略。


近日,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发出《关于全面推进邮快合作下乡进村的通知》,明确提出邮政企业主动对接快递企业,以代投、代运、代收等多种模式开展合作,努力扩大服务进村的覆盖范围。统筹普遍服务补贴、邮政企业自有资金、“私车公助”等方式,结合县乡村三级寄递物流体系建设,推进农村投递汽车化,优化整合投递线路。


雷中南对南都记者表示,乡镇快递关联着消费下沉、农货上行等诸多新兴业态,是盘活乡村基础建设、乡村振兴的关键。一方面,地方政府应给予更多的扶持和重视,尤其是对乡镇快递网点予以减免及补贴,另一方面,利用城乡差异,环绕城市发展农产品输出等,还能够利用低成本土地资源和人力资源发展仓储+快递,尤其是保鲜仓储,加大农副产品的销售周期和销售通道。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