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快递终局:“卖身”过后退网,加盟商亏70万成接盘侠?

来源:新京报 作者:程子姣 2021-04-08 10:35 分享到

40万元“打水漂”,不到一年赵强(化名)意识到自己成了快递网点的“接盘侠”。


他本以为熬过疫情,一切都会好起来,但天天快递发出的通告,再度打破一切美好憧憬。“网点转让费是20万,加盟费和押金10万,公司还拖欠10万元的派件费。”去年5月,赵强30万盘下石家庄一处天天快递网点,并签下2年合同。


留给老板赵强大展拳脚的时间并不多。今年2月,已“卖身”多次的天天快递通知加盟商将全面转型,未来聚焦最后一公里,提供同城速递,鼓励加盟商转变为事业合伙人。然而这封百字、以“迎难而上,创新应变”为题的告知信,在加盟商眼里无非两个字——退网。

1617849893586038.jpg

近年来,随着快递行业市场集中度不断提高,一线快递通达系、顺丰、京东等逐渐占据了80%以上市场份额,二线快递空间不断被挤压。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2017年起,天天快递在3年半时间内亏损超40亿。


如今,加盟快递网点落得“一地鸡毛”,加盟商顾明(化名)告诉记者,突然宣布关网,损失高达70万。


加盟“黄了”,要违约金还是要押金?


“员工都遣散了,停网后派费没下来,工资也没有结清。”2月,赵强收到了一封合同终止告知函,“区域负责人还打了好几次电话,要求我们去大区开会,会议内容其实就是要求我们加盟商退网,签订退网协议。”


贝壳财经记者查看合同终止告知函看到,主要内容为未履行合同终止事宜,继续对外以苏宁物流名义开展业务,将保留法律诉讼贵司的权利以及收到本函之日起3日内按照要求操作完成现场遗留快件的清理及系统内未清、未达、客诉以及代收货款上缴的处理。同时还将承担逾期处罚扣款及对应违约金、案件受理费等费用。


这样的结局让本就捉襟见肘的赵强猝不及防。今年年初开工时,区域总部迟迟没有动静,派费也提不出来,他告诉记者,当时苏宁小件一天约有30至50票,每票平均派费3.5元。“库房每月成本为2500元,水电费1000元左右,司机每月4000元工资,再加上三天一次的核酸检测、油费、各种成本,我们实在承受不了了。”


孙力(化名)在云南大理的快递网点同样陷入停摆。


他2019年从朋友手中接手这一快递网点,“当时店里的设备就花了我30万,现在都按废铁处理了”。


谈到员工遣散,孙力大吐苦水,目前由于派费提不出来,自己正在打工赚钱,分批分月给员工发工资。


顾明(化名)是云南昆明的一位加盟商,相比之下,他把账目算下来亏损已经翻倍。


“前两年基本都在投钱,今年年初突然宣布关网,我的损失有70万元了”。顾明对这一网点的投资达到80万元,家里做着电商生意,加盟快递本想“如虎添翼”,没想到亏了钱。“自从过年停止派件后,网点车辆都闲置了,员工很多也都跑了,不少加盟商现在只能去工地搬砖赚钱,来还欠下的信用卡、贷款等。”

1617849862370787.png

受访者供图。


不太乐观的现状,加盟商并非未发现端倪。


2021年年初,不少加盟商曾去天天快递总部讨说法。南京加盟商李成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年前去过总部后,公司承诺年后会大干一场,让商家该租房的租房,该招人的招人,还催没签合同的补合同,合同到期的续合同, 好多人除了交纳押金之外,还交了网络建设费,两年1.18万。”


这样的强心剂也让湖南的唐丽依稀看到转机。


“去年年底,我们担心会出问题,就派代表去南京找苏宁总部谈天天快递今年的发展规划,总部告诉我们今年会继续扩张,让我们继续努力,所以今年都续了租金,也扩招了员工,谁能想到会是现在这样。”


多位加盟商告诉记者,目前陷入尴尬境地,已经联系了天天快递相关负责人,但对方回应走法律程序。“让我们签退网协议,主要就是撇清关系。我们签了,就相当于自己主动退网,他们不会赔偿违约金。但如果不签,我们连最基本的押金和派费都拿不到。”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加盟商提供的加盟合同显示,“出现相关违约情形,甲方(天天快递)有权立即终止合同且乙方应向甲方支付人民币20万元的违约金,如造成甲方实际损失的,乙方须另行向甲方承担损失。”不过,合同并未明确规定作为甲方的苏宁如果毁约或要求乙方退出要做怎样的赔偿。


截至发稿,赵强告诉记者,由于未同意签署相关协议,所交的押金费、加盟费以及从去年12月份开始的苏宁小件派费均未收到。贝壳财经记者采访多位天天快递的加盟商了解到,自己已经被告知,只有签了退网协议才能退还押金,清算派费。


4月7日,针对目前企业转型情况以及加盟商退网等问题,贝壳财经记者试图联系天天快递,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二线快递的进与退,投入23万网点赚不到钱


二线快递的生死仿佛都是一夜之间,天天快递只是成了新的出局者。


快递业务量逐年攀升,让整个行业似乎跨入黄金时代。国家邮政局实时监测数据显示,截至3月24日,今年我国快递业务量已突破200亿件,接近2015年全年水平,日均业务量超过2.4亿件,日均服务用户接近5亿人次,行业服务民生作用更加凸显。今年年初以来,邮政快递业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态势,预计全年快递业务量将超过950亿件。


最好的时代也是分化的开始。随着行业竞争增大,快递利润不断下滑,逐渐进入微利时代。一线快递公司逐渐占尽市场份额,二线快递公司接连迎接告别时代。


青旅快运、国通快递、如风达、亚风快运等都一度被爆业务陷入停摆或被强制摘牌等。如今陷入困境的天天快递,记者梳理看到,2020年上半年其营收5.61亿元,亏损5.52亿元,从2017年起天天快递3年半时间内亏损超40亿。


面对曾重金买下的资产,自身资金出现问题的苏宁最终选择了转型调整。


尽管如此,前路道阻且长并未就此成为二线快递的拦路虎。


极兔速递(下称极兔)积极融资为快递行业新一轮洗牌奠定基础,也意味着快递行业的竞争更加残酷。


近期,极兔被传计划在美国进行规模超过10亿美元的IPO。不过,截至发稿,极兔速递方面暂无回应。2020年3月,极兔在国内正式起网,这一时间距离被传将IPO,不过才一年时间。


极兔官网显示,该公司2015年在印尼正式成立,在东南亚7国已有成熟的网络布局,具备较强的跨境快递优势。作为快递新势力,外界对其关注离不开与拼多多的关系。极兔创始人李杰和其团队都与OPPO相关,李杰本人也是OPPO印尼的开创人,而OPPO的幕后关键人物段永平恰好是拼多多的天使投资人。


虽作为新势力,极兔全面铺网后,去年8月,极兔被通达系封杀,部分公司网点相继被口头或文件通知禁止代理极兔的快件。近期,极兔也被传出补贴运费,在部分地区实现超低价单票价格,杀入价格战。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快递行业量收剪刀差持续加大,末端派费被不断挤压,常年开打的价格战依旧如火如荼。


王明(化名)是一家极兔直营网点的仓管,每天早上七点半上班,一般情况下,送完货七点之前可以下班,遇到货量高峰期时会加班到八点多。


他所在的网点承包区域快递量每天可达到3000多票,高峰期会达到5000票左右。揽件方面,网点每日的揽件量几乎在100票左右,快递员会在原价的基础上收30%,例如收10元的运费,快递员可以收取3.3元。这部分钱以工资的形式发放给快递员。


“现在派件费明显降低了,之前一票1.2元,现在一票1元。”王明向记者透露,“之前我们的工资是底薪+提成的模式,最近传闻员工底薪没有了,只有提成,所以工资就低了。”


极兔快递员石磊(化名)也已感受到单票价格下调。他之前专送某小区及周围商铺,年前已辞职转做小本生意。“太累了,刚开始派件量还有300多票,后来慢慢少到100多票。而且每天的签收率还要达到98%以上,不然就扣钱。如果运气不好,碰到一个投诉落实的话就罚款500元,几天就白干了。“


石磊的朋友去年12月接手一个极兔网点,“前前后后转让费15万,再加车辆配置房租各种开销,一个很小的快递网点接近投入了23万,后来干了一段时间,发现派件量并不多,派费也低,一个月下来除了房租水电人工,赚不了几个钱,有一个月还倒搭钱进去。”


这种窘境已非个例,多个二线快递加盟商表示,现在苦于找下家接盘,找不到。


行业集中度走低,价格战仍是行业挑战


哪吒速运成了又一个新入局者,尚未正式拉开帷幕,质疑声已起。


哪吒速运在官方微信上表示,将于年中正式起网,目前全国招商正在进行中。今年年初,哪吒速运在开启加盟招商,落定转运中心。


按照《快递业务经营许可办法》规定,经营快递业务,应当依法取得快递业务经营许可,并接受邮政管理部门及其他有关部门的监督管理;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经营快递业务。


截至发稿,在国家邮政局的官网中,新京报贝壳财经未查询到“哪吒速运”获快递经营许可。


据哪吒速运官方透露,哪吒速运是江苏国信华夏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江苏国信华夏实际控制人为中国国信信息总公司。


3月19日,中国国信信息总公司发布声明称,哪吒速运有限公司系其三级子公司,穿透股份为100%,且为保障众多加盟商的权益,决定将与哪吒速运有限公司开设共管资金账户,对加盟商的保证金进行监管,确保专款专用,届时将公布具体账户信息。除此之外,并未就上述经营许可问题作出回应。


尽管如此,行业依旧对这个新入局者保持好奇。一方面,其国企背景受到关注;另一方面,哪吒速运自称是快递,又不仅仅是快递,涉足“铺路”、“搭桥”、“建网络”、新型电商、供应链、大数据赋能、社区电商、散装品牌整合、城乡资源互通、乡村振兴等都与其相关。


这些公司入场一度被视为“鲇鱼”,实际上,当前快递市场留给新人的闯荡空间并不大。


国内上市快递企业相继发布2月份经营简报,数据显示,申通、圆通、韵达、顺丰四家快递公司单票收入同比全部下滑,价格战持续。快递业务收入和业务量均实现增长。


韵达2月快递服务业务收入15.15亿元,同比增长68.90%;完成业务量7.01亿票,同比增长136.03%;快递服务单票收入2.16元,同比下降28.48%。


圆通2月实现快递产品收入13.77亿元,同比增长113.62%;完成业务量5.29亿票,同比增长127.07%;快递产品单票收入2.60元,同比下降5.92%。


申通业务量同比增长最多。2月快递服务业务收入10.60亿元,同比增长126.14%;完成业务量3.89亿票,同比增长146.98%;快递服务单票收入2.72元,同比下降8.42%。


顺丰除单票收入下降外,营收和业务量均同比增长。2021年2月顺丰速运物流业务和供应链业务营业收入合计为112.10亿元,同比增长24.43%。顺丰速递物流业务量达6.99亿票,同比增长47.16%;单票收入为15.11元,同比下降16.93%。


国家邮政局官网显示,上半年,快递业务量、收增速差为9.5个百分点,量的增速是收入增速的近2倍。3月起,量收增速差距逐步拉大,从10.7个百分点扩大至5月的16.2个百分点。上半年,快递均价为11.3元,继续下降,其中,同城快递均价6.5元,同比下降7.2%,异地快递均价7.1元,同比下降12.1%,国际港澳台快递均价60.4元,受国际运输成本上涨,同比上涨12.6%。


目前快递行业份额几乎被一线瓜分,通达系由于长期占据着快递头部市场,已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规模效益,二线快递悉数走向转型或倒闭。不过,快递专家杨达卿表示,快递市场头部企业或存在“保龄球效应”,各自独立而均势竞争,存在隐形的消耗战,彼此利润率都不高,如遇到新势力或强力碰撞也可能失守洗牌。


东兴证券研报显示,快递CR8(反映行业集中度)时隔2年又降至了80%以下。去年2月行业CR8一度高达86.4%,随着去年3月极兔组网,行业格局发生重大变化,集中度一路下行。


与往常年份春节期间CR8会短暂上升不同,今年春节期间CR8继续下降,这是行业正在经历重新洗牌的外在表现。价格战对于行业所有参与者都是严峻考验,2021年的行业格局变化尤其值得关注。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