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战让快递行业走向可承受的极限,降费罚款成压垮基层快递点的最后稻草?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谢洋 2020-12-15 09:10 分享到

眼下,刘喜祖面对近30万元的罚款,被停工号的20名员工,以及车后箱还没派送完的快递无可奈何,“把你推到湖中间了,你还想回头?”


广西南宁的快递网点承包商刘喜祖怎么都没有想到,今年11月前20天他和网点员工起早贪黑送出的9万件包裹,不仅没有给他们带来预期的收入,还被公司以各种罚款的名义扣得所剩无几。


算上新收到的10月账单,2020年以来他已经被公司总部罚了近30万元。


更出乎刘喜祖意料的是,他已经做好了关闭网点、遣散员工的打算,但11月25日,南宁市邮政管理局在电话中告知他,即使网点所有员工的工号已经被注销,他仍需把处理中心的上百件货物转送到每一个客户手里。


刘喜祖的遭遇并非个案。随着每年“双11”营业额的节节攀升,快递行业成为不少人眼中的“香饽饽”,成为加盟商的一员,意味着自己将成为四通八达的快递网中的重要力量。然而现实是,通达百等快递企业的激烈竞争正成为压垮不少基层营业网点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媒体报道,通达百5家快递公司今年均出现异常网点增多的状况,这些网点运营涉及多个省区,情况多标注为“网点异常”“快件积压严重”“无人配送”等。


罚款名目种类繁多


刘喜祖2017年时还是三级网点下的业务员,眼看着快递市场蓬勃发展,他和妻子拿出23万元加盟成为某品牌快递南宁市主城区公司盛天服务部三塘分部的承包商。


押金、更名费、场地租金、车辆购置费……这是刘喜祖加盟网点需要投入的成本,而他最大的收入来自揽件费和派件费,其中占大头的要属派件费。


刚接手三塘分部时,总部承诺的派件费每单1.3元,货物超过3公斤还有额外的大货费。今年年初降到每单约1.1元,且取消了大货费。这意味着,如今他无论送多重的货,都只能拿到1.1元/件的派件费。


刘喜祖坦言,今年以前的派件费,再降也能有每单至少一毛钱的利润空间,如今利润空间彻底降没了。

u=3670454499,1373742020&fm=26&gp=0.jpg

根据网点今年10月的账单表格,刘喜祖所在的三塘分部收到了近6万元的罚单。其中,涉及金额最大的为3000元的“升级预警”罚款。


刘喜祖的妻子解释,“升级预警”就是客户有意向投诉到邮政管理部门,但被快递公司拦截投诉。被罚的那一单网点已经赔了钱给客户,但公司罚单还是来了。


“只要消费者在官网上查件,我们就被罚,或者人家投诉,我们没来得及协商,也得罚。”刘喜祖说,有些快递是网络刷单寄出的空包裹,只有十几克,在仓库中如果不慎丢失,不仅得赔钱给消费者,还得遭到公司大额罚款。“只要我们有百分之一甚至零点一的失误,一天就白干了。”


早在今年“双11”前,三塘分部就已经多次向总部报备异常情况,网点人手不足,亏损严重,无法应对源源不断的来货。


眼下,刘喜祖面对近30万元的罚款,被停工号的20名员工,以及车后箱还没派送完的快递无可奈何,“把你推到湖中间了,你还想回头?”


和刘喜祖一样,抱着对“快递行业好赚钱”的期待加盟网点的黄谦(化名)父子也面临相似的遭遇。他承包的南宁市某二级网点今年其实已经转手三四次,上一个老板一个月就被罚了18万元。而自己也在加盟的第一个月赔了20多万元。


“苟延残喘”的网点不在少数。一名不愿具名的网点承包商表示,他的同行还在“撑着”,期待新的承包商“接盘”。


前不久有南宁网友表示自己网购的物品停留在秀厢二部网点时间太长,店家回复“分部好像经营状况有点儿问题”。记者前往登记地址发现,店铺已经关门,公司官网的两个办公电话均提示“已停机”。


网点不能承受之重


从2019年5月开始,顺丰通达百集体掀起的新一轮行业价格战尚未平息,今年2月以来,由于全国公路免收通行费、油价下跌,快递成本进一步下降,各快递公司为了争夺市场,掀起了一轮更为激烈的价格战。日益惨烈的价格战一步步地挤压着加盟商和快递员的利润空间。


兴业证券经济与金融研究院整理的数据显示,2019年韵达、圆通、申通、百世四家企业派件费收入分别为1.55元、1.30元、1.71元和1.52元,派件费成本分别为1.73元、1.31元、1.69元和1.52元,收入和成本基本持平。


进入2020年第一季度,派件费收入分别降到了1.40元、1.10元、1.43元和1.27元,而派件费成本为1.50元、1.21元、1.47元和1.27元。

1607995248586633.jpg

价格战虽然让一些快递公司保住了市场份额,甚至营收数据有所增长,但盈利能力不容乐观。2020年前三季度,顺丰、圆通、韵达、申通分别实现营收1095.94亿元、234.20亿元、230.87亿元、147.12亿元,增幅分别为39.13%、8.34%、-4.81%、-6.03%。


净利润方面,只有顺丰控股、圆通速递两家公司净利润实现正增长,韵达股份、申通快递降幅达两位数,分别为-47.83%、-99.53%。


日趋白热化的价格战导致各大快递公司盈利能力承压,这种压力又会一层层传导到基层网点和快递员身上。“双11”的派单量大涨,本来对于基层网点和营业员是增加收入的好事,但大量订单涌入往往造成快递员配送不及的状况,订单堆积又会导致客户向公司投诉。


公司接到投诉后强制施压快递员多送货,无法完成就罚款。严苛的管理和处罚制度让不少快递网点和快递员不堪重负,辛苦忙碌却得不到相应的回报。


黄谦的儿子今年大学毕业,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本想跟着父亲经营网点,赚到第一桶金,没想到作为新来者,黄谦父子还没来得及摸清实际情况,本钱就全赔了,“现在吃饭都困难”。


业内人士表示,从现金流的角度而言,价格战正在走向结束,行业已经到了可承受的极限,因为所有人都是要盈利的。加盟制的模式,需要总部来保护加盟商,才能确保最后一公里的派件和收件正常运营。


邮管局:不能干预市场竞争


对于刘喜祖反映企业罚款、乱扣费以及企业打“价格战”矛盾转嫁至基层网点的行为,南宁市邮政管理局(以下简称“南宁市邮管局”)在书面回复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快递行业是一个纯市场竞争行业,该局作为地市级监管部门,不能盲目采用行政手段干预市场竞争,更不能扭曲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主导作用。


南宁市邮管局称,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快递末端网点经营状况受主客观等多种因素影响,快递价格也是由市场调节而非政府干预,若存在收费相关问题,建议与价格主管部门联系了解情况。


目前,刘喜祖已先后向邮管局、劳动仲裁部门等相关部门反映情况,并通过律师渠道寻求解决办法。他表示,网点业务已经交由上级分拨中心直接派送,自己只希望能拿回被罚的钱,给业务员发放欠下的工资。


然而,刘喜祖的妻子12月3日接到来自公司总部的查件电话,电话中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网点被停了,工号被停了,还要汇报快递的跟踪情况,一气之下她朝电话里“把十来天的怨气都发泄出来了”。


相比之下,黄谦父子则沉默了许多,“我们和律师联系了”,父子俩一边继续送货,一边等待新的承包商。对于刚接手两个月的网点,他表示无奈,“我们刚开始,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