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苦笑谈罢工,派费仍存有下降空间,快递网点异常会越来越多?

来源:快递观察家整理 2020-11-19 17:37 分享到

双11快递大战接近尾声,虽然末端网点异常每年都有,但近一月来,社交媒体上反映网点停摆涉及的地域、公司都达到了一个高潮。


从几家快递公司网点异常表单,或全国各地暂停、慎发表单来看,多地网点备注“人员流失严重”、“人手不足”、“原老业务员全部离职字眼”。微博上,快递罢工或停摆的词汇数次冲上热搜,通达百等快递企业均有涉及。


快递员苦笑谈罢工


一位快递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及网络罢工传闻,苦笑:“其实严格来说我这也不算罢工,因为我们没有劳动合同,不是人家员工。只是想要回工资而已。”


多地网点异常背后,是其依赖的系统生变。快递公司的价格战愈演愈烈,电商件占总快递发货量七八成,电商客户成了主战场。价格战面对电商客户的报价甚至低至1.5元,快递公司单票收入一年多以来跌去三成,行业每一个环节均承受高压。


然而,合作方式和收益分配的问题,令这场降薪博弈中几类参与方的话语权并不对等,话语权不高的基层网点与快递员,被转嫁压力后成了快递系统中脆弱环节。


新军入局直接导致了价格战的进一步加剧,极兔快递在华东与华南,甚至有单票低于1元的大客户。据亿豹网报道,10月1日,众邮快递宣布推出1.5元发全国的优惠政策,虽在行业内部,之前通达系也时常有1.5元的低价,但要拿到这个价格,门槛也相当高。


降价直观体现在了上市公司公告的月度单票收入中,“增量不增利”仍旧是普遍现象。去年5月至今年9月,顺丰控股单票收入降低20%,A股三家“通达系”上市公司(申通、韵达、圆通)的单票收入均价,从3.07元降低至2.17元,下降29.3%,几乎跌去三成。


其他成本很难再压缩


尽管为压缩成本,行业链条中的每一方都不得不做大量努力,或者妥协。然而,合作方式和收益分配的不同,决定了降薪博弈中几类参与方的话语权并不对等。


对于总部来说,单票毛利均较低的情况下,成本控制跑得越快,价格战的空间余量越大,就越有胜算。以2019年圆通速递披露的单票成本变动情况为例,单票快递产品成本整体降幅达14.03%。其中,2019年公司运输成本0.69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3.43%,单票中心操作成本0.36元,较上年同期下降 17.12%。

1605778915864695.jpg

圆通2019年财报披露的单票成本变动


其中,成本降幅最少的是派送费1.31元,仅比上一年度的1.37元下降4.4%。其实圆通速递2018年度的单票成本变动表现出了类似的结构变化,其他成本大幅下降,派送费微降,因派送很难靠技术能力提升下压。


以中转费为例,一年内可以从单票0.4元成本下降到单票0.21元,但是之后很难保持这样降低成本的速度。成本控制压力转而向派送费和加盟商费用传导。

1605778964545412.jpg

通达系快递经营模式类似,压缩成本仍不足以抵消单票收入三成的下跌,几大快递公司的经营利润仍在大幅下降。


在业务量迅猛增长的同时,快递员的处境与之正好对应。快递员人手增加有限,单量的增长直接体现为工作量的连年增加;成本的压缩直接体现在快递员派件费屡被下调上。


会有更多的网点异常?


在这场博弈中,最末端的基层网点和快递员正在承受较大压力。


手握资源的一级加盟商,上可与总部谈判,下可调整与承包商的规则将压力转移,虽收入比起之前大幅下降,生存状况尚可。二级网点与快递员在利益分配上的博弈空间和话语权则大为减少。

1605778998627371.jpg

派送费持续走低背景下,收件少、派件大的非产粮区网点经营越发困难。二级网点的不可替代性并没有那么强,一方面要为了单量业绩操心;另一方面,派送费降低后,如果降低或拖欠快递员工资,则面临无人配送的现实难题,这会导致巨额罚款。


早晨7点起床去分拣、从早到晚抢时间配送的几万步奔波、各种催件电话消息、罚款、轮值夜班、几乎全年无休。在此情形下,招人难近年始终是快递行业发展的一大痛点。多名快递员强调,关键是“付出与回报是否成正比。”


价格战可能并未行至高潮,而只是起了前奏。物流行业如血液一样,高效配发着快递,这个体系却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要经受越来越多的堵塞、暂停、失灵。


这场价格战比拼的重要因素,包括诸多方面,如:拼成本,拼派送费,拼网点的承压力,拼家底,拼利润,拼融资能力。

1605779038462245.jpg

直至今日,各家快递巨头现金流仍充沛。顺丰控股手握百亿资金,且连续三年保持增长态势。韵达及中通则持有50亿元资金,其中,韵达于今年5月刚完成定增,货币资金从2019年底的19亿元飙升至今年三季度末的50亿元;中通半年报显示资产负债率为19.57%,为五家快递公司最低,未来还有较大的融资空间。


圆通2019年发行36.5亿元可转债,资金储备无忧,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达到39亿元。但申通货币资金同比有所下滑,为24.38亿元,资金压力相对同行较大。


可以预见,价格战还会继续相当长时间,盈利差的网点会更大规模的出现问题,快递网络时有不稳定,快递员也会在越来越低的薪水下通过离职、停工等方式抗议。


价格战是市场行为,然而对基层网点和快递员若无最低限度的保护机制,作为社会基础设施的物流网络会遇到越来越多的局部不稳定,反噬整个快递行业。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