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活一月不如服务员”,旺季你储备了多少小哥?

来源:快递观察家 2020-10-15 18:30 分享到

即将到来的双11,面临的又是史无前例的海量包裹,末端网点派件量将持续半月两三倍运行,用工荒可以想象跟往年一样突出。


“原以为受到疫情影响,今年招聘快递员会好一些,但即便月薪七八千,依旧很难招到。”一位北京通达系网点老板告诉《快递观察家》,与往年大规模储备人员相比,今年他大力发展末端代收合作点,寻求以此渡过高峰。


求职者为何望而却步


快递员的高薪,通常都意味着高强度、超负荷的劳动。七八千元甚至过万元的月薪,何尝不是快递员拼命工作换来的;在“快送多跑”的指挥棒下,许多快递员一刻也不敢怠慢停歇。面对快递员的高薪,谁都不会嫉妒羡慕恨。

1602757901735216.jpg

“月薪七八千难找快递员”并非劳动者傻到有钱不挣,而是他们经过权衡和算计之后的理性选择。月薪七八千元看上去很诱人,要拿到这个收入并非易事。


此前,亿豹网发过一篇《派件越来越多,收入越来越少,风险越来越大》的文章,引起了行业的广泛关注。文章中提到,随着客户需求的进一步提升,快递员的签收率、发件率、好评率等考核种类名目繁多,动辄每月数百几千的罚款,已经让不少一线小哥萌生退意。


“上个月派件除去驿站费用剩余7000多,但是5个虚假签收投诉罚款1000,派件发件问题件考核660元,再除去延误、遗失私了的,剩余5000,再吃饭等剩余4000多,快递员不好过啊,风里来雨里去起早贪黑,忙活一个月工资不如一个餐厅服务员。”一位快递小哥无奈地表示。

1602757946593978.jpg

更何况,快递员的低保障、低福利和高风险,让一些求职者望而生畏。不论是缺乏劳动合同、“五险一金”,还是“以罚代管”的高压管理模式,抑或争分夺秒带来的安全风险,快递员的职业归属感和认同感不强,导致人员流动性较大。


小哥不断离去的警示


今年双11,网点老板的压力比往年都大一些。一方面是派费的不断下降,另一方面是不断上涨的业务量与人员难招。

1602757970731804.jpg

每次降派费,网点都难免会面临一些快递员流失的考验。“总部降我不敢降,一降业务员就跑了。总部给网点9毛,我还得贴一毛给一块。”不少网点面临类似的情况,但贴派费留人的日子又能够持续多久呢?


快递小哥离去,要么是“钱没给到位”,要么是“干得不爽”。快递市场竞争激烈,快递员能够得到的实惠经过层层过滤打了折扣;快递员缺乏职业发展空间,没有“争上游”的机会,最多干到承包区就很难再往上。


当下的快递市场格局,不少快递员对未来变得不可预期、充满了不确定性,还不如早一点转身离场。


有网点老板说,一个年轻人去做快递员,必须要在自己身体最为强壮的时候去做。到了中年如果情况没有丝毫改变可能以后的路会越来越窄了。快递员做到承包区盈亏自负,要么做大做强,要么自我衰亡退出,也是快递从业者最真实的经营特点。


月薪大几千难招快递员犹如一面镜子,警示快递企业要对快递员“温柔相待”。快递企业要牟利没有原罪,却要给予快递员更充分的回报和激励;让快递员的劳动更有价值,让快递员更有尊严。

1602758011110669.jpg

年轻人的选择和道路都在自己的手中和脚下,各行各业那么多,该怎么选该怎么走每个人心里都有想法。改变不了行业先改变自己,天下唯一不变的真理是,让自己强大起来,成为那个不可或缺的人。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