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面】恶性的价格战没有赢家,快递的最后一公里服务成为空谈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丁慎毅 2020-09-28 09:42 分享到

记者在贴吧中看到,许多快递员对派费下降叫苦不迭。一位快递员在网上吐槽说,今年7月,到手派件费已降至0.4元/件,扣除短信费、电话费后,一单只能赚0.25元。

  

央视拆解快递费用的分配环节:如用户付出10元的快递费,其中3元归网点,1.6元归揽件快递员,城市内分拨费用0.6元,运到分拨中心0.3元,总部收到面单费1元、中转费2元以及派件费1.5元。派件费减少的两部分,正是快递员的利润来源。

  

快递公司价格战的结果就是,巨头们的业务量节节攀升。与总部业务的欣欣向荣相对的,处于快递末端的加盟网点和快递员们苦不堪言、屡屡罢工,用户体验也直线下降。根据国家邮政局最新的数据显示,2020年7月快递行业服务质量指数比6月下降超过31.5%。很显然,对于快递小哥而言,如今竞争激烈的情况下,很多快递公司的快递员都没有底薪,以及没有“五险一金”,要节约成本多赚点钱,只好节约时间。于是,很多原本应该送货上门的服务,也都缩水成一条干巴巴的取货码通知短信,快递的最后一公里服务成为空谈。

1601257870260528.jpg  

各快递公司的相互倾轧,促成了电商行业的繁荣。即便快递发货价单件仅下降1毛,对每天发货上万件的商家来说,成本就直接降低1000元。但站在消费者的立场,无论是网店包邮还是个人寄送,不得不承担快递网点为了节约成本,牺牲服务所带来的恶果。自己付出的成本在增多,但享受的服务却越来越差。

  

或许快递公司有一个依仗,尽管基层快递员的收入越来越低,但每年反而还有多达几十万人不断涌入这个行业。但这并非人们都爱干快递员,实在是这几年的经济整体情况不乐观,很多人不得不面临做快递员的选择。

  

单票下降对加盟网点来说是双刃剑,可能带来一定业务流的增长,利润摊薄会加剧基层网点的贫血,冲击服务品质的稳定,如果基层网点自身缺乏服务竞争力,又缺乏总部反哺或者增量业务,或将加速洗牌。如果最后只剩下一两家快递后,那么可以想象,垄断诞生,就不会存在用户是上帝的说法了。曾经的“滴滴”和“优步”之间的激烈竞争,让众多的消费者以非常低廉的价格享受到了服务,但是当“优步”失败之后,价格快速的提升,曾经的优惠政策也逐渐的消失了。

  

电商也曾打过价格战,最后终于打不下去了,转而将重点放在了企业长远发展的架构整合、业务提升、形象塑造等内功上。这不能不说是电商业的进步,值得快递公司借鉴。

  

恶性的价格战没有赢家,快递价格战不如服务价值战。当快递员和用户需要雪中送炭的时候,快递公司雪上加霜,即使等到自己垄断了市场,再开始给快递员和用户锦上添花,也不会再有人买账。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