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通助力地毯产业走出疫情阴霾 网点日均出港量超2万

来源:亿豹网 2020-07-14 09:21 分享到

3月21日,天津市宝坻区由中风险地区调整为低风险地区,这条消息被陈立杰视为“吹响黎明前的号角”。


疫情刚暴发时,宝坻百货大楼曾关联60例新冠肺炎病例,而“地毯之乡”崔黄口镇与宝坻区仅一桥之隔。出口渠道关闭、封村封路,导致当地不少地毯生产企业一度停工两个月。彼时,中通崔黄口镇网点也在复工复产之路上走得异常艰辛。


直到3月末,疫情形势的好转让当地大大小小地毯制造企业终于按下复工复产“快进键”,中通崔黄口镇网点也成了他们复工路上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1594690182320531.jpg

6月12日,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来到中通快递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网点,就“快递进厂”服务当地地毯制造业情况进行调研。


快递进厂,为地毯厂“釜底加薪”


历年来,崔黄口镇生产的地毯多以出口为主,产品远销美洲、欧洲、澳洲等50多个国家和地区。今年受疫情影响,出口渠道关闭,海外订单发不出去,货只能积压在仓库。不仅没有营收,有些还要赔付违约金,无奈之下,地毯厂将所有“希望”都寄托于国内市场,线上销售在复工复产初期一度成为企业的“救命稻草”。


“内销以零售居多,业务量比外贸少,但好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像外贸几个月才能拿到货款。”中通快递崔黄口镇网点负责人陈立杰介绍说,现金流断裂是造成很多地毯制造企业关闭的主要原因。“只要有一两个月现金流跟不上,就面临巨大的支出压力。”

1594690704659599.jpg

为减少地毯厂的租金成本,同时盘活闲置厂房,陈立杰将富余的2000多平米的仓库作为临时应急仓储免费提供给客户使用。其实从去年“双十一”开始,一些地毯商就入驻到崔黄口镇网点操作场地,“‘双十一’货多,客户没地方打包,我就直接把二楼场地给他们做仓储用,也能留住大客户。”陈立杰说。


场地分上下两层,楼上开展地毯的仓储打包工作,楼下进行快递分拣、发货操作。“客户打完快递单,直接贴上,点完货,用电梯运下楼,就可以直接发货。”仓配一体化模式为厂家降低了仓储及运输成本,也提升了客户的购买体验。


另外,中通快运也为地毯厂提供原料的物流运输服务。陈立杰介绍,地毯的原料种类有几十种,重量也重,一般从河北、浙江两地采购回来。


除了20多家上规模的地毯厂,崔黄口镇辖属的54个行政村,每个村都有10多家地毯商,陈立杰以“两人一辆4米2厢式货车”的形式安排快递员挨家挨户收件。今年,崔黄口镇网点还新增了两辆新能源车,践行绿色快递理念。


“地毯”与“快递”的初次见面


说起崔黄口镇的地毯制造工艺,当地人无不为之自豪。北京中南海西花厅的“九龙壁毯”、人民大会堂河南厅的“满铺地毯”、联合国气象总部悬挂的“长城壁毯”均出自崔黄口地毯工人之手。


陈立杰是土生土长的崔黄口镇人,每当有外地客人来访,上述关于地毯产业的“成就”,他总是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在陈立杰记忆里,全镇村村都生产地毯,家家户户会编织,小时候,母亲总是一边编地毯,一边守着他和哥哥写作业。


长大后,哥哥继承了父辈的手艺,开了地毯厂。当时村里没通快递,每次给外地客户发货,哥哥都要抱着几十斤的地毯,坐公交车去武清城区。“这也忒麻烦了,价格也不便宜,如果我自己代理一个快递点,在村口就可以给他们发。”陈立杰想到自己干快递。

1594690797729661.jpg

2007年,陈立杰加盟中通,由于缺乏经验,第一个月就赔进两万元。“那时候上两年班才能挣两万。”但陈立杰已经和村子里的地毯商达成了合作,“和乡亲们都谈好了,要是赔了一个月就不干了,他们怎么办?”为了让乡亲们在家门口就能卖出地毯,他决心垫着本也要做下去。


陈立杰的坚持很快有了回报。乘着电商发展的东风,2009年,崔黄口镇地毯商品的线上交易量迎来井喷,由此也带动了快递量的提升。“2009年8月,天津市政府在崔黄口镇批准建立天津地毯产业园,我感觉发展的机会来了。”为了进一步降低成本,招揽更多业务,陈立杰顶着巨大的压力,向银行贷款20万买了两辆面包车,夫妻两人各开一辆挨家挨户收件。


这一步,陈立杰又走对了。2019年初,10年前获批建立的天津地毯产业园已更名为“天津京津电子商务产业园”,园区电子商务在线日均交易额达到8000万元。


目前,与中通合作的客户有260多家,网点日均出港量达2万多。“厂商对我们中通的速度和服务都很认可,江浙沪基本上两天就能到达。”陈立杰举了一个例子,6·18期间厂家搞预售活动,会压大量的货在网点,即使操作到天亮,也可以确保“当天货,当天发”。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