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单票收入下滑超20%,价格战仍未退去,618能成为“拐点”吗?

来源:AI财经社 作者:刘雪儿 2020-05-27 20:55 分享到

“以往618是小考,双11是大考,但今年618声势很大,跟以往相比对我们也更加重要。”离618购物节不到一个月,各家快递公司早已进入备战状态。一名中通快递相关人士坦言,疫情后的经济正在复苏,一个成功的618可以提振消费和信心。


行业人士直言,今年618成为消费爆发的临界点,也是快递公司翻身抓利润的重要节点。因为在上半年,消费低迷,货源减少,各家快递公司为争夺有限货源又重启价格战。

1590584861303946.jpg

损失最惨的是末端网点


从4月经营简报中可窥见价格战对快递公司的影响。就顺丰、韵达、圆通、申通来说,4月各家快递单票收入均下滑20%以上,程度最小的顺丰下滑20.8%,最大的韵达下滑33.5%,而全行业单票收入下滑幅度为7.9%。


以快递市场份额最大的中通为例,5月21日发布的一季度财报显示,剔除跨境业务收入后,其单票收入为1.52元,同比下滑19.4%,中通解释为源自市场竞争,及疫情期间缓解网点压力而增加补贴所致。


网点间通用的竞争手段是价格战。疫情期间在义乌这种货源集中地,甚至爆发8毛钱发全国的恶性价格战。价格战诞生于供过于求的市场,而疫情期间货少车多,更是加剧了这种矛盾。


在汉森供应链董事长、农特集团总裁黄刚看来,桐庐帮的“三通一达”本是一个地方的兄弟,不会恶意竞争,“当然,作为上市公司的‘桐庐帮’,根据经营发展的需求,会对末端快递网点做进一步的管理、加强经营考核,这会导致网点不得不去拓展更多货源,才产生这样的竞争现状。”


价格战成了网点甩不掉的包袱。“上半年流量低,抢份额打价格战;下半年流量高,涨价做利润。淡季降价和旺季涨价,是每年差不多的规律。”黄刚总结。


业内很多人对2019年6月的义乌价格战仍记忆犹新:该战役直到7月底才被有关部门调停。黄刚透露,那场价格战与申通、韵达争夺流量、高位出手有关。快递公司通过价格战抢夺货源,提升市场份额,来获得在谈判中的高溢价。


据了解,当时顺丰准备和申通合作,做一个二线快递公司,但阿里随后快速出手入股了申通。此外,阿里去年年中就开始与韵达谈投资,用时很长,也给韵达扩大份额、获得主动谈判权留足了时间。


当然为摆脱困境,快递公司也在自我变革、拥抱流量上游,比如和拼多多等社交类电商合作,毕竟这是目前最大的电商件增量来源。“比如中通发货同时,提供供应链金融服务、仓储打包服务,价格就比单独揽货高。”

1590584921774574.jpeg

价格战可能持续到明年年底


价格战并不会立马消失。快递专家赵小敏甚至认为,这波价格战会持续到明年年底。


他的依据是,过去各家为了攻城略地,布置了太多早该淘汰或优化的网点,肉少狼多,至少可以再压缩整合四成,但这起码需要50亿元投入;但当下快递公司总部还没有动力去做调整。另外,中国经济发展从中高速变成常态发展,也会影响行业走势。


“格局明朗前会有部分企业加速IPO的过程。”赵小敏认为,当早期投资者加速退出,产业资本和实体企业联合涌入,变革才会真正到来。而目前京东物流、苏宁物流、日日顺等参与者均未IPO、中国邮政混改也没有完成,在这种情况情况下,价格战是加速行业洗牌的必经之路,有些公司阵痛后能接轨,有些接不上的就会被淘汰。


“所以我们呼吁依赖电商业务的快递公司,成立全天候的应急常态化小组;未来要取得更大成功,成功升级的网点必须与所在区域的产业深度融合。”


从丰巢涨价中也可看出一些端倪,丰巢、物业、用户、快递员纷纷叫屈,各大快递公司尤其通达系却保持沉默,配送到家的责任本应由快递公司背负,却被拆解转移成用户与快递柜运营方的纠纷,可见末端利润被压到多低。用户虽然委屈,但被两头压榨的快递员其实更委屈。


新涌入的入局者或者会加速竞争。2020年3月,来自东南亚的极兔快递在中国八省迅速起网,专注经济型快递的京东系的众邮快递在广东起网,而顺丰新成立的丰网速运,也被外界猜测会重新起网成一家与顺丰主品牌互补的平价快递公司。


多名受访者将今年的618购物节当成一个“风向标”,一个临界点。赵小敏称,如果消费爆发,企业也不用抓着价格战不放,转而更关注盈利;否则就要等到十一黄金周、双11,但那样基本相当于要到明年了,“时间轴其实很紧”。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