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足货运,滴滴与“货运滴滴”刚正面,此时入局的胜算有多大?

来源:运联智库 作者:贾艺超 2020-05-26 10:04 分享到

相比于“货运版滴滴”进入物流领域的时间,滴滴货运的入局时间要比其名头晚的多。“滴滴模式”在物流领域已经经历了模式验证与野蛮生长期,存活下来的企业都有着较难攻破的壁垒,此时滴滴入局是最佳时机吗?


剑指城配市场


在滴滴货运正式发布司机招募消息之前,滴滴入局货运的猜想就已有苗头性的事件发生。今年3月,滴滴宣布在上海、深圳、重庆等21个城市上线跑腿服务;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4月13、14日,滴滴又分别斥资上亿元成立天津快桔安运货运有限公司、北京快桔安运科技有限公司。


从滴滴最近推出的业务来看,其跑腿业务也并非没有先兆。早在2018年4月,美团入局打车领域时,滴滴也有着象征性的反击,在无锡等地推出外卖业务。


如今,受一季度的疫情影响,出行领域的惨淡与即时配送领域的繁华形成鲜明对比。从公开数据来看,即时配送平台订单量在此期间都普遍获得了2—3倍的增长,这或许是滴滴重操旧业的一次机会。

1590459699970827.jpg

对于此次推出的“滴滴货运”,从其当前开放的车型——“小面、中面、小平板、中平板、4.2米货车”来看,也是剑指同城配送市场。


据运联智库了解,无论是跑腿业务还是“滴滴货运”,其背后的孵化团队均为滴滴代驾事业部。若滴滴以此来寻找与物流行业的交集的话,我们也可以从中提炼出几个关键词:短途、即时性需求、撮合。


而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即时配送领域的头部玩家美团配送与蜂鸟配送,二者占据了 80%以上的市场份额,并正呈现出“马太效应”,开始走向开放,向外卖之外的其他场景覆盖;而同城货运领域的头部玩家货拉拉和快狗打车,也是占据了80%左右的市场份额。如此看来,留给新玩家的市场十分有限。


对于此次滴滴入局的货运领域,此前,运联研究院也有过相关分析。目前从短途的城配(货拉拉、快狗打车)与长途的省际(满帮、福佑)跑出来的头部企业,可以说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这一领域早已是一片红海。但城配和长途之间的城际市场依然处于空白,中短途运输将可能成为下一个市场争夺点。


目前,中短途领域的代表玩家是省省回头车,此外货拉拉也正试水中短途运输。滴滴一只脚跨进物流领域,带来的看点是,其是否会直接与头部刚正面?从时间节点与市场容量上来看,这一市场缺口能否给滴滴机会?


不变的依然是“烧钱布网”


“货运版滴滴”集中入局的年份集中于2014年前后,这一年都发生了什么?


此前,运联采访柚子投资合伙人彭程时,他曾表示:“物流是在O2O大潮下,一个碰巧被资本‘扫’出来的行业。”其实大家关心的不是物流,而是O2O。


所有的行业几乎都被资本‘扫’了一遍,‘扫’出来的最成功的两家公司,一个叫美团,另一个叫滴滴。“货运版滴滴”的叫法便是由此而来。从这个角度来看,“货运版滴滴”无论是创业者、商业模式还是具体打法,都有着明显的“时代特色”。


这一时期,大多数创业者都是从互联网领域跨界而来的,早期的打法也带有鲜明的“资本驱动”的特征。同城货运领域的头部企业货拉拉与快狗打车,都是用数亿美元烧出来的网络。

1590459221923616.jpg

从目前的结果来看,截至2020年5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30座中国大陆城市,同时在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地区运营,并在东南亚、印度、南美洲开通了19座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4万,月活用户达600万。快狗打车也已覆盖全国300个城市,包括新加坡、南韩、印度、越南等海外市场。


整个过程中,头部企业都构建起覆盖全国甚至渗透到海外市场的网络;而相比于网络规模的扩张,留给人们印象最深的依然是“烧钱大战”。


与以往的“网约车大战”“团购大战”“共享单车大战”一样,都是互联网的惯用打法。身处商业模式趋同的时代,最简单粗暴的方式便是花钱买规模、买时间。


如今,经历过多次市场教育的司机群体们已经谙熟互联网平台的打法,以至于“滴滴货运”出现时,外界都预测滴滴会以“补贴开路,然后割韭菜”的方式打开市场,而广大司机们也已经做好了“薅羊毛”的准备。


验证商业模式


目前来看,同城货运的头部企业,都还带有明显的C端属性。根据多家研究机构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搬家、小商户拉货的场景占据了同城货运市场88%左右的需求场景,其中仅搬家一项就占据48%的比例。


从用户需求来看,与滴滴的C端属性具有一定的用户重合度。因此,滴滴这一超级流量入口下,具有一定的转化可能。


从运营来看,C端属性、同城业务的圈定,使得滴滴在计价、调度、线路规划等方面有着固有的优势。正如此前快狗打车品牌更名时发布的广告语所说的,“生活中有两种打车,一种拉人,一种拉货。”这种C端属性意味着,从场景去推演运营策略的话,滴滴天然具备一定的技术成熟度。


从业务渗透度来看,目前货拉拉、快狗打车也尝试向B端业务渗透;而滴滴原有的青桔单车业务,其城市内的铺设、调度和维修也能为滴滴向2B服务拓展带来一定的业务基础。


从商业模式来看,对于过去从车货匹配领域“死里逃生”出来的玩家,相信滴滴也已经目睹过他们踩过的坑。尤其是在滴滴与满帮拥有统一投资人背景的情况下,滴滴所能构建的产业生态,可以从目前满帮所做的事情中窥见一斑。


目前来看,“滴滴货运”这一实验性业务首先在杭州、成都等地展开,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其或有意避开“货拉拉华南”“快狗打车华北”的正面战场。短期来看,“滴滴货运”起网前期的用户认知度、补贴力度、货量规模,仍是关键。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