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总理再次点赞快递 代表委员建言献策

来源:亿豹网 2020-05-22 10:32 分享到

1590114841957177.png

2020年有多么不容易,今年的两会就有多么不平凡。5月22日,延期后的全国两会陆续召开,汇聚起中华民族风雨无阻、奋勇前行的强大力量。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2日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再次提到快递行业,他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快递、环卫、抗疫物资生产运输人员不辞劳苦,亿万普通劳动者默默奉献,武汉人民、湖北人民坚韧不拔,社会各界和港澳台同胞、海外侨胞捐款捐物。中华儿女风雨同舟、守望相助,筑起了抗击疫情的巍峨长城。


此外,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支持电商、快递进农村,拓展农村消费。要多措并举扩消费,适应群众多元化需求。”“落实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举措,保障重要农产品供给,提高农民生活水平。”


电商、快递在抗疫期间的优异表现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与会的全国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纷纷就电商物流、绿色货运、5G与无人驾驶、冷链运输等领域提交提案议案,谋求推动行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对此,亿豹网专门做出梳理,就代表委员的观点与读者分享。


全国政协委员、西昌学院院长贺盛瑜:

设立县级邮政监管机构、出台快递补贴政策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行动中,电商物流企业保持正常运行,快递小哥冲锋在前,确保了配送保供有序进行。但这次疫情也暴露了电商物流的效率减缓,产业需求骤减,运营成本增加以及农产品滞销等情况,反映出电商物流在保障城市物资供应及服务群众日常生活等方面,仍然面临着重大应急状况下电商物流保障方面的诸多问题。


贺盛瑜认为,应进一步提升电商物流在重大疫情期间服务能力,发挥其在物资运转中的保障作用。


“首先是要普及智能配送应用。”贺盛瑜表示,疫情期间储物柜式的无接触配送有效避免了物流环节的疫情的传播,也让人们再次感受到了智能配送的重要性。


通过对疫情期间快递行业的观察,贺盛瑜认为,国内快递物流企业众多且分散,这不仅加剧了竞争,疫期暴露的众多问题也必将加速行业洗牌。因此,她建议将邮政监管机构设立到县级,以更好地监管快递物流行业,促进行业良性发展。


同时,应鼓励快递物流企业加强合作,形成快递联盟或区域性协同体,共享快递资源,进行末端整合增效,建设区域战略电商物流中心,以应对重大疫情等不可抗力风险。


快递企业在疫情期间的成本也明显增加,贺盛瑜建议国家层面出台可持续性的扶持或补贴政策,主要用于快物流企业税收减免、冷链物流、快递从业人员生活健康补助、重点疫区快递物流保供运转、贫困(民族)地区网点建设的专项补贴。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邮区中心局邮件接发员柴闪闪:

建议推进快递企业隐私面单技术


伴随着快递实名制的普及,一张小小的快递面单上,个人信息“一览无遗”。这也让快递面单成为个人信息泄露的重灾区。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市邮区中心局邮件接发员柴闪闪提出加强快递面单个人隐私保护的建议。


2019年初,国家邮政局大力推动实施“9571工程”,电子面单的普及率大幅度提高,为隐私面单全面推行提供了很好的基础。但除了几家大的快递企业外,依然有不少快递企业未使用隐私保护技术。在柴闪闪看来,快递企业之所以重视度不够,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新技术的大面积推广应用必然会带来设备的更新及人员再培训,从而增加企业成本。同时,贴有隐私面单的快递在投递时,快递员也会多一道系统内查看联系人电话的程序,从而影响投递效率。


鉴于此,柴闪闪建议政府部门应在加强快递企业内部信息运营监管的同时,加大力度推进快递企业使用隐私面单技术,从而为每一份附在快递上“奔走”的个人信息套上一件“防护服”。同时,加强对个人信息保护的宣传,强化公众的个人信息安全保护意识。


全国人大代表、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

加速新能源、新技术应用,多举措提升城区物流效率


随着国民经济平稳增长,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人们对物流的配送要求越来越高。尤其是受疫情影响,消费者对于到家服务的需求更是出现了爆发式增长,城市末端物流面临新机遇的同时,也面临巨大的配送压力。


在城区物流运输方面,目前还存在配送车辆品种受限、新能源轻卡货车场景不足等问题,直接影响了环境保护和城市物流配送效率,也给居民生活带来了一定程度上的不便。


针对这一行业痛点,全国人大代表、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建议,尽快完善针对城市物流业稳健发展的引导与规范化政策措施;加大对城市物流配套设施的财政、政策优惠力度;加快推动城市绿色货运配送示范工程建设;建立新能源货车管控与服务平台,从城市物流的仓储、配送等多个环节解决通行难、成本高问题。


张近东还认为,随着近年来无人技术的逐渐成熟,无人配送也成为解决城市物流的重要探索方向。当前已有电商和物流行业龙头企业推进物流无人化,在无人仓、无人分拨、无人重卡、无人小车和无人机等方面均有研究和试点运营,最终期望实现全流程无人化配送。不过,受到技术、成本、政策等条件的制约,真正实现物流全流程无人化还有一段距离。


对此,张近东建议,结合“最后100米”公共环境和配送路径,给予无人车配送局部公共道路通行路权,并尽快制定无人车配送保险和车辆检验的政策和法规,加快推动“最后100米”无人配送常态化运营,实现无接触交付验收。通过“快递员配送+机器人进小区送货”的合作模式,打通小区配送最后100米,全程实现无接触配送,保障用户安全健康以及到家服务体验。


全国政协委员、网易公司首席执行官丁磊:

开展大数据动态分析预测以需定产


今年初,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没有先前经验可供借鉴的情况下,暴露出我国在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公共卫生体系等方面存在的一些短板弱项。


丁磊建议,利用我国电商整体布局完善、触达覆盖面广、组织协调迅速、物流配送发达,以及消费者网络购物习惯基本养成的独特优势,由国家应急管理部门提前选定一批具有全国影响力、消费者信得过、物流配送能力强的优质大型电商平台,作为重大突发事件时期政府指定的应急保供平台。


针对重点物资供需短期变动剧烈的情况,丁磊认为,由国家商务主管部门充分利用大数据技术,通过电商平台、制造厂商等渠道,全面收集分析供需两侧的信息,动态统计消费者的整体需求和供货商的生产供应能力,以需定产。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二商集团总工程师唐俊杰:

加强冷链物流产业规划,助力农村电商


相比传统物流,冷链物流更需要设立专项资金,支持贫困地区做好顶层设计。冷链物流产业顶层设计应在总体规划的统领下,在对当地发展基础、发展环境和市场需求等进行深入研究的基础上进行差异化定位,使产业发展既能立足自身,又能与周边地区协同联动,实现冷链物流基础设施连线成网,建成稳定高效的供应链。建议由扶贫办牵头,从扶贫专项资金中导流一部分,定向支持贫困地区做好冷链物流产业顶层设计工作,为冷链产业发展找准方向。


此外,聚焦深度贫困民族地区,以冷链物流带动三产融合,提高脱贫质量。2020年脱贫攻坚决胜难点在深度贫困地区,深度贫困地区攻坚难度最大的就是民族地区。因此,建议聚焦深度贫困的民族地区,加强智力帮扶,以顶层设计为指导,以市场为导向,统筹多种帮扶政策,推动打造稳定的农产品供应链体系,促进三产融合发展,助力脱贫、防止返贫。


为进一步提供冷链项目全生命周期智力支持,可由扶贫办委托专业组织建立面向全国的专家团队。建议由扶贫办协调有关部门,委托中国制冷学会牵头组织社会资源,组建面向全国的冷链物流专家团队,为贫困地区提供涵盖产业规划研究,技术研发,项目决策、建设和运维支持,以及人才培训等环节的全生命周期智力帮扶。


全国政协委员、百度董事长李彦宏:

新基建有望推动智能经济时代早日到来


此次两会,李彦宏提交了四份提案,涉及新基建、智能交通、支持继续教育以及个人信息保护。李彦宏表示,国家应加快打造具备国际领先水平的人工智能新型基础设施,加快智能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研究扩大个税抵扣对继续教育的覆盖范围,加强对已收集数据的规范性管理。


在交通方面,李彦宏提出加快智能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助力交通强国战略的提案。我国交通运输发展迎来重大历史机遇期,人工智能、5G等新技术正在成为拉动智能交通发展的新引擎。对此,他建议国家应加强政策引导,鼓励各地政府加大探索和投入,一方面加强探索城市智能交通运营商模式,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先行先试,另一方面要加快交通相关的智能化改造。


除此之外,还要建设全国性的新一代智能交通治理平台,加快形成安全可靠的现代化交通治理体系。


全国政协委员,东风汽车集团董事长竺延风:

推广无人配送车解决配送“最后一公里”难题


今年,竺延风重点关注的是物流配送方面的议题,并带来了积极推广应用无人配送车辆的建议。


竺延风委员指出,我国已是世界名副其实的快递大国,2019年全年业务量达635.2亿件,总量超过美国、日本、欧洲等发达经济体总和。随着网络购物、线上经济的迅猛发展,配送“最后一公里”的难点问题不断凸显,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订单高度碎片化,配送的环境和场景复杂。消费者需求表现为多品种、小批量、多频次,对配送即时性的要求越来越高。同时,末端配送需要连接分布在城市各区域商家和消费者,包括超市、便利店、餐厅以及社区、写字楼、学校等各类主体,服务需求分散,配送的环境和场景越来越复杂。


二是末端配送的效率低、成本高。由于配送对象分布分散,取货习惯不同,末端配送环节成本和时间的花费要占到整个配送作业的30%以上。为满足对末端配送即时性的要求,物流企业往往以高成本换取高时效。据统计,快递企业平均单车装载率仅为50~60%,人工成本约占整个配送作业成本的30%以上。


三是作业安全和服务品质难以保障。很多城市配送车辆游走在“灰色地带”,一些非正规电动三轮车、电瓶车用于末端配送,频繁进出居民区与商业区,安全隐患较多。由于收入和送货量挂钩,快递员配送工作量大、工作时间长,很难保证服务品质的稳定。


四是配送人员“用工难”问题逐渐显现。目前快递员一般以年轻人为主,就业人员的流动性较大。有关资料显示,全国快递行业一年内离职率高达40%。


针对这些问题,竺延风委员建议,推广发展无人配送车,成为解决配送“最后一公里”难题的有效方案。


竺延风介绍,目前,无人配送车已经在快递配送、货物转运、无人零售、清洁环卫等应用场景开始商业化探索。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在各种无接触场景中,无人配送车24小时不间断为医院、隔离点、小区等配送医疗和生活物资,提供消杀服务,不但配送效率高,而且保证“物流人不流”,防止了交叉感染,为科技战“疫”提供了有力支撑。


当前,国家正在大力推进5G网络、大数据中心等“新基建”,为无人配送车辆发展创造了重大机遇。因此竺延风建议,在政策上,鼓励发展无人配送车辆。其次,在管理上,构建行之有效的管理体系。将无人配送车列入法定交通参与者,实施归类管理,明确投资、准入、路权、牌照等管理要求,并完善相关管理规范。


第三,在标准上,建立无人配送车技术标准体系。坚持安全第一原则,构建无人配送车的功能测试、安全测试、车—路—云通信等行业标准,建立无人配送车的产品标准、技术标准等体系。


最后,在应用上,积极推进无人配送车示范运营。选择部分基础条件较好的地区,在产业园区和机关、学校、医院以及商超等区域,导入无人配送车,总结经验,逐步扩大应用。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