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外卖骑手资质乱象,20元造假健康证,平台无法辨真伪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徐诗琪 2020-03-30 10:12 分享到

不管是饿了么、美团、达达等,都无法识别健康证的真伪。假证问题是更上游的制证机构的问题,算是一个存在很久的灰色产业带。


一张身份证,一份健康证,一辆电单车,一台手机,完成注册后十分钟内就能成为一名兼职外卖骑手接单上路。


正因为流程简单、门槛低,疫情期间许多暂时无法复工的人转换身份做起了骑手,送外卖赚钱。按照美团对外公布的数据,2020年1月20日至2月23日,美团新增的7.5万名骑手中就有六成以上是众包骑手。如果按一天接10单平均每单挣10元算,这些骑手每天收入可上百元。


众包骑手即为兼职骑手,相对于全职的专送骑手而言,众包骑手时间更自由,平台对其管理更宽松。但在简化的审核流程背后很可能存在一些风险。


近日,界面新闻记者在骑手群中发现,买卖造假健康证的情况非常普遍。一张简单P图制作而成的健康证截图,仅需要20元-40元,且卖家称保证通过审核,“从未失手”。


宽松的审核政策的确有助于保证外卖平台特别是疫情期间的运力补充,但在食品安全面前,如何保证“永不失手”?


花20元P出来的健康证


“专业代办骑手健康证!美团,蜂鸟,达达,顺丰,秒过!出厨师,服务员,餐饮人员健康证。寻外卖老板合作!”


在440人的众包骑手交流QQ群内,一些名为“专业代办健康证”的群成员每隔半天就刷一次办证广告。


他们不仅在群内叫卖,还十分主动地加骑手为好友进行推销。界面新闻记者进群后不久,很快就有3个昵称中带有“健康证代办”的卖家发来了好友申请。


健康证,即预防性健康检查证明(而非疫情时期的健康码),主要证明受检者具备从业规定的健康素质。对于直接接触食品的餐饮行业从业者来说,健康证尤其重要,因为该证主要针对传染病进行检查。如有痢疾、伤寒、传染性皮肤病、活动期肺结核等可经过食具传播的疾病,则不得从事与入口食品相关的工作。


通常办理健康证需要到所在地医院或疾控中心进行体检,对于食品从业者的体检内容包括:胸透、抽血、肛检等,一周后能够取得实体或电子证件,费用在100元左右。


一位饿了么专送骑手表示,他所在的站点健康证办理费用需自己承担,有效期一年,因此每年都要重新办一次。


100元的价格其实并不算贵,只是去医院体检、等待一周才能拿证,这些步骤会耗费一些时间和精力。而假证卖家刚好把握住了部分骑手“怕麻烦”的心理。


界面新闻记者向多位办证卖家了解到,只要提供半身照、姓名、身份证后四位,就能以20元-40元一张的价格拿到健康证,并通过平台审核。有卖家称,每个平台的模板不同,办理多个平台要多收费。


但实际情况是,健康证往往可以通用,只要在办理时选择食品相关类型,就能注册多个平台。卖家的说辞显然是为了收取更多费用。


为了验证假健康证能否通过审核,界面新闻记者添加了其中一位卖家的微信,表示自己要注册众包骑手,支付20元后,3分钟内便收到了一张截图。截图只经过了简单的PS加工,将姓名、证件号码、有效日期进行了更改。


截图显示体检机构为上海市安达医院,当记者强调自己人在深圳时,卖家回复道:“(健康证)全国通用的,异地好通过。”


1585534597975649.jpg

卖家P图制成的假健康证


随后,界面新闻记者将截图上传到众包骑手的App,大约半天以后显示证件“审核通过”。


除了电子截图外,还有一些平台仅支持实体的证件拍照。上述卖家表示,实体拍照的健康证他也能“操作”,实质上就是P图。随后,他又发来了一张P图制作的手持健康证照片。


1585534643124145.png

卖家发来的手持健康证造假图


这样的健康证造假成本极低,卖家用PS就能快速完成,并轻松通过平台的审核。“我一天最少几十单。”卖家称。若以50单计算,他一天所得就有1000元,比骑手辛苦送外卖的收入高出了10倍。


就卖家提供的情况来看,众包骑手办假证的现象更为普遍,主要原因在于,众包骑手是自行在App上接单送单,收入仅有配送费。尽管他们也要加入线上众包配送站,但不需要接触平台方面的管理人员,面临的违规风险更低。


而专送骑手归属于外卖平台的外包配送团队,需要通过面试,入职后加入区域配送站由站长统一培训管理。平台对专送骑手管理更严格,且部分配送站还能报销健康证费用。


一位曾做过两年众包站长的黄先生对界面新闻说,自己所接触的骑手中,八成人的健康证是自行办理的,造假情况并不普遍。“对于骑手来说,健康证并不重要,只是平台审核的硬性要求罢了。绝大部分骑手都认为这是无伤大雅的小事。”


不过,黄先生也认同:“从消费者视角出发,健康证(很)重要。”若骑手患有传染病,又接触了外卖食物,消费者可能面临患病风险。


难以根除的灰产源头


瞄准骑手钱包的假证卖家不单在骑手聚集的群聊中打广告,在另一些社交平台如微博、贴吧上,他们更是“富贵险中求”。例如,在微博一条曝光造假健康证的新闻下,就能看见不少办证卖家的评论与转发:“这个可以有”、“几十块钱就搞定了”。


1585534715607059.jpg

微博截图


新闻媒体对健康证乱象的报道早已有之。自2019年4月起,包括澎湃新闻、《新京报》等多家媒体都对这一现象进行了曝光,但近一年过去,假证问题仍并未得到彻底解决,依然可以轻松通过审核。


据《新京报》报道,北京某外卖平台负责人曾表示,2017年起就推行了健康证管理举措,外卖平台在监管部门的指导下,通过对接监管部门提供线上的信息库,开通了健康证线上验真通道,此前已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落地实施。


界面新闻咨询了各外卖平台的客服人员,美团方面表示健康证审核有机器与人工的双重参与,点我达、达达等也表示健康证是由工作人员专员审核。饿了么在健康证审核失败的原因中还写明了“上传照片作假,对照片进行PS”。


近年来,外卖平台对于骑手的管理政策事实上一直在严格化。以疫情期间为例,各平台都要求商家无接触配餐,骑手无接触配送,对保温箱消毒,并且在App上也会不定时弹出人脸验证,以检查骑手是否佩戴口罩。


但眼下的情况是,健康证难以通过编号查证,即使是人工审核也很难辨别真伪。


一位要求匿名的相关从业者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目前全国并没有统一的健康证,也无法通过号码溯源,因此才出现了平台对健康证难辨真假的情况。“不管是饿了么、美团、达达等,都无法识别健康证的真伪。假证问题是更上游的制证机构的问题,算是一个存在很久的灰色产业带。”


也就是说,健康证不像身份证、护照等,拥有统一样式与编号。目前全国各个城市都设立了可发证的医院或机构,发具的证件样式却不尽相同。想要分辨真假,大部分只能依据医院的检查证明与单位公章。


1585534757385288.jpg


也有部分城市如北京,在健康证上标明了二维码,扫描后可查看持证人的身份信息与检查结果。但造假者也能用其他地区无二维码等辨别标志的健康证通过审核。


究其根本,还是对假证的需求,以及发现漏洞的贩卖假证者,造就了这个灰色市场。而为此承担风险的,却是商户、平台,还有最终将食物吃入口中的消费者。如何破解假证难题,仍是一个待解的问号。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