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安能德邦百世壹米顺心通达等快运企业谁先走出困境?

来源:驿站 作者:驿站老鬼 2020-02-15 11:15 分享到

2020年初,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冲乱了庚子年新年的喜庆,也暂停了中国社会发展匆忙的脚步。这份意外的考卷摆在了所有人面前,每个企业,每个城市,每个乡村,每个组织,无一例外,无一幸免。


如今,疫情还未看到尽头,防控阻击战硝烟弥漫,但各行各业所面临的严峻挑战已经清晰地在面前。这场疫情所带来的影响既是突如其来,令人措手不及的,又是长期而深刻的,对快递如此,对零担物流同样如此。


今天老鬼想跟大家聊的,就是零担和快运。


本来,2019年底中国零担物流业似乎是露出了一丝企稳的曙光——二三线快运平台在经过一轮洗礼后基本上告别历史舞台,一线的几家头部企业在经历一番价格战后排位也逐渐稳定,而且各家在去年双十一期间也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百世、德邦、壹米、顺心、中通、韵达等老将新秀都稳步踏进万吨俱乐部,安能更是一度突破4.3万吨,率先打破了4万吨的门槛,行业整体进入平稳良性增长的新局面。


人算不如天算。随着疫情的爆发和持续,一切的一切都开始改变。


四大影响加速头部洗牌


疫情不但打破了零担快运业原有的运行轨迹和局面,而且很有可能加速头部企业的洗牌。在老鬼看来,发展到现在,疫情对于快运行业的影响集中在以下四方面——


1.企业复工的影响


众所周知,疫情叠加春节假期,很多地方都采取了封闭的管制措施,交通阻隔,通行不便,被关在家里的人无法返回驻地上班,势必影响企业的员工到岗率,而物流又是人员密集型产业,大部分员工需要现场办公,返工难叠加用工荒,无论是分拨还是网点都恢复运营都面临一定挑战。


此外,各地企业复工时间和政策不一致,对于加盟制快运平台来讲,很难做到全国一盘棋,要求网点和分拨在同一时间开工运营。对流通性企业来说,任一节点的运营不畅,都会对全国网络造成影响。


2.交通管制的影响


交通管制目前来说相对处于可控范围。


此前,交通运输部已经下令要求各地不得阻碍物流快递运输车辆的运行。不过,根据实际情况来看,仍然有部分地区以疫情防控为由,不让运输车辆通过。


另外,由于各地政策不明朗,司机害怕受到交通管制且考虑到疫情传播的影响,不愿意上路,也会造成部分物流车辆双向货源匹配上的困难,尤其加剧返程货装载困难,增加企业的运营管理难度。


3.派送时效的影响


由于社区管制的原因以及疫情防控的需要,小区村庄禁止派送人员的进入,收货人也不愿意和派送小哥面对面的接触。这既增加了派送难度又导致时间成本的上升。


1581737147231253.jpg


4.业务经营的影响


当下疫情尚处于攻坚阶段,必定会上半年的经济形势产生严重影响,进而影响到消费者的信心。消费信心下降又会造成零售、餐饮等行业的低迷以及生产制造订单的减少,零售、餐饮和生产制作企业是物流行业的大客户,所以此次疫情对物流行业的业务经营必定会产生较大的影响。


当然,政府会出台一系列刺激经济的举措,且在疫情过后消费者也会出现一些报复性的消费行为,对各个行业短期内会有一波利好,但是像去年年末时全行业的业务量高峰情景恐怕不会再出现了。


这一点,大家务必要有清醒的认识。


危机并存,两大挑战不可避免


前不久,安能总裁秦兴华写了一篇文章,提到了安能在当前形势下的机会与挑战。虽然聊的是安能,但对行业来讲也有不少启发。结合此文,我们不妨一起来分析下当前形势下快运行业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首先,现金流的挑战。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现金流是企业的命脉,一旦出现问题,甚至会影响到企业的生死存亡。


一季度原本就是传统的业务淡季,受此疫情影响业务恢复更是难上加难。在此情况下,没有正向现金流的及时补充,而租金成本,人工成本外加需要提前准备的防疫成本是固定不变的,这让本以利润微薄或始终亏损的快运平台雪上加霜。


长期来看,为对冲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可以预期的是央行将会执行更宽松的货币政策,由此带来的消费物价指数的上升,势必会加剧企业经营成本的压力。


1581737200687296.jpg


其次,网络健康度的挑战。


良好健康的网络生态来自于网点和车队的健康经营,疫情必然会影响到网络生态的健康。这个主要体现在三方面——


一是网点和小的车队供应商本来就实力较弱,抗风险能力弱,近几年经济下行,生存压力大,家底更薄,疫情引发的需求降低,成本上升,供应链紊乱等等困难,可能导致大部分加盟网点出现经营困难。


二是节后复工,员工是否能够全部到位?复工审批是否顺利通过?安全防护是否到位?一旦有员工受到感染全体员工必须隔离的话,对于单个网点或中心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进而传导到整个网络生态。


三是信贷压力,大部分网点或车队为了扩大规模都是负债经营,用经营利润还本付息,本来正常的现金流转下不会产生什么问题,但是受疫情将会严重考验生态网络未来能够产生足够高的现金流在覆盖还本付息压力的信贷需求下的能力。


问题来了:机遇取决于能力,对于零担物流企业来讲,安能德邦百世壹米顺心通达等快运玩家,谁能率先突破这个困境呢?


重压之下,四项能力决定成败


想要突围,或者说重压之下,谁最有希望率先突围?以下四个能力是关键——


1.平台的融资和成本控制能力


前面我们已经说过,在疫情冲击下的中国物流企业,有现金和没现金,有正向现金流和没正向现金流,融到资和没融到资,或可成为2020年的各家快运企业的分水岭,也可以说是救命稻草。


具体到快运江湖,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是,几大头部企业中,除了安能有较大的利润规模、德邦上市且有一定的利润和多元化的融资渠道之外,其他玩家在盈利方面或多或少都有所承压。


因此,对仍在大规模烧钱的网络来说,尽快聚焦优势产业,停止一切与主营业务不相关的烧钱业务和基础建设,最大限度减少成本浪费,是当前工作的重中之重。


站在这个角度,今年能够融到资或尽快实现盈利,是各家快运企业在复工后的头等大事。谁能率先融到资,或者有更大的规模利润,谁就会有更大的政策从容度,在这场困境中脱颖而出。


好消息是,在疫情大规模爆发之前,安能成功融到3亿美金,算是给各家开了个好头。再加上既有的利润基础,或可相对从容的渡过此次危机,但同时也会带来较大的压力。


除利润考量之外,成本因素也是非常关键的一点,谁能够有效降低成本,谁才能更好的发展到最后,压缩成本,有效管控,快运企业的成本控制能力也将受到考验。


1581737243794877.jpg


2.网点的风险抵抗能力


经营良好的老网点将成为快运平台抵抗疫情困局的生力军。对于加盟制快运平台来说,忠诚的老网点是平台的宝贵财富:


首先,对于创立比较早的平台来说,大部分老网点基本上都实现了盈利,有良好的利润基础和信贷基础,能够经历短期的动荡后实现平稳健康发展;


其次,老网点由于经营时间长,业务能力强,客户黏性更强,市场占有率比较更加稳固,能够让平台的业务迅速恢复;


第三,大部分经营较久的网点在当地的人脉会更加广阔,对于当地的政府政策适应的会更快。


相对来说,此次创立较早的网络平台在应对疫情时将会展现出较强的战斗力,因为平台网络生态留存下来大批忠诚可靠的网点,经受过多次风雨洗礼之后凝聚力和战斗力更强。当然,网点能够尽快恢复也需要总部在政策上和资金上的大力扶持。


3.总部的组织执行能力


这项能力,主要体现在面对重大突发事件的快速反映和协调部署上,比如从防疫准备到人员返岗,从场地开通到车线通行等等,都需要公司总部迅速反映、快速执行。


以疫情之下的复工为例,根据各地政府部门的规定,复工的必须筹备充足的防疫物资,保障员工健康安全的情况下才能复工。这个时候,组织能力和执行力的高低和速度就显得至关重要。


公开信息显示,安能和百世在疫情初始时期就开始进行防疫物资的准备,每家都准备了10余万只口罩和充足的消毒物品,为复工打下良好基础。


德邦、中通快运等也提前行动和快速反应,并在假期中做好了危机应对准备,所以才能在2月10号、12号顺利开工。


顺丰快运和顺心在此次防疫中表现亮眼,早在2月3日就宣布恢复正常运营,这与顺丰集团在此次战“疫”过程中表现出的巨大作用和奉献精神密不可分,赢得了从中央到地方政府的一致认可。


1581737284478778.jpg


4.网络生态的健康发展能力


对于加盟制快运企业来说,能否迅速的出台对网点和车队供应商的帮扶政策并落地执行,稳定住他们对于总部的信任和信心,是平台走出疫情困局的关键所在。


平台是建立在网点和车队供应商基础之上的,平台要想继续“割羊毛”,必须要给受到惊吓的绵羊更多投入。


网点和车队供应商势必是疫情的最大受害者,而他们的防护能力又很弱,那么——


总部是不是能够迅速制定相应帮扶政策?是不是可以把资源向一线倾斜?网络罚款是不是能得到减免?KPI考核是否能够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这些都是当下平台总部需要思考的问题。


诚秦兴华所言,只有帮助网点和车队供应商活下来,平台才能继续活下去。


商场如战场。面对敌人,企业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有彻底改革的决心,有勇立潮头的担当,有长风破浪的精神。


此次困难对所有人都是相同的,然而每个团队在面对困难时的反应和对策却是不同的。疫情是一次对公司组织能力、文化和凝聚力的考验,尤其是管理团队面对突发问题时的趋势判断能力、调整能力甚至价值观念的分水岭,这也是快运企业能够率先走出困境的根本所在。


老鬼相信,经此一“疫”,只有在困难中能形成向心力、协力向前的公司,才能够更好的活下去,并在之后获得更快的恢复、更好的发展,迎来春暖花开。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