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接触配送”横空出世,对智能快递柜、驿站会有哪些影响?

来源:物流信息互通共享 2020-02-03 12:35 分享到

近一个月,由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引发的全国性公共卫生安全事件牵动着我们每个人的心。疫情之下,“无接触配送”一词横空出世。多家外卖、生鲜、及时配送企业于1月28日左右集中宣布开始提供“无接触配送”服务。虽然中国早已有无接触的快递、及时配送实践,但本次政策、企业、疫情、用户心理多重要素催生出新词汇、新趋势,能否给智能快递柜、无人配送小车等物流科技产业带来转机?


日前,实验室发布了《武汉疫情视角下的应急物流全景图【一】》一文,从物资统一调度、仓储、运输、揽派等各个物流环节进行剖析,解读本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物流业造成的影响。本文为续作,将着重探讨“无接触配送”对快递物流未来发展所产生的重要意义。


多元要素催生出新词汇


“无接触配送”是快件物流末端配送服务方式的一种表现形式。在武汉疫情引起特别关注之前,出于快递“最后一公里”高效投递、收件人隐私保护以及用户安全等因素考虑,“无接触配送”已有广泛实践,在快件物流末端借助智能快递柜、快递驿站、代收点等为代表的第三方平台来完成物品寄递。


物流信息互通共享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将“无接触配送”定义为,“物流配送人员通过智能快递柜、驿站、代收点或用户指定地点实现寄递物品投放,避免与收件人直接接触的一种配送行为。”相较于通常的快递服务要求实现门到门、用户签收来完成寄递服务,其核心在于“无接触”。因此,“无接触配送”是特定背景下收件用户对寄递服务精细化的一种需求表达,其实现方式则体现出快件末端资源共享、共配和效率优化。


1580704807639362.jpg


无接触配送


其内涵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理解:一是新老结合,无接触配送体现出快件物流服务新词汇和末端配送共享实践的结合;二是供需协同,特定背景下精确化的用户收件需求为快件物流供给服务提供新的表现方式,并且促成供需“双赢”的协同局面;三是创新变革,无接触配送体现出消费方式变革的驱动力,将促进快件寄递的内涵、服务标准、运营模式乃至监管要求面临系统变革的空间。


据报道,为保护用户和骑手健康安全,美团外卖率先在武汉优先试点推出无接触配送服务,截至1月27日,美团外卖“无接触配送”已在北上广深等全国184个城市上线。紧接着,天猫超市、饿了么、盒马密集宣布“无接触配送”服务正式上线。消费者下单后,天猫超市会默认提供“无接触配送”服务:配送员在与客户电话联系后,会将货品放在双方约定位置。星巴克、喜茶、名创优品也纷纷发布了相关服务功能。


为阻止疫情蔓延,预防病毒通过邮快件以及物流人员扩散传播,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副司长侯延波1月30日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会上表示,按照卫健部门的要求,应对邮件快件和运输车辆进行二次消毒和通风。对于进出武汉的邮件和快件采取定点收寄、定点投递的模式,由快递员与用户进行电话联系,优先选择投递到智能快件箱,以减少人员间的接触。病毒通过邮快件传染机率极小。


疫情结束,用户习惯能否延续?


日常生活中新的动作和动机一开始都是由人下意识支配完成的, 久而久之这些下意识的行为就成了人们的习惯。作为当前疫情背景下应急物流的一种服务方式,“无接触式配送”服务在本次疫情中深入人心。在武汉疫情的严峻形势下,90后京东快递员程武杰在一次送货时,客户在远处就对戴着口罩的他说,“你不要靠近我,就放在那里。”同时还一边走过来一边往空气里喷酒精。想必此类配送场景在严峻的疫情形势下并不罕见。


据了解,一二线城市生鲜电商、即时配送用户已开始大规模使用相关服务。病毒通过快件传播的风险极低,因此用户收完快件,及时洗手即可预防感染。


但是,当疫情结束后,他们还会继续使用该服务么?


从心理层面分析,当疫情结束后,用户不会继续因为害怕感染疾病而选择“无接触式配送”服务。但是,疫情带来了用户习惯的养成,以及智能快递柜等设施的增加。这些要素很有可能在疫情结束后,继续扩大“无接触式配送”服务的占比,进而提升智能快递柜、驿站甚至无人配送机、无人配送车等相关产业的发展速度。


1580704858741306.jpg


深陷泥潭的智能快递柜将迎来转机?


顶着快递、电商巨头光环的智能快递柜,曾几何时风光无限。可在经过一连串的融资、并购、扩张后,如今的智能快递柜行业却深陷泥潭:成本高企,无法盈利。但是,通过本次疫情对“无接触式配送”消费习惯的进一步培养,智能快递柜或可迎来一定程度上的转机。


我国快递业务量不断高涨,于2019年完成635.2亿件,实现25.3%的同比增长。但在一片“春光大好”下,远未盈利的智能快递柜投入和运维成本也随着市场占有率不断扩大而水涨船高。据36氪报道,一台智能快递柜一年的投入和运维成本共计在10万元左右。而快递员、消费者双向收费以及广告、电商等附加等业务收入并不能覆盖成本。


本次疫情一定程度上为智能快递柜带来转机。全国性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对国民心理产生了影响,相当一部分消费者有意识的选择“无接触式配送”服务。快递小哥们为避免职业暴露风险,也有意向不与消费者直接接触。另一方面,政策上的推手作用将是明显的。在国家邮政局、卫健委下达相关政策后,居民社区、办公场所等人员密集区域在一定程度上会增加智能快递柜的数量,甚至在租金上给予一定优惠。无人配送小车等相关产业亦有可能迎来春天。


末端配送与智能快递柜相关研究


自 2018 年开年,国务院办公厅一号文《关于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的意见》,以及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在 2018 年全国邮政管理工作会议中提出“末端转型升级”行动计划,无一不强调快递末端配送的痛点以及重要性问题。


2019年主要城市智能快件箱已达40.6万组,较2018年增加12.7万组。与2018年新增7.3万组智能快件箱相比,2019年增幅是2018年增幅的1.7倍。根据国家邮政局《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显示,末端平台化、集约化发展成为趋势,2020年快递入柜率有望达到15%。


针对这一趋势,物流信息互通共享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在于此前发布的《智能快递柜发展现状与未来》报告中指出,智能快递柜目前普及程度越来越高,但还存在相关服务标准缺失、场地进入阻力、资本压力以及消费者投诉压力等痛点。例如,虽然国家邮政局规定:使用智能快件箱,应当征得收件人同意;收件人如不同意,智能快件箱使用企业应当按照快递服务合同约定的地址提供投递服务。现实操作中,尽管当前大多数终端消费者认可快递柜模式,但仍有部分人希望可以得到上门服务。快递员派件压力导致 “甩柜”现象发生,从而引起消费者投诉。


在人力成本不断提升、快件业务量逐年走高的情况下,强制要求快递小哥们必须用短信、电话来确认快件是否入柜,确实存在难度。一方面收件人往往白天工作繁忙,无法及时回复。另一方面,快递小哥每天有业务量要求,采用传统的信息沟通方式意味着效率的降低与收入的锐减。


目前,天猫、美团、盒马等电商企业纷纷在APP中上线“无接触配送”功能,让快件通过智能快递柜、驿站或是代收点完成“最后100米”,为末端配送的信息化升级带来很好的思路。


物流信息互通共享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相峰呼吁,在用户习惯逐步养成、信息化水平不断提高的趋势下,政府主管部门、相关企业应当积极推动智能快递柜、驿站或是代收点的地址化,通过统一编号将其变为一个正式的收件地址,方便快件直接入柜、入点。此方法既避免与目前管理办法直接冲突,又节省了快递小哥电话、短信联系成本,提升末端配送效率。


结语


从12月底武汉爆发出疫情至今,这一重大突发事件无时无刻不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灾难无情,人有情。当面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逆行”的物流人选择冲在救灾的第一线,将援助物资送达居民、患者、医护人员手上。而政府主管部门、企业出于防止疫情考虑,及时推出“无接触式配送”,来保障收寄双方的安全。


作为应急物流领域中出现的新词汇、新趋势,“无接触配送”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智能快递柜、无人配送小车等相关产业的发展趋势。物流信息互通共享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将持续关注“无接触配送”的相关实践,以期进行更深层次研究。


据悉,针对通过资源共享模式提升快件物流效率,圆通速递牵头,联合德邦快递、百世快递、递易智能、北京邮电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科院微系统所、国邮科讯等15家单位共同承担“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快件物流资源共享服务应用示范项目”此应用示范项目面向快件物流末端服务碎片化、非集约化、多主体等问题,提出共仓、共运、共转、共配的全链协同的共享物流商业服务模式,开发基于共享经济的快件物流综合服务平台,开展多家物流企业人、车、货、场集成资源共享应用示范,促进城市末端快件物流资源优化配置和效益提高。此项目将亦将探索“无接触配送”和终端资源共享之间的逻辑关系。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