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能转场电商挑战顺丰、三通一达,欲五年内实现千亿目标

来源:物流时代周刊 作者:Anny 2020-01-19 12:05 分享到

岁末年初,安能物流格外“高调”:

 

1月10日,安能与酒仙网的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在京举行。双方将利用各自的资源和优势,在寄递物流、电子商务等方面开展深入合作;

 

1月4日,网上流传的一则关于发布《安能网点合规要求》的通知中显示安能物流即将赴美上市,后续官方予以了否认。

 

元旦前后,安能在优化升级“鲁班短贷”的基础上,推出“鲁班长贷”产品,助力网点在2020年进一步扩大经营规模,抢占市场,在激烈竞争中将自己做大做强。

 

2019年12月31日,安能召开年会,总结2019的同时也官宣了2020年“打法”。


其实不只是当下,回顾整个2019年,安能物流都挺“高调”,无论是果敢进行业务转型,还是货量再创新,相较远成快运、亚风快运等老牌企业,年仅9岁的安能发展还是可圈可点的,在危机四伏的竞争以及资本寒冬中“平安着陆”。而这其中,安能掌门人王拥军的战略眼光以及果断决策是至关重要的。


卸下包袱聚合资源


2019年2月,安能物流宣布将安能快递升级为“安锐速运”,与安能物流形成差异化,且服务更具个性化特征,从而有效地与安能物流形成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的AB网运营局面,实现“两条腿走路”,以整体提升安能在快运“红海”中的竞争力。同时,也提出了“转型升级、聚焦快运”的业务结构调整方向。据悉,此次业务升级是安能发展9年多来一次关键的业务结构调整。


1579407814808657.jpg


可见,转型的另一面,安能也“壮士断腕”地全面砍掉了曾被寄予厚望的快递业务。2016年上半年,安能雄心勃勃地“带着”20亿跨界快递,开始二次创业,并宣布定位0-5KG的安能快递,重点服务电商市场。但好景不长,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通达系先后上市,顺丰、百世等紧随其后,上市后这些企业在资金、技术、规模、网络、效率等各方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二三线快递企业如全峰、快捷、如风达等纷纷倒下,安能快递作为具有快运网络优势基础的后来者,也较难抗衡,经过两年多的折腾,快递这个包袱,终于还是被安能卸下了。


其实,在“跨界”不亦悦乎的前几年,不少企业盲目进行业务扩张,导致资金链紧张甚至断链,最后拖累了主业,远成、海航等就是典型案例。安能其实也是有这种风险的,快递这个需要规模化才能有利润的领域,20亿是经不住“烧”的。因此,快递业务在过去的两年多也一直消耗着安能的利润,服务饱受诟病也逐渐成为负担。对于这一点,王拥军看得十分准确,见势不妙立即调转船头,收缩业务,聚合资源,调整思路。


面对新的发展形势以及巨大的竞争压力,2019年王拥军做出了“全力稳固主业的竞争优势和市场地位”的定位,让安能又回归到了主业,并对非核心业务进行了转型升级,以寻求新的战略增长点。但由于这些“折腾”,安能之前的网络搭建不太稳定,融资情况也不及中通快运、壹米滴答等,所以,接下来安能还需好好夯实自己的网络、做精自己的业务、合理谋篇布局。


聚焦主业转场电商


当下,快运行业集中度不高,德邦、安能等虽然市场占有率位居前列,但也只是比较小的一部分。市场很大,这就需要企业们多措并举去争夺市场,提高市场议价权与话语权。2019年,安能除了断尾快递业务,还对快运板块进行了比较大的调整,使之更符合市场发展需求,如产品服务、计抛比、运营等。


如2019年8月安能产品全面升级,经产品公斤段升级、货源结构升级、服务升级,发布了三大产品线,即MiNi电商系列(0-70kg)、小票零担系列(70-800kg) 、大票零担系列(800-3000kg)。为何安能会如此划分服务?在王拥军看来,从市场层面看,整个货源结构的转化是会以小票为主。在过去5年,小票以及增长在17%左右,中票在11%左右,大票约6%。王拥军预测未来五年,小票每年的增速在22%左右,而大票增速只有5%,而且扭转的趋势还在加速。也就是说整个快运行业的主要增长会来自小票,而小票对网络覆盖密度、颗粒精细度、服务、送货时效等各方面的要求都远远超过大票,这就形成了竞争壁垒。


正因如此,安能瞄准了电商平台,重点推进MiNi电商系列。据悉,目前电商件票量已经占安能全网票量的70%以上。为了强化安能在35公斤段以下市场的竞争力,其在2019年8月初,推出了“万能公式”,将快运价格进行再度下调。根据该公式,原先35kg内公斤段产品将再有优惠举措,计抛比由原1:8000调整为1:10000。


与此同时,安能的运营格局也进行了变革,新增衡水、赣州、蚌埠等7大分拨圈,定位为转运中心,新增分拨圈与既有的41个分拨圈互为补充、相辅相成。通过此举以求实现运营货量、连通率、中转时效、整体成本等全方位的突破。据悉,按功能划分,安能的分拨分为中转功能分拨和集散功能分拨,其中,中转功能分拨包括枢纽中心和转运中心,负责中转分拨货物;集散分拨和集配分拨负责集散网点货物。


1579407884985272.jpg


这一系列操为安能在2019年“双11”货量再创新高做足了准备。在2019年11月12日这一天,安能单日货量近4.3万吨。对此王拥军在朋友圈总结说:快运网络除了货量之外更要看票重结构,MiNi电商系列产品的票数比重量更重要。这似乎也印证了其战略调整方向,是正确的。


尽管在转型过程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从整个行业而言企业间的竞争已从价格、产品服务、区域布局等全方位展开,尤其是在电商领域——顺丰、德邦、中通、百世等,这是企业们当下最重要的争夺货源领域之一。这对安能而言,压力是巨大的,顺丰、德邦、中通、百世已经上市,在资本、规模、品牌等方面都较安能具有优势,因此安能有上市计划也不足为奇。此外,安能的不同地区仍处于不同发展阶段,因此整体还需要“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


确定战略精准布局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战略性放弃快递业务,主攻快运市场,对于安能来说,似乎是不得已而为之,其实更多是其在快运领域看到了一线生机——货源结构的变化。在快运市场的大背景下,安能结合自身竞争优势,已推出五年规划——五年内实现“万吨到十万吨,百亿到千亿”的发展目标,即到2024年安能日均货量突破10万吨,公司市值达到千亿元,实现年均30%的增长。


安能方面表示,这个五年规划不是凭空造出来的,而是物流这个万亿级市场跑道决定的,本质是安能要在实现有效规模、有效发展的同时,带领更多网点实现百万盈利、千万盈利。其中,产品升级是走好五年规划的关键一步。当然,从产品层面的综合设计,到网络层面的分拨、车线、网点运营,再到产能优化、车辆调度等,想要把整个网络能力充分利用起来,高度的运营优化能力必不可少。


1579407937454820.jpg


这个优化能力最后能产生什么结果?在安能看来就是只要求多赚一分钱,因为以安能当下的规模,每公斤只要省出1分钱,大概一年就能提利1亿元;如果每年省出2分钱,利润就能增长50%。而且,效率上的小提升,放到非常大规模的场景里,就会带来非常明显的差异。这样的“积累效应”是别人难以复制的。


很显然,安能2019年已经逐步把“拳头收了回来”,对企业战略和团队都进行了较大幅度的调整。在此基础上,安能总裁秦兴华如此定位安能的2020年:这一年是安能五年规划的“根基年”,也是安能从线性增长到指数型增长的“窗口拐点期”,是形成核心竞争力的“黄金时间点”,也是全部力量合作协同,以顾客价值为核心去思维和行动的开局年。而在王拥军看来,2020年,是安能发展的第十年,这一年行业将进入去产能周期,而龙头企业可以凭借自身的规模、成本、团队等优势,实现强者恒强。这对于安能而言是挑战,也是机遇。


而这一切战略部署,目的是让安能最终成为有价值增长的网络,成为有可持续盈利能力的公司。秦兴华指出,要达成这个目标,必须有“利他”思维,至少要满足三大前提:一是网点长期盈利,二是车队等合作商可持续发展,三是员工可持续成长。只有这样,才能形成高度“连动力”,抱团超越竞争,奠定“千亿安能”的基础。


在不少企业倒下的2019年,安能算是已经平安着落了。但在零担快运这个公路货运业的竞争中心,依然不能懈怠,也不敢懈怠,必须保持稳健增长,且拓展主业以外的领域时需三思而后行。况且,市场的变化是多样的,也是极具不确定性的,安能2020年会交出一份什么样的答卷呢,我们拭目以待。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