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行业洗牌已经结束,通达系2020年不约而同走上资本回路

来源:同路帮 作者:量子咨讯 2020-01-13 10:25 分享到

最近,有关于价格战还要持续三年的话题在快递行业广为流传,并且以美国与日本的快递行业竞争为蓝本,以此来断定国内快递行业洗牌的时间会持续到2023年。


自从通达系快递公司上市开始到阿里入主申通为结束,快递行业洗牌已经结束。


最近,顺丰下沉电商起网,极兔起网,腾讯企鹅,京东快运加盟,等等,看上去快递行业好像还是蓝海市场,还有很多市场空间可以挖矿,直接混淆视听。


事实上只有快递的加盟商很清楚快递行业是怎么一回事,网点公司都已经在人工成本优化上用驿站与寄递柜来节约成本,实际上已经揭示了一个普性的真理,快递行业已经见底了。


那么,为什么还有这么多资本进入快递行业,原因很简单,加盟商的资本进入等同于向社会融资,烧加盟商的钱,赚上市套现的钱。


那么,什么因素可以证明快递行业洗牌已经结束,下面做三个分享。


1578883170818841.jpg


第一:电商已经走进了绝路


2020年刚到没几天,阿里与美团的新战役就已经打响了。阿里的蚂蚁金服 CEO 胡晓明(花名:孙权)将兼任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董事长。


根据阿里的本地生活服务商业战略,胡晓明将牵头融合飞猪、淘票票、饿了么口碑、盒马、大润发、淘鲜达、猫超等本地生活相关业务,借此全面对抗美团。


最近,美团宣布美团APP的最新人事任命,李树斌就任美团APP部负责人,这纸任命最大价值的潜能,就是李树斌的过往职业经历。从2007年至加入美团,其功能都为联合创建、并决策鞋品(服饰)垂直电商——好乐买的运营,好乐买采用采买制的经营模型。


关键是,美团已经拥亿级同城配消费用户群、超过3000万的日订单量。


中美快递市场有一个大异其趣的不同,美国市场并没有国内类似的电子商务市场规模,也没有类似于国内的电子商务下沉竞争,美国的快递员与薪酬基本上以规范的劳动用工与美元支付的,因此,从国外的类比情景看国内电子商务竞争,从表面上看是为了末端用户精准信息流量之争,实际上是以工业产品为主的电子商务平台竞争已经走到了螺旋性下行烧钱补贴返现的恶性竞争中,讲简单的了,工业产品电商也进入了存量竞争。


从消费层面看电子商务,已经从工业产品消费的30元以上打进以农产品热加工的30元以下的消费市场,所谓的阿里与美团的碰撞,都只是相互都想摆脱存量市场缩量的命运。


1578883042282851.jpg


第二:快递已经走进了回路


快递行业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有新的品牌加入,新的品牌要么烧脑,现概念。要么烧线,玩套路。


为什么这么说,原因很简单,通达系已经在智能化,路由设计,中转布点,三大成本基础上优化到极致,以中通,韵达为例,中通中转部82个,全网近4000~4500万单每天。韵达55个,全网近3500~4000万单每天。


从件量与中转部对比可以看出,没有相应体量平摊成本,不仅仅只是达不到量化产生的批次时效,而且,抢占同等市场体量必须以同等品牌溢价0.4元加上降价空间0.5元,再加上起网的空仓成本0.3元,这还不包括进场优势降价0.3元成本,如果新兴快递品牌要起网,价格必须直降1.5元才能获得微弱效应,问题是,既使新兴品牌快递走高端业务路线与代取件路线,以利润最大化来支撑运营成本,也直接会面临网络密度困扰,这就是为什么连通达系都做不到快递“上山下乡”的原因之一。


通达系快递在2020年的战略布局都不约而同的走上了资本回路,正在逐渐形成资本良性循环。


原因并不复杂,品牌溢价战略所付出的收溢已经远远低于战略所付出的代价,简单的理解,品牌溢价0.3元是通过量化排名与网络中转量化批次时效产生的,关键是,为了创造品牌溢价0.3元所付出0.9元的代价已经低于成本线0.6元时,全网性成本性亏损0.3元就会产生螺旋式恶性亏损循环,恶性亏损循环就会直接影响网络稳定。


结论是,通达系价格战的集中区不在网点,而是大客户,云仓,市场部,以标志性的80%与20%的比例保持健康网络收支回路。


1578883072366087.jpg


第三:临界值打开了来路


在快递江湖中,实际上任何品牌用“全网一体化”来参与市场竞争都会动用“降派费”来争夺品市场容量,在网点公司抱怨总公司降派费的同时,很少有网点注意到总公司的竞争力还剩多少,事实上要理解这一块空间也很简单,以总公司月利润除以派件总量既可,例如,某品牌发件日平均3000万单,月利润2个亿,实际上总公司能够参与市场竞争每票空间仅0.22元。


如果是某品市场价格战打破80%与20%的比例进入50%与50%的比例,意味着该品牌快递已经进入临界值,也可以说该品牌名下网点就算是驿站化率达到了30%,可以压缩出0.3元的空间参与价格战,但是,以溢价0.3元为降价抵消空间来计算,该品牌快递整个体系已经逼近临界值,进入成本性亏损循环已经成事实,再融资只不过是成本性亏损循环多循环多少时间而已。


临界值的到来可以说不再以量化或者是融资来衡量品牌的原生性商业价值,硬式亏损已经不是财报能够掩饰的,既使是成本再优化,只要在硬成本临界值以下,也已经失去商业价值。


在快递行业,临界值的到来很难被网点公司察觉,因为总公司在“利润围栏”分布上采用的是双轨制,向上力省区产值全网平衡与省内所有网点平衡,以原生性利润为基础,从市场容量竞争中多生态业务从不同市场层次为超越临界值打好增值利润,比如申通快递的菜鸟裹裹,韵达特快,中通的星联特快,等等。


临界值的到来实际上会迅速拉开市场竞争空间,支撑基础为临界值以上网络叠加效应的商业值放大,讲简单了,多种业务模式可以在原网络上打造,然而,临界值以下只能是网络萎缩。


结语:快递行业洗牌事实上已经结束,各种新型快递品牌虽然给行业以眼花缭乱的错觉示人,但是,明眼人很清楚,硬成本和体量成本是推动网络健康的基础,任何方式方法与模式概念都会在临界值的零利润以下见底,因为任何商业模式都不能违背商业自然法则。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