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丰、百世、德邦、申通、圆通、中通、韵达……2020年要争什么?

来源:物流时代周刊 作者:陈云广 2019-12-31 11:48 分享到

2020年即将到来。回顾2019年,有着更多的二三线快递企业倒下,而头部快递企业构筑的竞争壁垒更为坚固,竞争也更为激烈。那么,2020年龙头快递之争,主要将争些什么呢?


市场占有率


打开各家上市快递企业的季报、半年报,你会发现,以业务量、业务收入为基础,反映该企业在市场上地位的“市场占有率”这项,是经营者、投资者、竞争对手最为关心的焦点。


这其中,业务量的竞争是近两年快递业竞争的最主要因素。因为,没有业务量就没有市场份额,没有业务量就没有利润的产生,没有业务量更不可能得到资本的青睐和支持,总之,没有业务量就没有生存权。


即便是手握百亿一年业务量的龙头快递企业,面对残酷的竞争,仍然如履薄冰,丝毫不敢大意。中通快递稳站市场份额第一已经连续3年,但赖梅松在谈话中仍然透露着“船到中流浪更急”的警惕性:“随着快递行业的市场份额越来越集中,我们将加快扩张步伐”,“规模是第一要务”,他表示,未来中通的战略仍然是在保证盈利水平的基础上、提高市场份额。


在可预见的一两年内,市场占有率的争夺仍将非常激烈。快递业的竞争才过中场,犹如从“群雄争霸的春秋”转向“七国争雄的战国时代”。为什么行业内感觉,即便去除了一些中小快递,但这两年行业的竞争还是越发的激烈了呢?实际上,这也是市场竞争的规律使然,好比是战国时代的战役,小国之战换成了大国之争,自然会使得战役资源投入更大、搏杀也更残酷。连快递头部企业,如果对市场发展把握不准,也会有倒下的可能。


51.jpg


毋庸置疑,市场集中度仍将会持续向一线龙头快递公司集中。在支撑市场占有率竞争的背后,是龙头快递企业们品牌、能力、网络、成本管控等综合实力的竞争,哪一项跛足了都不行。


发展战略


上兵伐谋。快递业竞争已过了“爱拼才会赢”的时代,转向发展战略的竞争态势愈发明显。2019年有两家快递的案例,就非常值得点评。


第一家是圆通。“圆通B网”是圆通于2017年“二次创业”后重金打造的城市高频配送直营网络。2018年,圆通正式宣布以B网为基础、成立直营品牌“承诺达特快”,产品包括同城特快、即日达、次晨达等,还加入了即时配送、O2O配送等服务,主打中高端客户。圆通官网介绍,承诺达特快已在92个城市设立700余个直营管理的营业部,预期至2019年底将达到近1000个。但2019年10月,B网业务停摆。


应当承认,“圆通B网”是通达系中走出同质化竞争的第一个有力举措,战略方向是对的。但是在落实战略的步骤中,如何调节自身实际与理想之间的巨大差距,圆通采用的有效措施还不够。


另一家是顺丰。此前,据顺丰2019年上半年报显示,其速运物流业务量为20.17亿票,较上年同比增长8.54%;营业收入476.37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12.99%。


1577764750738163.jpg


据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快递行业的业务量、收入平均增速分别为25.7%和23.7%,顺丰的增幅较大幅度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在市场份额上,2019年上半年,顺丰的市占率为7.3%,同比下滑1.11个百分点。面对此,顺丰及时调整了战略,放低姿态,推出电商特惠件,降低价格争夺占比巨大的电商市场。此后,顺丰扭转了业务困顿的局面:增速从5月起持续回升,10月增速更是高达48%,以高出行业20%多的增速远超通达系。


其实,越是同质化严重的时期,越是行业中的竞争者重新研究细分市场,发现新需求、找准独特定位的时候。在完成一系列的积累后,在下一个10年之中,我们会看到这些快递巨头的差异化会越来越明显,将逐步告别当前这种同质化的竞争,发展战略的作用将更为凸显。


科技运用能力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竞争促使快递企业不断加大对于科技的投入,无疑为整个行业的发展增添助力。作为最初严重依赖劳动力的行业,到如今却拥有最前沿的高科技,快递业正在逐渐由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转型。


首先,科技能够帮助管控全网,平衡网络。快递企业作为网络型组织,面对成千上万的快递网点,并且数量越来越密集,那么如何管控网络,是对快递总部的巨大考验。面对管控难度越来越大的情况,需要借用科技的力量,以信息系统为抓手,来帮助实现对越来越多网点实现可视化管控。在信息系统中能够第一时间看到所有的数据,实时处理,才能实现实时决策、实时优化,帮助管控和平衡整个网络。


其次,科技能够帮助实现降本增效。在快递分拣一线,如果没有新技术的加入,就意味着长长的流水线上,几十甚至几百个流水线工人需要肉眼识别快递单、手动分拣,显然效率低下,人工成本过高。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环节,揽收、派送等环节存在相同的问题。同时,现如今快递行业普遍面临招不到人和人员不稳定的问题,科技的投入将大大减少对于人力的依赖,提升生产效率。


1577764664486527.jpg


2019年以来,作为快递末端第三方细分市场代表的递易智能,接连推出了快递塔、自助寄件终端等“黑科技”产物;而递易股东之一的京东,则有无人机、智能配送机器人、无人配送站等陆续问世,为快递末端派送问题提供智能化解决方案。


行业的痛点不断成为前沿技术发力的方向,下一步,快递企业之间的科技实力差距将进一步拉开,其壁垒作用进一步上升。


在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中飞奔的快递业,可能还得思考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在国家大力确保全社会充分就业的背景下,作为一个国家重视、能较好容纳劳动力的行业,如何平衡人工与机器的关系。

 

盈利及成本管控能力


认真审阅上市快递企业的季报,它们的经营稳健,经营性现金流随着市场规模和营业收入不断扩张而快速增长,资产负债率普遍不高(除顺丰外,2018年底顺丰为48.45%,但相对全球直营快递企业巨头——德国邮政DHL、联邦快递、UPS等平均70%左右的资产负债率,顺丰仍保持较低负债水平)。实际上,龙头企业凭借走入“资本开支扩大→服务水平上升、成本下降→业务量上升→规模效应带来成本进一步下降”的良性循环,它们已经在盈利模式上形成了行业壁垒。2019年,仍是延续和深化这一模式。


同样,在成本管控方面,这一年,龙头企业仍是在适应快递单票价格不断降低中,相互学习如何降低和管控成本的一年。除了通达系,其它的快递企业也都在向以中通为标杆学习。最主要的做法有,在运输环节目前线路装载率合适的情况下,从外包转为自营,从小车转为大车;在内部处理环节,运用自动化分拣设备大量替代人工劳动;在中转环节,优化中转节点带来中转效率提升。


正因此,电商蓬勃发展10年间,尽管从行业单票收入角度看,从 2009 年的 25.8 元降至 2018 年的 11.9 元,连年下降;2019 年上半年12.2 元,同比再下降1.6%。但凭借业务规模扩大、边际效益不断扩大,以及有效的成本管控,龙头快递企业仍然有较好的经营业绩。 


这样的盈利及成本管控模式仍会持续1-2年。在成本基本无压缩空间之前,龙头快递企业必须转变盈利模式,更多依靠新市场、新业务来转换跑道,而不能一直延续当前这一盈利模式。


资本运营能力


群雄争霸,现金为王。近几年,上市后的快递龙头企业,竞相在融资的道路上快速前行,通过资本市场融资、再融资实现扩大再生产。而2019年,是快递巨头们资本运营可圈可点的一年。 


9 月,申通快递公告称,公司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的申请已获中国证监会核准,这意味着在未来两年内,申通快递将发行不超过20 亿元的公司债券。


同样在9月,百世集团也公布了拟发行可转债计划。


8 月下旬,顺丰控股发布公告称,中国证监会发审委审核通过了公司公开发行可转换债券的申请。顺丰拟公开发行58亿元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资金主要用于五大项目,分别是飞机购置及航材购置维修项目、智慧物流信息系统建设项目、速运设备自动化升级、陆路运力提升和偿还银行贷款。


此前的去年11 月,圆通速递公开发行了3650 万张可转换公司债券(可转债),发行总额36.5 亿元。圆通转债自2019 年5 月27 日起可转换为圆通速递股份。


除了债券融资,通达系还通过股权转让方式,实现了与电商巨头阿里巴巴的进一步融合。2019年3月,申通快递发布公告,阿里巴巴投资46.6亿元,入股申通快递。经过多轮投资,阿里已是百世集团第一大股东,是申通快递、圆通快递第二大股东,中通快递第三大股东。时值年底,有消息称阿里正持续寻找入股韵达的投资机会。


1577764622355982.jpg


当前处于龙头快递企业的快速扩张期,又适逢低利率时代,企业资产要想继续保值增值,做一些战略性扩张,收购、兼并、重组一些优质标的,或者做一些战略性的投资,显然非常划算。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