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邦市值不足高峰四成,转型关键在抱阿里大腿?

来源:亿豹网 作者:快递观察家 2019-11-16 16:44 分享到

双11德邦虽然没有公布成绩单,但其首单用时13分钟就被签收的消息不胫而走,在小件满天飞的双11,大件快递似乎也不输时效。


今年49岁的德邦股份创始人崔维星有个目标——要带领公司冲到快递第一阵营。他说:“德邦肯定要做一线,不做一线就没有活路。”可惜,梦想与现实的差距总是巨大的。

1573893911738332.jpg

眼下的德邦与目标的距离不仅没有拉近一步,反而越来越远。在经历了高调转型、高管持续出走后,如今摆在上市一年多的德邦快递面前的是二级市场的低谷时刻。


市值不足高峰四分之一


11月15日,德邦最新市值为108亿元,不到最高峰时的四成,与半年前相比又少了好几十亿元。


放眼到整个快递行业,在7家快递上市公司中,德邦是今年以来唯一一家股价出现下跌的企业,年初至今的股价跌幅达到了25.45%,而其他六家的涨幅均超过20%。


“赶上快递市场价格战,德邦股份不得不加大成本投入力度,导致业绩惨淡。”今年前三季度德邦股份的营收还不错,继续保持着两位数增长,同比增长14.93%至184.47亿元,不过,衡量赚钱能力的净利润指标却不乐观,只有1.12亿元,同比下降75.70%。这已经是该指标连续三个季度出现下滑,这里面还有政府补贴的贡献,如果扣除数据更难看。


不过,德邦业绩的不如意无法归咎到行业身上,因为同行业的其他公司三季度财报都还不错。德邦的营收和利润表现与其他几家已然不在同一水平线上了。对于此次的亏损,德邦在财报中解释称,三季度成本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延续上半年的策略,维持人力、运力等方面的投入。


“实际上,德邦原来的优势是之前的快运业务。但是,从快运转到快递领域后,德邦原来的快运网络就需要进行设备改造、系统再造。这对于德邦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投入。”与加盟式的通达系相比,大部分转运中心和营业网点都属于自营模式的德邦来说,在各种成本上的支出是远高于同行的。


无疑,不管是从二级市场的股价表现还是业务层面来看,德邦已经从“上市快递军团”中掉队了。这个曾经信心满满地从快运杀入快递行业的搅局者,目前已经陷入了亏损的泥潭,转型之路走得颇为艰难。


仓促转型后的出口


“整个物流,别的做好了都是小成功,快递做好了就是大成功,快递规模效率特别明显。”此前,在被问及德邦物流为何要在上市半年后就改名为德邦快递时,德邦董事长崔维星曾表示,快递是整个物流里面比较高端的,快递做好了,别的基本都可以做好。如果说快递做不好,那你就是一个二三流物流公司。

1573893953247228.jpg

“德邦快递仅用5年时间,便实现了快递业务从0到100亿元的突破,成为大件快递细分市场的行业龙头,公司正处于难得的战略机遇期。”德邦董事长崔维星在《致股东的一封信》中这样表示。


很多互联网公司的转型都是在巩固原有业务的基础上,再开辟新战场,有一个大本营能提供稳定的弹药,新业务成功的概率要大得多,而德邦却做的是二选一的选择题。


也正因如此,外界有不少人实际上是不看好德邦的转型的,认为德邦这是在放弃自己快运的优势,去别人厮杀正酣的快递市场上血拼。


“德邦从快运转向快递本来是想做加法,但是实际情况却是做了减法,导致两个业务均没有好的市场表现。”业内人士指出,其提出核心亮点只有一点——大件快递上门服务。但是,这个业务根本不具有核心竞争力,如果其他快递公司内部重新调整策略,德邦的优势将立马消失。


小件包裹市场是通达系、百世和京东物流的天下,大件快递服务成本高,往往伴有安装等增值服务。大件到门物流市场也不是处女地,阿里系海尔日日顺、苏宁系苏宁物流、国美系安迅物流等都有深耕,这给德邦快递带来客群开发的困难。


“快递行业实际上就是一个草根行业,而德邦则习惯运用精英主义的方式去管理,这跟整个行业不符合。”上市一年以内,四位核心高管出走,德邦的董事会席位也几乎洗牌,此前的非独立董事席位上只留下了董事长崔维星和副董事长崔维刚两兄弟。


对于高管的离开,崔维星本人并不觉得可惜。他说:“高层不离职的话,别人怎么提拔,不提拔怎么有积极性?有的人出去了,对德邦还是有感情的,也能带来机会。”


出走后不久的原高管黄华波已经回到德邦,并担任德邦效率与客户体验中心的高级副总裁,负责分拨中心、运力、末端快递员管理等涉及快递效率与用户体验相关的工作。对于黄华波的回归,德邦相关人士表示,德邦的高层变动远没有外界理解的那样夸张,黄华波回归德邦后将承担此前相同、甚至更重要的业务。


出路在哪里?前一阵市场传言,阿里入股德邦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在寻找出口的路上,德邦或许需要与阿里、京东等一些超级生态圈强化协同。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