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高企送一单赔一单,农村快递“二次收费”被整顿后怎么活?

来源:物流指闻 作者:日历 2019-08-23 09:36 分享到

近些日子,关于乡镇快递网点二次收费的问题在网上引起热议,也得到了国家邮政局的关注,8月15日,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亲自暗访京津冀地区的9个快递末端网点,严查快递二次收费问题。

1566524422844131.png

早在7月底,四川消委会就发布了一份《四川省乡镇快递取件二次收费社会监督调查报告》。报告显示:四川省绝大多数市州的乡镇均不同程度存在取件二次收费现象。


同时,据华商报报道,7月30日,陕西省邮政局已针对快递末端违规收费等行为,对“通达系”快递品牌在陕总部进行集体约谈。


不只是四川和陕西,湖南某第三方快递代收公司负责人张伟(化名)对物流指闻表示,就湖南地区来说,百分之80以上的乡镇都有收费的现象。


其实,关于快递违规收费的问题,政府一直在严厉打击,但是却而屡禁不止?话说回来,如果不收费能生存,谁愿意收取这一两元钱呢? 


乡村快递的现状


1.单量季节性明显


乡镇的季节性不同于城市,城市的快递爆发往往来于“双十一”、“618”等电商购物节,而农村更看重传统节日,比如春节。张伟向我们透露“过年最高峰的时候一天有12000票,过完年后一天最低只有4000多票,平均到一个村里不到30票。”这直接导致淡季养不起员工,旺季请不到员工。


而且,随着快递专业化程度提升,对快递员的综合素质要求也会越来越高,“原先找过兼职,但经过几次的试验,根本是越帮越忙,有错分的,有破损的......”


2.四通一达的单价太低


“总部给的价格低,保不住本啊!”张伟说道,具体数据来看,通达系给到末端网点的价格在1元左右,城市和农村都一样。但是,由于农村地区人口分散、配送线路长,导致派件难度大,单量分散无法形成规模效应。同样的单量,如果要保证时效,农村要比城市需要更多的快递员,网点运营成本高。


“顺丰、京东、德邦、唯品会的单子还是可以做到全境派送的,他们能负担的起派送费,但他们的量却不大。”


3.“以罚代管”的网点管理方式


“快递企业的仲裁太偏向客户了,对于投诉都是先罚款再处理。”6月份的“芒果张”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这也是让很多快递员离职的主要原因。


此外,如果因为成本原因,第三方代收公司要撤除一些网点的话,只有先撤掉成本更高的村级网点,那这些偏远村里面的人要想还有现有这么方便就不可能了,同时因为偏远网点的关停,同时也会影响到那些不收费品牌的客户体验。


如此看来,关于农村快递违规收费,网点只是“不得已而为之”。但从张伟的谈话中也看到了问题的关键:


收费的根源在于总部的派费太低,那总部派费低的原因又何在?


对此,快递老兵“漂泊生涯”在《快递二次收费的事,几大快递公司不应该出来走几步嘛?》一文中给出了答案。


第一,因为快递公司没有完全的市场定价权,前文已经提到,顺丰和京东等公司是可以负担的起派费的。而只有以电商件为主的通达系有这种现象。


在老漂看来,由于通达系的业务大多来源于电商企业,这些年来,快递的定价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逐渐掌握在大客户手里(电商企业),快递公司的议价能力越来越弱。


第二,由于市场竞争激烈,各大快递公司之间的价格战不断,为了抢夺市场份额,再低的价格都有人接,你想提价(哪怕是个别地区的),就等于拱手把市场让给了竞争对手,因为货主们一定能找到不涨价的快递公司,所以,快递公司们不敢轻易涨价,所以,对农村件涨价的可能性也非常低。


第三,从支持和培育农村电商和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国家也不希望农村地区的物流涨价,这个有失和谐。


同样,国家邮政局副局长刘君在“2019中国快递最后一公里峰会”上,也直击了问题的根源:


今年以来有的品牌企业下调了5次末端派费,前端资费也在不断下调。现在有的从东部发到西部的快件每公斤不到2元,能走下去吗?


一面海水、一面火焰


有意思的是,末端违规收费屡禁不止,但农村快递单量却不断攀升,根据前不久国家邮政局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农村快递业务量超过55亿件,增速比城市高近10个百分点。


而根据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18年底,我国农村网民规模为2.22亿,占整体网民的26.7%,同时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2018年居民收入和消费支出情况》,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2124元,增长10.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4%,高出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速3.8个百分点。


在国内城市快递市场已经进入存量竞争的当下,得益于电商渠道的下沉,农村这一新的增量显得愈发重要。


刘君副局长也提出:国家邮政局在快递下乡的基础上,结合主题教育,提出了“3211”工程,目标是用2年时间力争把我们的快递服务下沉到村一级。农村市场非常活跃,是努力要开发的一片蓝海。


钥匙在哪?


蓝海是有的,关键是如何挖掘呢?农村末端送一单赔一单,乡镇覆盖率达到95%,村镇又如何呢?当快递已经上升为关乎民生的高度的时候,就不单是市场经济能够解决问题了。农村快递问题的解决,关键注重以下几点:


1.政府引导


刘君在讲话中也给地方邮管局下了“任务”:要把问题的解决,包括我们所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和当地政府做一些汇报。这个事情我们不能求得全国都能够平衡,但各地邮政管理部门要积极推动这个事情。


8月12日,中国邮政下发通知,在全网组织开展末端环节违规收费自查自纠工作,严肃整治代办点(代投点)私自以邮政企业名义违规加收各类费用的问题。邮政作为“国家队”,首先起了带头作用。


2.供应链上游停止价格战


刘君副局长在演讲现场举出一个案例:我们有的企业下乡的过程中一件给8元、10元,如果有这个资金做保障的话,下乡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它的来源是什么呢?是前端,人家收18元,我再分配过程当中,末端就可以拿出8元、10元;但如果前端是1.8元,末端怎么分呢?


的确,快递的价格战是直接因素,恶性竞争不可持续。因此,一定要破解现有价格机制、现有结算机制,源头要从价格问题上解决。


3.快递末端整合


今年5月下旬,国家邮政局发布的《关于推进邮政业服务乡村振兴的意见》就提到,“鼓励快递企业在业务量较少的乡镇建立合作网点,统一开展快件揽收、分拣、运输和投递业务。”


某位代理点老板曾透露,“农村件往往每次只有二三十件左右,平均到单家企业的数量更少,跑一趟根本不够油钱。”利用快递整合实现规模效应,来稳定快递末端收派工作。


4.和农村便民店合作


类似于城市菜鸟驿站的模式,便民店利用快递引流,增加收入,将便民网点的功能进一步加强,但弊端在于可能会产生保管费。


今年开始,随着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提升和电商渠道下沉等因素,我们看到了农村市场的欣欣向荣,但我们也看到了作为载体的快递服务的瓶颈所在,值得庆幸的是,这个问题现在已经得到了国家的重视,而要消除快递末端收费的乱象,还需政府、企业的共同参与,农村快递的黄金年代已然到来,别让它再落下去。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