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通改革启示录:与阿里合作后,通达快递企业如何用技术赋能?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陶力 孙世骥 2019-06-01 16:28 分享到

纵观整个快递市场,行业正渐渐从过去群雄逐鹿的格局,转向强者更强的态势。在变局之下,行业集中度正在提高。据国家邮政局最新数据显示,在2019年一季度,快递行业规模最大的前八家企业,占据的市场份额已经有82%,而剩下的中小快递企业只能抢食不到18%的市场。


物流作为基础设施,已经成为社会各个行业发展的根基。在现代化速率下,技术的发展,让物流行业具备了极大的改造空间。面对10万亿元的市场规模,无论是中通、申通等快递公司,都在进一步融入到数字化和智能化的管理模式。


日前,国内主流快递公司均已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数据发现,在业务量方面,中通快递以22.64亿件占据高位,其次是韵达的17.8亿件,圆通的16.6亿件。从增速来看,顺丰一季度业务量9.82亿件,同比增长为7%;其他快递企业增速均超过35%,中通、申通、百世增速更是超过40%。后者均与菜鸟展开了深度的合作。


可以说,菜鸟通过技术连接的方式,有效降低了社会化物流成本,推动了行业整体效率的提升。一直以来,菜鸟改造物流行业的路径,是用技术搭建物流基础设施平台,与物流企业结成联盟,共同提高物流效率。而京东物流则采取了自建仓储兼自营的模式。


阿里巴巴2019财年的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3月,菜鸟驿站日均服务包裹量占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平台的10%以上。也就是说,每10个包裹中就有1个通过菜鸟驿站送达消费者。此外,菜鸟还服务了超过75%的全球速卖通订单,以及超过90%的天猫国际订单。


这意味着,菜鸟网络与快递公司之间的合作变得更加紧密,其协同效率也大幅提升。“菜鸟是一个平台,而我们是一家快递公司。我们之间的合作,不会因为股权问题,而在政策上有任何倾斜。”中通快递集团常务副总裁赖建法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直言,双方考虑更多的是如何把市场做大。


从模式上看,菜鸟的优势在于,物流平台模式的低成本和高速扩张性;京东物流的体验和效率尽管颇有口碑,但是其投入的成本过高,也给京东集团造成了巨额亏损。而顺丰在运输网络上拥有优势,但缺乏用户基础,也没有最核心的电商业务单量支撑。


未来,物流行业的竞争,将体现在如何改造和重构物流行业的模式,如何与生态上下游共赢。


“黑马”中通的科技转型


中通快递正在加速。


5月16日,中通快递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其业务量、净利润双双超过市场预期。


中通第一季度业务量完成22.64亿件,同比增长41.6%,超出行业平均增速19.1个百分点;净利润9.66亿元,较上年同期7.57亿元增长27.6%。


彼时,中通快递的日均业务量尚不足2500万件,来自淘宝等电商平台的包裹占中通总包裹量的67%。随后的5月17日,在媒体交流会上,中通快递董事长赖梅松对外透露,中通快递的日均业务量已在5月份达到了3000万件,接下来将用“五新”战略,推动中通达成超100亿件的年业务量目标。


如何运行一张稳定的快递网络?中通给出的答案是“科技”。其对于科技创新的投入,不是选择题而是必答题。中通快递集团CTO朱晶熙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中通对科技的态度已经转变,“智慧、洞见、创新+自我意识”是中通科技的战略。“我们跟菜鸟的关系一直处于紧密合作的状态,不管是投前跟投后。”


而菜鸟的智慧物流平台,对于物流公司的转型来说也至关重要。在他看来,对中通业务最有影响的,还是电子面单之类的应用。“电子面单之后,引申出来一些产品,像三段码、全自动分拣,甚至将来可能要做到智慧物流这块。”


目前,中通快递的电子面单使用率高达99.9%,基本实现全覆盖。当整个链条上的数据实现数字化,智能分拣效率也将大幅度提升。因此,信息科技将不仅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未来甚至能够帮助管理,预防问题。


对此,朱晶熙深信不疑。“中通更需要解决自己眼下的问题,如降本、增效、提质等。之前一直在合作的菜鸟指数对我们整个运营有很大的指导意义。”


在他看来,菜鸟在整个物流行业起到了很强的推动力、催化剂作用,尤其是电子面单。“它统一了标准,以前可能每家都有自己的标准,电子面单大小、布局都不一样。也有一些公司要打印自己的LOGO,上面不允许快递公司之类的信息。另外,菜鸟差不多跟100多家软件公司达成了合作,让快递公司统一使用这个电子面单。一般来说,一个单子最少省了一毛钱。”


2014年,菜鸟网络推出电子面单平台,首批合作的快递企业达到14家。包括中国邮政速递、申通、圆通、中通、韵达、百世、苏宁天天等中国主要快递公司。


对于快递公司来说,电子面单背后更深刻的意义在于信息透明化、链路可追踪,从而真正提高效率。


赖建法回忆起最初的合作,推广电子面单也面临困难。你用了电子面单,会不会有风险?这种疑问也会产生。但是,他认为这一定是发展趋势。“我们董事长赖梅松先拍板后,又在政策上做了一些推动。毕竟电子面单快速、方便,也不再需要手写。”


在他看来,电子面单带来的便利性,对整个行业是颠覆性的,智能分单的准确率也大大提高。菜鸟网络官方数据透露,电子面单推出5年来,累计服务于800多亿个包裹,日均生成量已经超过1亿个,成了中国快递业的现象级产品。五年来,累计为快递物流业节约成本达80多亿元,节省纸张3000多亿张。


在菜鸟电子面单带动下,中国快递业进入了数字化快车道,全网实现了自动化,智能分单替代了人工分单。目前,全网揽签时效从平均4天提速到2.5天,中国快递业因此创下成本效率双一流的世界领先水平。但是,与发达国家相比仍然存在差距。2017年,中国社会物流总费用12.1万亿元,占GDP比重为14.6%。发达国家一般为6%~7%。


“我们将投入上千亿元,如果一千亿不够,那我们就再投资几千亿。”2018年5月31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再次表示,要将中国的社会化物流成本大幅降低。


这也成为整个快递行业共同的目标,科技毫无疑问是基石。在朱晶熙看来,整个行业还远远谈不上“智慧”,仍然是一个偏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可以改进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怎么提高我们快递员劳动上的效益,让它的经验能够沉淀下来?我觉得跟菜鸟还有很多合作的地方。”


快递业加速优胜劣汰


一面是中通快递、韵达速递、申通快递的业绩直线飙升,另一面则是全峰、快捷、如风达等小型快递公司的停摆退出。


就在上月,如风达股东通用物流电子商务(深圳)有限公司发函,正式宣布终止收购如风达。如风达快递也发布公告称,公司业务全面暂停,甚至有部分员工被拖欠工资。此前,国通快递被曝出全网停运的消息。


纵观整个快递市场,行业正渐渐从过去群雄逐鹿的格局,转向强者更强的态势。在变局之下,行业集中度正在提高。据国家邮政局最新数据显示,在2019年一季度,快递与包裹服务品牌集中度指数CR8为82,同比提高1.3。也就是说,快递行业规模最大的前八家企业,占据的市场份额已经有82%,而剩下的中小快递企业只能抢食不到18%的市场。


2018年,中通、申通、韵达的利润分别大涨30.10%、37.46%、67.34%。其中,中通去年的利润达到42.01亿元,已经接近顺丰的盈利水平。


这一发展现状,似乎印证了阿里的思路。马云曾在2018年表示,菜鸟从第一天诞生起,它的使命就不是做送货,而是帮助物流公司把货送得更好。近日,菜鸟宣布一项快递员增收计划称,将在未来三年接入数十万名快递员,通过提升寄件服务,帮助快递员人均增收20%以上。


对于其投资的快递公司来说,这并不是 “站队”。赖建法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顾了接受阿里入股的初衷,这项合作决策过程很快。


“公司高层应该也考虑了很长的时间,我们到底要不要接受阿里的投资?最终我们认为,双方可以共同去做很多事情,特别是菜鸟在末端的供配,我们能够把资源进行更好的整合。比如说我们去做驿站,光靠我们中通一家那是不够的,市场份额也达不到。菜鸟最强的就是利用它的技术能力,相应会降低我们的成本。”赖建法透露。


他以电子面单举例,以往大件每天高峰处理的能力,也就在2.5万-3万单。主要原因是转运动脉打不通,一辆车卸货也要三个多小时。现在一辆车卸货,通过牵引车来操作仅需40分钟,9.6米长大卡车也只需要20多分钟,而以前需要一个多小时。


“我们可以看到,因为电子面单出来以后,所有二段码、三段码都出来了。只有电子化了,你才可以通过机械进行自动分拣。如果没有这种技术做底层支撑是,肯定实现不了。”赖建法补充道。


与他存在相同看法的还有申通公司总裁陈向阳。申通快递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一季度实现营收45.07亿元,同比增长55.1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05亿元,同比增长7.22%。针对业务营收增长,财报称,主要系受电商行业持续增长,和公司服务质量持续提升等有利因素推动。


“菜鸟并不掌控快件的分配权。但是在我们看来,希望它能在新的增量市场和技术方面,能有一些先发优势,并看技术能不能帮我们改造?出于这些原因,才有了资本的合作。”申通总裁陈向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透露,申通的业务在这几年相对较为落后,即便如此,每天还有1500万件包裹量。总的来说,希望通过合作,给企业带来良性的改变。


“我跟阿里接触这么多年,觉得阿里是一家非常讲义气的企业。2007年,淘宝把物流作为独立业务来运营的时候,第一批淘宝网合作推荐物流的线上合作,系统对接的就是申通。”陈向阳对与阿里合作的往事历历在目,在两家公司系统对接后,他还买了很多黄酒去杭州庆祝。


目前,两家公司的战略投资还不到两个月时间。陈向阳透露,已经与菜鸟签订了业务合作协议,并成立一些项目组。“我们想利用菜鸟的技术改变申通。因为申通是一家老牌的传统快递企业,整个系统,技术与大数据的运用需要提高。”


依靠技术改变自己,这是快递公司与阿里巴巴合作的核心目的。但是,它们又如何处理与其他电商平台的关系?陈向阳一针见血地指出,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我们在技术层面更深入合作,也可以帮到其他电商平台。客户体验度改良后,整个成本下降后,能帮助我们更好地服务于全社会包括其他电商平台。”


在快递公司看来,“三通一达”加上百世快递,与菜鸟之间已经建立起一种信任的关系。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彼此成就。“我们投哪家一定是要志同道合,我们投绝对不是简单的财务投资者。而是要共同去创新和探索。”菜鸟内部人士表示。


智慧物流路在何方?


尽管快递公司纷纷将技术改革提上重要日程,但是行业仍然属于高度劳动力密集型的产业。对于它们来说,管理上仍然存在巨大的挑战。如何平衡各方面利益,其实也是一门艺术。


4月9日,菜鸟裹裹宣布了一条快递员增收计划,内容是未来三年将接入数十万名员工,并且利用寄件服务,来帮助快递员的人均收入增加20%以上。


菜鸟裹裹CEO李江华表示,当今的快递行业业务量高速增长,快递员的劳动强度不断增大,平均收入水平又很低。菜鸟裹裹在这一方面既为消费者提供了在线寄件服务,更多的是为快递员增加了工资收入,让他们更有获得感和幸福感,继而有利于快递服务水平的提升。


这一举动从根本上改变了快递员的管理模式。“2015年,菜鸟想上一个裹裹项目,主要做退换货业务。当时这个业务推出来以后,通达系一家都不接不干。我就觉得天天快递可以做,所以我们当时全力以赴地确保下单后两小时上门取件。”陈向阳回顾了自己在天天快递时与菜鸟的合作经历。


由于裹裹对上门取件的要求比较高,在通达系看来,几乎是不可想象的高标准服务。如今,这项业务变成了通达系都愿意做的业务,因为它不会引起价格战。“裹裹将来可能变成新的物流模式,它从退换货开始做,在市中心取件,服务好,所以价格有优势。这样一来,把市中心网点和社区网点生存压力减轻了。”陈向阳进一步补充。


他预计,随着各种新物流场景的发生,可能一些订制的服务,像裹裹要求两小时取件的服务,甚至门店发货的服务,这些业务可能会不断地增加。比如说我们现在大润发的产品,大家跑大润发很麻烦,在门口超市怕买到假货,通过大润发的物流,会保证消费者放心,会通过从门店发货、仓库发货、天猫超市这种新的物流场景的产生,会是我们新的增量市场。


对此,菜鸟网络平台也在不断升级,和快递公司一起提升服务。使得它们能够应付各种新物流场景。从2018年开始,菜鸟网络的战略也更进一步聚焦,提升为“一横两纵”,一横是指为行业建立数字化基础设施,两纵是指智慧供应链和全球化。


其中,数字化基础设施的打造,菜鸟要跟快递等合作伙伴一起,提升全行业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能力。“很多末端的快递网点招不到人,人力成本越来越高,共建共享是趋势。亚马逊、京东做的更像是传统仓配业务,放在它仓库里然后配送。我们现在做的智慧供应链,是往前再拉伸。这些商品从工厂出来就是一盘货,可以覆盖商家自己的电商仓库、经销商仓库、线下门店等等。”前述菜鸟网络内部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透露,其推出的丹鸟品牌,是原有的落地配业务品牌升级,这部分业务为的是优化本地化和城市化的配送。


目前,菜鸟已经在国内1500多个区县实现了当日达、次日达。同时,为很多本地电视购物、生鲜,同城配送提供服务支持。


与电商不同,阿里无须深度介入行业,菜鸟对行业输出的只是技术和标准。


一系列智能化应用已经落地,如智能语音助手、云呼短信、菜鸟驿站等等。“只要用户用裹裹扫码寄件,快递员接单,就可以获得收入,服务和收入同时都提升了。一方面帮助快递员实现了数字化,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帮助快递公司增加营收,降低成本。”该人士进一步解释。


目前,菜鸟在南京的全球首个物联网(loT)机器人分拨中心已经启用。无人仓库、自动化流水线管理、AGV机器人以及机械臂等“黑科技”,将会在整个未来园区内实现。从拣选到分拨,从干线到末端,菜鸟已经让每个包裹充满了黑科技。这也是整个快递行业的发展趋势,京东物流、顺丰快递也均在智能化、物联网领域大幅布局。


业内人士认为,菜鸟与顺丰、京东物流最大的差别在于,菜鸟是建一张物流骨干网,智能物流网,后两家的定位是物流公司。从业务场景上来看,京东物流核心就是仓配业务,顺丰是一家自营的快递公司,且电商件不是它的核心。“看格局的话,菜鸟不是简单地做一个快递公司,而是搭建更加普惠的物流网,业务场景和业务范围非常大。比如京东物流一天的业务单量大概在七八百万单,菜鸟使用电子面单的量是一天1个亿。”


布局国际未雨绸缪


三种模式的差异,也决定了其未来的发展和场景。4月中,京东集团创始人刘强东在致配送员的一封信中曾提到,京东物流2018年全年亏损超过23个亿,这已经是其第十二个年头亏损了。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自己雇佣快递,显然不是一个经济的解决方案,也不是一个面向未来的解决方案。必须要用技术,或者社会资源网络型的整合来解决这个问题。


在稳定了国内数字化、智慧化的建设后,快递行业也开始加速向海外布局。在菜鸟的战略规划中,全球化也是核心,这一定位与阿里集团保持同步。阿里巴巴的国际业务包括阿里的进口、出口以及global to global业务。从平台上来说,阿里进出口业务包括B2C和B2B的平台,如天猫国际、阿里全球速卖通、天猫海外等,以及像Lazada等在东南亚的本地平台。


国际贸易离不开物流和资金支付两大基础设施,菜鸟就承担着整个阿里全球化交易中的物流部分。从中国商家揽收开始,到出口清关,到交给航空或者铁路干线运输,一直到目的地国家交给当地的邮政,菜鸟国际主要致力于打造完整的跨境交易路线,在全球搭建跨境电商的物流网络,这张网络支持着阿里跨境电商的发展。


与此同时,菜鸟合作的快递公司也在拓宽自己的业务边界。申通快递2018年财报显示,2018年,申通国际业务已经覆盖了海外25个国家和地区,累计开拓了超过84个海外网点。圆通快递的2018年度财报也显示,圆通国际实现业务收入44.63亿港元,同比增长21.6%。百世国际在美国建立了两大运营基地,并在德国、英国、日本和澳大利亚建了服务中心。据介绍,中通快递专门投资成立了“中通国际”,从事国际物流、国际包裹业务、跨境电商出口或进口业务。


通过建设智能物流骨干网,菜鸟早前就已连接全球106条空运航线,日均飞行225个班次,可以飞抵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并通过合作伙伴网络服务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消费者。当然,这张骨干网中,也少不了圆通、中通、申通等快递物流企业,在国内,通达、EMS等已承接了大量菜鸟保税仓的进口订单,配送体量也相应变大。


“我们也是肩负着帮助中国企业一起实现全球化的使命,现在通达系快递在海外没有那么多资源和业务。不管在法国还是俄罗斯,肯定都是当地快递公司用得更多。所以通达系出海或者生态出海,需要有一个过程。”菜鸟国际CEO赵剑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坦言,总的来说,现在还是在积累经验,国际业务市场很大,不是互相竞争。


在他看来,国际物流是高速发展的业务,遇到天猫“双11”一天两千多万报税单量、包裹量时,跨境保税商品备货会遇到困难。“跨境商品很多是囤货属性,比如说买口红、面膜,所以遇到大的波峰波谷,就面临挑战。因此,有效期管理也是很大一件事情。”


赵剑透露,过去几年保税仓的时效,基本上以20%左右的速度在提升,所以现在全国平均实时也就是2.4天左右,在江浙沪等东南沿海地区,次日就能收到海外的商品。


对于未来的全球供应链网络状况,赵剑描述了一幅未来的画面图,“对于海外商家来说,跨境买卖就相当于,在本国卖了一个B2B的货品一样,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交接给菜鸟,然后帮助它快速进入到中国,并且跟着供应链的计划,跟着货品的属性去安排这样的一个通路,这是大全球供应链的体系。”


下一步菜鸟国际会如何走?赵剑希望能迅速把全球供应链的链路搭通,和物流伙伴一起更大规模地去服务于海外商家,并且在这种规模基础上不断产品化、数据化,“菜鸟要通过现有的模式,开始进一步创新变革这个行业,在整个全球供应链、全球包裹网络里面,去提供更确定性的服务,并且是很有性价比的服务。”


在菜鸟的平台上,三通一达、百世等快递公司也寄望于技术赋能,升级传统的管理运营模式。赖建法坦言,快递行业绝对值在加大,小型企业越来越少,二、三流的快递公司几乎消失了。现在越来越向头部效应靠拢,冲出去,对于它们来说或许更加重要。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