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爆棚下“阿里系”一边减持圆通,一边渗透其管理层,意欲何为?

来源: 环球老虎财经 2019-04-21 15:35 分享到

登陆资本市场三年,圆通快递似乎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4月18日,圆通速递发布经营业绩显示,3月营收同比增长19.49%,业务完成量7.04亿票。对此业绩,圆通速递的股东之一——云锋基金却并不看好。


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18年10月和2019年1月,云锋基金便通过二级市场分别减持了1216.17万股和50.71万股圆通速递股票,交易价格约为13元和10元,明显低于当前圆通速递股价。究竟是云锋基金看淡后市提前出逃,还是圆通速递有意冲刺业绩,掩护股东撤退,亦或是另有隐情?


老虎财经深挖后发现,通过三年持股,阿里旗下基金已经浮盈八成,现又恰逢解禁敏感档口,此时圆通公司利好连连,幕后意味更值得玩味


4月18日,圆通速递发布经营数据显示,3月公司实现营收22.91亿元,同比增长19.49%;业务完成量7.04亿票,同比增长34.77%;单票收入3.26元,同比下降11.34%。


这是今年以来圆通速递连续第三个月强劲增长。


今年2月,据公开信息,圆通速递实现营收10.03亿元,同比增长39.74%;业务完成量2.98亿票,同比增长62.77%。而在1月,圆通速递营收和业务完成量分别为22.58亿元和6.55亿单,同比增幅为23.88%和36.13%。


营收和业务完成量连续保持2位数的高速增长,圆通速递似乎有意领跑快递行业第一赛道。此前,在2018年,圆通速递完成快递66.64亿件,市场占有率13.14%,行业排名第一。


不过,尽管业绩捷报频传,对圆通速递知根知底的重要股东,“阿里系”云锋基金却“踏空”了。


公开信息显示,上海云锋新创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于2018年10月9日和2019年1月8日分别减持1216.67万股和50.71万股,交易价格不高于13.22元/股和10.15元/股,较圆通速递4月18日13.95元/股的收盘价有大幅折价。


为何业绩爆棚,云锋基金却率先用脚投票呢?


减持窗口到来?


老虎财经根据公开资料统计后发现,自2016年投资圆通速递以来,云锋基金等投资人持股浮盈已近8成。公开信息显示,圆通速递2016年分红方案为每10股派1.5元、2017年分红方案为每10股派1.1元,2018年分红方案为每10股派1.5元,合计每10股派发4.1元,对应持股分红收益率为41%。股票溢价方面,截至4月18日收盘,圆通速递报13.95元/股,较10.25元/股的借壳增发价格溢价幅度为36.1%。


2016年9月11日,原大杨创世向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224390243股新股募集资金,每股面值1.00元,发行价格为每股10.25元,云锋新创、喻会姣、张小娟、杭州阿里创业、圆鼎投资、沣恒投资等投资人参与了认购。认购完成后,圆通速递成功借壳上市。


随着三年期的到来,圆通速递限售股解禁的窗口也将打开,这一窗口期为2019年9月。


有意思的是,就在云峰接连减持之际,其董事潘水苗却徒然上位,替代原董事长喻会姣成为圆通总裁。与喻会蛟同时脱离总裁办的,还有副总裁邓小波。


一进一出之前,圆通和阿里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值得玩味。


利润率低、上游客户撕逼明显


傍上阿里,圆通速递开启业绩开挂模式。而圆通打动阿里的利器,就是薄利低价。


2004年,马云找到圆通创始人喻会姣,希望合作。处于举债创业的喻会姣,迅速以8元/单的代价,拿下了这笔生意。彼时,国内电子商务正处于起步阶段,但圆通的出价,要大大低于邮政20元/单的价格。随着电子商务的飞速发展和阿里巴巴的加持,圆通速递开启了业绩开挂模式。


不过,与阿里巴巴的合作,也给圆通带来了不利影响,如利润率低、人力资源管理、上下游客户不稳等因素。


以利润率为例,最近几年,圆通的单票价始终保持在3元至4元之内,且呈现价格重心不断下移。如在今年2月,据公告,圆通的单票价为3.36元,同比下降14.15%;至3月份,这一价格为3.26元,同比下降11.34%。


面对单票价的下滑,尽管圆通表示已通过多种手段如调整提成比例、优化线路、运用高科技手段等,但对于刚性的人力成本,却无能为力。据圆通速递2018年半年报,该公司报告期内单票成本为3.18元。通过技术手段,圆通成功使得运输成本、单票网点中转费等多项指标出现下降,但单票派送服务支持成本却不降反升,为1.39元/票,同比增幅为5.88%。至年末,单票派送成本尽管成功降至1.37元,但同比仍增长0.05%。


事实上,超低的单票派送费用,也给人力管理带来巨大难题。据多家媒体报道,由于拿到手的提成只有0.7元-0.9元/单,圆通速递快递员时常抱怨工作量太大,有员工甚至呼吁“客户自取”。与此同时,快递积压、滞留无人派送的问题也经常发生。如何管理快递乱象,给圆通人力资源管理带来不小压力。


单票价格过低引发的另一个问题是管理费用难以下降。圆通快递在2018年报告中表示,报告期内已有末端网点29991个,加盟商3604家。但从主营业务分析来看,2018年营业成本为238.34亿元,同比增加35.13%;其中,快递派送服务支出成本为91.11亿元,占比高达38.23%。


动作连连,意欲何为?


4月17日,一纸公告更是将圆通再次聚焦在镁光灯下,圆通的下一步动向也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


公告显示,喻会姣将辞去圆通速递公司总裁职务,但仍担任公司董事局主席;辞去邓小波副总裁职务,但辞职后仍将协助董事局主席制定公司发展战略。与此同时,将聘任潘水苗先生担任公司总裁,聘任闻杭平先生担任公司副总裁。这意味着,圆通灵魂人物喻会姣将交棒潘水苗,闻杭平取代邓小波。


潘水苗何许人也?公开信息显示,潘水苗现为云锋投资董事。在加入云锋基金之前,其曾任杭州鸿雁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东方通信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兼副董事长,浙江万马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兼浙江万马电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潘水苗的上位,是否意味着云锋基金将正式主导圆通速递的主要业务?


除了人事上的变动,圆通速递资本层面也动作频频,包括回购注销部分限制性股票、圆通速递控股股东蛟龙集团将部分可转债转让给菜鸟物流、实施第三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云锋基金代理人潘水苗上位的同时,圆通速递4月18日发布公告称,将向全资子公司圆通有限进行增资,增资额度,高达59.39亿元。


此前,潘水苗被认为是云锋基金参与圆通速递成功投资的关键人物,也曾参与了菜鸟网络、百世物流等众多知名项目的投资。这次其由幕后走向台前,究竟又有何用意?而喻会姣由台前走向幕后,是否又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圆通速递究竟在下一盘怎样的大棋,资本市场拭目以待。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