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物流行业“入秋”:缘何从“一箱难求”到“一货难求”?

来源:天目新闻 2022-09-28 10:09 分享到

“2021年最旺的时候一条集装箱整条线路算下来差不多26元人民币每公斤,现在价格在12元人民币每公斤左右。”在国际物流行业从业5年的陈先生(化姓)坦言,相较于行业巅峰时刻,集装箱运价正在走低。


1664331005686795.pn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金投网消息,波罗的海运价指数(FBX)较去年9月历史高位下跌超61%。集装箱航运市场表现疲软,“一箱难求”变“一货难求”。另据央视财经消息,7月份到9月份,是我国货物出口的传统旺季,集装箱运价也水涨船高。然而今年,原本一路走高的集装箱运价,却在近期接连下跌。毫无疑问,曾经“火爆”的集装箱航运市场今年遭遇“寒秋”。


“一箱难求”:疫情背景下的行业巅峰


陈先生回忆,集装箱运价在2021年迎来了顶峰时期,“价格在20多元人民币每公斤,是疫情前的3倍左右,去年最旺的时候,冲到了26元人民币每公斤。”但是今年,就陈先生公司而言,集装箱运价已回归至12元人民币每公斤,“也就是个正常价格水平。”


在美国从事贸易工作的王女士告诉天目新闻记者,物流成本确实有所下降。王女士表示,因为去年以及前年物流涨幅本身就超过正常范围,所以此次回落后价格只能说是回归理性,“欧洲线这几年最高的时候1万2到1万5美金左右,最低在3千到4千。”


从事国际物流行业的陈先生则感触更深。陈先生称,集装箱运价在2021年达到顶峰,除了疫情附加费等各种因素外,港口人工不足等都需要加钱来找人处理,这些都会对集装箱运价产生影响。


“此外,由于去年疫情很严重的时候,港口塞港造成大批量的集装箱卸货后,空柜直接返回中国,这部分成本也是直接加在我们这边。”在陈先生看来,海运公司调整航线及航次,运力缩水等多重因素导致集装箱运价在去年一直居高不下。


王女士也表示,此前美国的物流价格上涨主要是因为疫情削弱劳动力,从而造成港口船只积压,运力下降。“运费涨了,物价也会涨,这就是所谓的贵买贵卖。”王女士向记者表示,虽然物流成本并不怎么影响到她的贸易生意,但生活中或多或少会因此受到影响。“很多东西都是中国来的,如果不能如期到货,超市也会缺货。”


“一货难求”:行业“入秋”订单骤降


从“一箱难求”到“一货难求”,对从事国际物流的陈先生来说,这两年就像坐过山车一般。陈先生向记者介绍,他们主要做亚马逊的头程物流,“就是我们收散货,从海运公司手里拿柜子(集装箱),然后运到国外,再送到亚马逊的仓库。”陈先生解释,通俗的理解就是运输代理。


“根据我手里客户数据,今年上半年整体订单仅相当于去年价格暴涨之前的三分之二。”陈先生表示,收货的订单量少了,收货价格也一直在降。好在其创业公司的货运体量并不大,虽然受到一定冲击,但影响并不算大,“由于海运公司的集装箱预订都是签长期合同的,今年很多体量较大的同行和海运公司都有撕毁合约的情况出现。”


陈先生告诉记者,“我们一些同行一周原来最高峰的时候可以装到100多条集装箱,现在一周也就二三十条,为了保本,他们只能撕毁合约,赔付违约金。”陈先生认为,货品订单量少了是主因。


在运输行业内一直有“金九银十”的说法,然而今年陈先生发现,业内同行基本都在咬牙坚持,“像我们这种做散户的物流同行,夸张一点说每天或者每周要倒闭一家。”


“至少就上半年的情况来说感觉大家都挺惨淡的。”虽然生意仍未恢复到疫情前,但对未来集装箱运价走势,陈先生判断应不至于暴跌,只能说是基本恢复到正常水平,“仅较疫情前稍微贵一点,但是贵得没有那么离谱了。”


专家分析:市场供求关系发生变化


有机构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全球集装箱运力同比增长3.9%,但由于需求不振,运力闲置率创近5年峰值。而受运价下跌影响,多家船公司陆续开始停航,以改变供给过剩的局面。


中远海控董事会秘书肖俊光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期市场供求关系发生一定边际变化。供给侧方面,主要航区港口拥堵情况近期有所缓解,运力得到逐步释放;需求侧方面,在通胀压力加大、能源价格高企等因素影响下,市场需求出现一定下滑。在上述因素共同作用下,即期市场运价出现了一定程度调整。


肖俊光认为,现阶段需求正处于今年的相对低点,后续预计将有所上升,“根据对市场的前期摸排,客户目前已在逐步去库存,随着消费者的消费信心逐步恢复,预计今年第四季度市场需求将提升,这将有利于进一步改善市场整体的供求关系。”肖俊光说。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资深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冶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张斌在接受天目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宏观经济学的角度,货运集装箱价格的波动主要有两个线索可供分析。


首先,在美联储加息的背景下,发达国家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一般是通货膨胀的压力。张斌解释道,通货膨胀压力之后,政策自然而然就会紧缩,从而导致了需求端受到影响,“特别是他们的进口,需求就会下降,这是一个大环境的影响。”


此外,在疫情阶段,影响更多的是服务业产品的消费,而制造业产品尤其是货运类产品,在美国的消费是比较多的,甚至超过了疫情前的水平。张斌指出,目前服务类的商品消费支出已经有回调,从而影响到了对于制造业产品的支出。


张斌认为,从总的需求上来看,全球的经济下行可能还没有止住,外需的下降或许仍会持续一段时间。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