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双流首趟"海铁联运"班列发车! 5至7天可达菲律宾

来源:封面新闻 作者:刘秋凤 2021-11-24 14:08 分享到

2021年11月23日,从成都双流空铁国际联运港(以下简称联运港)首次始发经钦州港再到东南亚的海铁联运班列。此次运输共计15个40尺柜,品名为西药。


始发地:成都双流。目的地:东南亚。


“这趟班列的开行标志着,联运港实现了国际航空航线、铁路国际班列网络,海运国际航线三者的有机融合,实现了‘空铁公海’的多式联运体系的完善。” 成都空港现代服务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郑双莉说,联运港将为外向型企业提供多样化物流解决方案。


空、铁、公、海“强强联手”,能产生怎样的火花?“联运”并非新生事物,成都双流空铁国际联运港的特别与创新之处在哪?


1637734253781439.png


提质增效

经济成本减少三分之一 时间成本缩短四分之三


该批货物来自于成都某制药企业。货物从双流出发,通过铁路运输至钦州港,再通过海运至菲律宾。全程运输时间5-7天。


“以前,我们常采用汽车运输到泸州或宜宾,通过江运至上海,再出海送抵目的地。” 成都捷盛通物流有限公司业务部经理刘姣告诉记者,从成都江运至上海,丰水期需要8-10天,枯水期则需半个月的时间。现在从成都到钦州港,货运班列只需要3-4天运输时间,就可以出海,大大节省了时间成本。


双流出发,经钦州港至东南亚的海铁联运通道,实现了空、铁、海高效集散。刘姣认为,就这批货物而言,经济成本较原来减少了三分之一。时间成本是原来的四分之一。


该企业主要的物流运输方式为:高附加值的制剂产品依托航空货运出口,而相对附加值较低的产品迫切需要时间和成本兼顾的解决方案。在此背景下,成都双流空铁国际联运港为其“量身定做”设计了铁海联运的运输方式。


1637734298262885.png

需求渐涨

空、铁、公、海“联手”提供了多样化物流解决方案


这不是联运港的第一条多式联运通道。


9月27日,满载着15柜跨境电商产品,首趟由联运港始发的货运班列,经云南昆明和磨憨口岸,通过空铁公多式联运驶向老挝万象。2个月后,同样是在联运港始发,目的地变成了菲律宾。经由的出境口岸也由云南磨憨变成了广西钦州港。


以成都到曼谷货运为例,空运可能需要2天,海运需要15天,卡车需要7天,铁路需要5-7天。从经济成本上考虑,铁路成本比海运高一点,比卡车低,但比空运低非常多。


据港中旅华贸物流有限公司铁路中心副总经理夏思思观察,前几年跨境电商主要采用航空运输。这几年,跨境电商对物流多样性的需求越来越强烈。“我们收购了几家跨境电商,感受非常明显。”夏思思说,受成本压力,跨境电商对铁路运输的需求渐涨。


双流空铁国际联运港为企业提供了多样化物流解决方案。


夏思思认为,企业可利用联运港按需求对物资进行区别运输。例如,企业的产成品价值很高,可以走空运。其零部件和原材料附加值不高,对价格敏感,且对时效性要求不高,则可以选择铁路运输。


1637734320502831.png


抢先布局

抢抓RECP机遇 聚焦“南向”通道辐射东盟市场


空铁联运,并不是一个新概念。双流“空铁国际联运港”的创新在于突出了南向通道。


“我们把航空资源与西部陆海新通道精密联系在一起。”郑双莉告诉记者,在参与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国内城市中,成都双流首创实现了空铁的无缝衔接和联运。在这个领域,双流进入了全国第一梯队。


在目前发布的三条通道中,包括了自双流国际多式联运港始发,经凭祥、磨憨、钦州港口岸南向进出境的3条西部陆海新通道。这也是全国首个“航空+”西部陆海新通道。


为何聚焦东盟?一组数据可以说明:今年上半年,成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3679.5亿元,其中对东盟进出口735.8亿,占比20%。东盟已经成为成都第三大贸易伙伴,仅次于美国与欧盟。南亚、东南亚拥有23亿人口的巨大市场,能拓展四川开放型经济发展新空间。


与此同时,根据RCEP保管机构东盟秘书处发布通知,宣布文莱、柬埔寨、老挝、新加坡、泰国、越南等6个东盟成员国和中国、日本、新西兰、澳大利亚等4个非东盟成员国已向东盟秘书长正式提交核准书,达到协定生效门槛。根据协定规定,RCEP将于2022年1月1日对上述十国开始生效。


“在RECP即将生效的情况下,通过钦州港可以构建出辐射整个东盟的直达海铁联运通道,为双流企业和东盟生产制造企业之间的互动提供有力保障,”郑双莉说,东盟的合作潜能巨大,双流进行了抢先重大布局。


当前,双流主动融入“两场一体”格局,正以“功能区+生态圈”思维,重塑空港城市空间结构,积极推动双流机场客货并举转型。国际联运港是双流主动融入双循环,构建国际泛欧泛亚国际大通道的重要着力点。


1637734354260034.png


更优选择

不仅提供集散服务 还能降低碳排放


西南交大博士、四川中智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杨飞杨认为,对于中国内陆城市来说,能在一个区域内形成多种运输方式,搭建起一个立体化的对外通道,同时又具备集散功能,这在全国都是屈指可数。


空铁国际联运港始选址双流综合保税区。张姣云认为,这个选址优势很大,能为南来北往的货物,提供一个多式联运的集散中心。


举例来说,一批货物从沈阳空运到双流,准备运往东盟国家。为保证10天的供应链时效,其第一程选择了最快的空运,第二程选择经济适用的铁路。但是这一批货物量不足以供应整柜或整趟列车,它就需要一个集散中心,进行货物装箱。空铁国际联运港始提供了这样的服务。


对于双流本地的众多外向型企业,无疑是近水楼台享受到便利。实际上,凭借空铁国际联运港,双流已经成为中国与东盟之间的物流枢纽,成为了连接货物的集散地。


另一方面,从“碳排放”的角度来看,“公转铁”每1亿吨公里货运量约能减排7500吨二氧化碳、80吨氮氧化物、4吨颗粒物。通过空港国际联运港,将现有长距离公路运输货物转向铁路运输,可以使铁路的绿色环保、节能高效等显著优势得到有效发挥,从源头上降低温室气体的排放。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