驿站、快递柜加速桂林布局 快递自提成为主流取件模式

来源:桂林生活网 作者:林扬 桂晴 2021-09-15 16:32 分享到

近年来,快递行业飞速发展,快递站点、快递小哥、配送方式成为快递“最后一公里”的重要组成元素。这些元素的每一次变革,都影响着网络时代市民的生活质量,正因如此行业竞争也尤为激烈。


本报今起推出关注快递“最后一公里”变局系列报道,关注快递行业的变化给市民生活带来的影响。


以前,每一单快递基本上都会为市民送货上门。随着智能快递柜和快递驿站的出现和快速发展,同时由于激烈竞争和运营成本增加,快递公司自营末端网点也面临经营困难和转型精简的窘境,客户到这些代收点自提快递逐渐成为了主流取件模式。


1631694850705138.png

不少市民已经习惯到菜鸟驿站自提快递。


快递末端网点转型精简


“以前在家附近还可以看到很多不同快递品牌的网点,但是现在有些小网点已经关门了,不过菜鸟驿站和快递柜的数量明显感觉在增加。”家住信义路的市民方先生说。


随着近几年快递行业的价格战愈演愈烈,全国不少快递公司自行布局的分支机构(负责某一块区域的快递管理)以及基层快递网点在逐步减少。


根据桂林市邮政管理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快递行业分支机构数量与2019年相比减少了60%。该局工作人员介绍,分支机构减少主要原因是快递量增大、末端网点增加,以及可以减少运营成本。“虽然整个快递行业末端网点在增加,但是不少快递品牌自有末端网点在精简,大多会以和驿站合作的方式出现。”


一位从事快递行业十多年的业内人士介绍,近几年快递行业在打价格战,基层网点的派件费不断被压缩,门店租金每年上涨5%-10%,人工成本每年上涨10%,不少网点都是“苦苦支撑”的状态,甚至门店出现亏本也是正常的情况。


“快递量每年大量增长对网点来说也不一定是好事。一个网点每天的处理量有限,在一定的区间可以盈利,但是如果处理量超了,就只能聘请多一个人或者在这个区域再开一个门店,又会增加经营负担,所以还不如与驿站合作。”该业内人士说。


申通快递桂林地区负责人马先生介绍,申通的二级代理门店确实在减少,这些门店很多已经转型成为菜鸟驿站,末端整合后,驿站可以综合管理多家快递的货物,工作效率和业绩都能得到提升。


“快递柜和驿站数量的增加,实际上是双赢的模式。”马先生说,当快递公司和驿站达成长期合作协议后,每个月的成本基本可以固定下来,不会有太大的浮动。


中通快递的相关负责人杨先生介绍,他们的分支机构也在减少。末端网点虽然在不断增加,但是确实存在经营困难的情况,今年集团也拿出了不少经费给桂林末端网点转型,可能大部分网点未来会以“快递+商业”(快递超市)的模式出现。


微信截图_20210915163326.png

一位市民正在智能快递柜取件。


驿站、快递柜加速桂林布局


正如方先生所感受到的一样,近年来无论是智能快递柜还是快递驿站,在桂林的布局都十分迅速。


丰巢公司公关部工作人员介绍,丰巢公司(含原速递易)自2015年进入桂林市场,截至2021年9月10日,在桂林市已经有1000余组柜机,格口总数近9万个。“我们在桂林市区主要的住宅小区,商业中心、学校医院以及工厂企事业单位均有摆放。”


该工作人员介绍,每年智能快递柜都会根据实际情况调整布局,具体数量也会稍有变化,但是整体需求是稳定增长的,2020年至2021年,丰巢在桂林新增柜机近百台,新增格口近1500个。未来桂林市的柜机数量会根据市场需要增加。


阿里菜鸟方面向记者透露,2019年8月第1家菜鸟驿站在桂林上线,2020年8月,站点数发展到385家。之后增速有所放缓,但整体依旧保持快速上升态势,截至今年8月,桂林菜鸟驿站站点数已达510家。


菜鸟公司工作人员介绍,目前菜鸟驿站业务覆盖了桂林六城区(秀峰区、象山区、叠彩区、七星区、雁山区、临桂区),四县(市)(永福县、灵川县、荔浦市、全州县)。其中在秀峰区、象山区、叠彩区、灵川县、七星区主要社区已经实现100%覆盖,未来将会重点加大力度在兴安、全州、雁山区、荔浦市、临桂区继续发展,争取实现核心社区全量覆盖服务更多社区居民,提供更高质量服务。


随着市场竞争不断加大,客户对服务的需求不断增加,驿站和快递柜也在不断提升用户体验。丰巢自2020年向用户推出了会员服务,降低用户使用成本;2021年面向快递员推出了巢能卡的服务,多管齐下帮助快递员用户降低成本、提高收入。针对天猫淘宝包裹有上门需求的社区居民,菜鸟驿站今年4月起推出了驿站到家上门服务,可以送货上门把包裹送到居民手里,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


1631695339612815.png


快递自提成为主流取件模式


“我现在拿快递基本都是去菜鸟驿站或者快递柜去取,也没觉得不方便。”今年60多岁的市民李女士说。


近几年,上门投递、智能快件箱投递和公共投递站投递等模式互为补充的末端投递服务新格局正逐步形成,用户的消费体验也得到了改善。自2019年起,国家邮政局先后对智能快件箱和快递服务站这两种新业态赋予了正式的法律地位。


年轻人对快递自提模式的接受程度更高。“90后”黎先生表示,他住的小区原来只有快递柜,他就让快递员把能投进柜子的快递都投到快递柜中,方便自己下班取件。而今年小区里面新开了一家菜鸟驿站,取件就更方便了。


市邮政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根据此前某快递公司在桂林的调研数据来看,目前10件快递里面大约只有2件是要求一定要送货上门的,其余均是可以到驿站、快递柜等代收点自取。而2020年快递行业有效申诉中,涉及快递投递上门的投诉率仅为0.07%。


当然,目前还是有市民会觉得近年来很多快递件没有经过自己同意,就直接被放在了快递柜或者菜鸟驿站。对此,多家快递公司均表示,快递行业属于服务行业,他们会一直以顾客的需求为主。当前虽然以驿站取件为主,但依然保留了打电话、送货上门的功能,市民只需要在寄件时将自己的需求备注即可。


马先生表示,放在驿站一来是因为许多收件人白天上班、上学等,家中无人,和快递员时间难以协调,放在驿站对双方来说都比较合适。二来也是出于对收件人个人信息的保护,避免了部分快递员离职后,利用客户信息进行某些不法行为。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