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京东物流、德邦快递、货拉拉、满帮,他说物流赛道有四大机会?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作者:高欢欢 2021-09-06 09:57 分享到

中美物流最大的差异在于行业集中度的不同,而集中化的拐点是中国物流最大的投资机会。


7月23日,怡合达正式登陆创业板,成为创业板B2B供应链领域第一股,开盘最高涨幅达734%,市值一度超450亿元。截至当日收盘,股价暴涨676.52%,报109.80元,市值达439.21亿元。而钟鼎资本是其最大的机构股东。


作为国内最早聚焦物流供应链领域的投资机构,钟鼎资本在物流领域的投资项目包括满帮、货拉拉、京东物流、德邦快递等。


1630893918668768.png


到2014年,钟鼎提出供应链+,将投资视角延展到以供应链为核心能力的领域,如电商、供应平台等。


2017年,钟鼎看到产业数字化浪潮下巨大的创新机会,顺势延展到产业互联网跑道。截至目前,钟鼎资本的投资覆盖了物流、供应链、消费、企业服务与科技等领域。


近日,钟鼎资本合伙人尹军平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分享钟鼎资本是怎样一步步构建其大物流投资拼图,以及对大物流行业赛道的观察和洞悉。


以下为尹军平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内容整理,有删节:


01四大机会


物流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中国物流总费用占GDP的14.6%,也就是15万亿的市场容量。物流行业容纳了5000万人的就业,其中包括2500万卡车司机;每天运送超过3亿个快递包裹,1.2亿个本地生活即时配送。物流行业人力密集、流程复杂、流动作业、资产分散。这么一个行业在十年前看的话,我们的感受就是散、小、乱。


一个国家的物流总费用/GDP的比例是物流效率的重要评价指标,这个比例在中国是14.6%,美国是8%,中美之间差距巨大。过去十年,钟鼎沿着中国物流效率提升的大方向,系统化地进行布局,核心就是投物流的“四化”,即集中化、综合化、平台化、国际化。


机会一:中国跟美国物流最大的区别在于行业集中度。


中美物流最大的差异在于行业集中度的不同。除快递行业双方比较接近外(美国CR3为83%,中国CR8为85%),快运、整车、国际货代、危化品、冷链等细分行业的集中度,中国只有美国的20%左右,差距巨大。在钟鼎看来,集中化的拐点是中国物流最大的投资机会。


机会二:物流综合化的行业整合机会。


国际上几家大的物流巨头都能够提供一站式的服务。比如FedEx、UPS、DHL,他们可以为客户提供快递、快运、国际货代、冷链、供应链等全品类服务。这几个巨头都是通过系列收购实现了业务综合化。业务综合化可以复用IT系统、资产及人,效率更高。中国物流综合化的趋势也很确定。以顺丰为例,自上市以后,顺丰通过收购快速进入快运、冷链、3PL(第三方物流)等细分行业,走的路和国际上的几个物流巨头是一样的。相信京东、菜鸟、三通一达等物流巨头一样会通过收购方式实现物流综合化。


机会三:数字化平台提升效率。


物流行业人力密集、资产分散、流程复杂,散小乱。数字化在物流领域大有可为。2015年之前,中国运输行业最大的问题是卡车空载率特别高,主要原因是信息不对称,找货、找车主要靠传统的物流园区,效率很差。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车货匹配成为可能。2015年钟鼎投资货车帮(满帮的前身),我们坚信数字化平台可大幅度提升车货匹配效率。钟鼎布局的数字化平台还包括货拉拉、福佑卡车、牛卡福、G7等。


机会四:国际化,当下的大热门是跨境电商物流。


物流是为商流服务的,商流的变化带动物流的创新。中国制造业转移及中国产品出海带动中国物流的国际化。


跨境电商物流是近两年我们投资的重点。近几年,中国跨境电商引领全球,中国跨境电商物流随之崛起。新的跨境电商物流,是一帮新物种。钟鼎在2018年投资纵腾网络,近期又投资了递一物流,我坚信中国会诞生具有全球网络的跨境电商物流公司。


02资本的力量


资本的确是物流行业集中的催化剂。虽然中美物流行业的差距很大,但是这几年每个细分领域都在快速集中,我觉得资本起了很大的作用。


除此之外,信息技术发展、职业经理人进入中国也会加速集中的进程。


京东、阿里等巨头们也在布局物流,过去数年,钟鼎与京东、阿里、腾讯、顺丰等产业巨头合作了很多项目。


就资本的力量而言,京东、菜鸟、拼多多等巨头下场投资物流企业,我认为他们主要是有两个考量——战略需求和财务收益。


他们的优势是产业视角,而钟鼎资本是纯财务的投资视角。


尤其是数字化平台创新,资本的助力是很大的。像货拉拉、满帮,背后都有资本的大力推动。如果没有资本去助力的话,在从0到1的阶段,可能要亏损很多钱。


不像其他互联网领域、TMT领域纯烧钱的特点,物流领域整体还是比较理性的。适度的钱投进去,只是加快了行业发展,我觉得比较良性。


但在其他行业,不排除有资本扰乱产业正常发展的情况。


物流行业是非常明显的规模经济,头部效应明显。尤其是像快递、快运这种标准化产品,需要全网络覆盖的公司,规模越大竞争力越强。


这也是为什么三通一达要打惨烈的价格战的原因。因为他们首先要市场份额,份额越大生存能力越强,一旦变小可能就死了。


03三个方法论


过去十年,钟鼎资本陆续投资了德邦快递、G7、货拉拉、满帮、纵腾等公司,我们内部总结,主要是做对了这三件事。


一、时光机模型。


2012年时,我们就发现了时光机模型。中美在物流领域非常像,美国上世纪90年代的发展阶段,跟中国的2012年~2013年比较接近,也就有二十几年的时间差。我们当时有一个大的判断,从九十年代初到2015年美国物流领域每个细分品类的演进路径,在中国2015~2025年基本上会重新走一遍。所以,钟鼎把美国物流的历史演进路径研究明白以后,在中国按图索骥就行了。


二、问题导向。


中国物流最大的问题是散小乱。过去十年,我们基本是沿着中国物流效率提升的大方向在做布局。提升中国物流效率的就是刚才说的“四化”,集中化、综合化、平台化、物流智能化,我们投资的是中国物流的“四化”。


三、模式复制。


我们发现消费互联网领域的很多模式,其实在产业互联网里面是一样的。比如匹配平台,为什么我们2015年最早投货车帮,因为货车帮某种程度就是物流领域的“滴滴打货”,逻辑是相同的。


模式复制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企业创新视角,相同商业模式在不同垂直领域的复制;其次是钟鼎“种地”商业模式——聚焦在一个领域,长时间地坚持耕耘,对这个行业的理解就更深。我们将“种地”模式应用到不同的跑道,如供应链、消费电商等。


但也有失手的时候。在2012年前后,我们错过了三通一达。当时我们花了大半年时间去研究,最后得了个错误的结论。


为什么投错了?


首先我们对电商的趋势理解不够,其次对电商的需求理解也不够。淘宝卖一个东西可能就十几块钱,怎么可能用顺丰呢?所以这就呼唤高性价比的快递服务,而这种高性价比的快递服务,一定是新的组织模式,比如加盟制。之所以错过,归根结底还是我们当时对商流的认知不够。


所以从商流的视角看物流的价值巨大。这是我们从错失三通一达中得到的重要启示。比如跨境电商一起来,我们能非常敏锐地看跨境电商物流,因为新商流呼唤新物流。


04从物流到产业互联网


2010年将投资主题聚焦于物流领域之后,我们生存下来了。但很快,我们不甘于只守“井冈山”,因为守是守不住的。到2014年,我们提出供应链+,延展到以供应链为核心能力的领域,如电商、供应平台等。


我们理解的供应链就是物流+商流+信息流。


我们发现了物流供应链本身是给商流服务的。商流的变迁决定了物流的变化,商流有变化,物流才有变化。如果你不懂商流投物流,就是坐井观天。因为商流是更高维度的视角,所以我们当时一定要投商流,通过商流视角更好地看物流的创新。


同时,我们发现物流是商流的基础设施,是为商流服务的。我们有投资物流的能力,对理解商流也有帮助。所以,我们说从商流的视角看物流,从物流的视角看商流,这对理解整个现代流通业有很大的帮助。


2017年,钟鼎看到产业数字化浪潮下巨大的创新机会,我们顺势延展到产业互联网跑道。我们相信,跟消费互联网类似,产业互联网的核心呈现方式是平台化,既有商品交易平台,如震坤行、立创商城,也有服务平台,如货拉拉、满帮、牛卡福、Boss直聘等。


总之,钟鼎资本首先聚焦物流领域,建立一个根据地。在物流领域确立领先地位后,我们再沿着根据地逐步扩展。截至目前,我们的投资领域从物流、供应链、消费,再到企业服务与科技都有覆盖。


关于我理想的企业家画像,以物流为例,做得好的企业家还是有共性的,比如会算账、懂人性。因为他管几十万人,不懂人性,尤其不懂基层人,明显不行。


然后要会用工具,比如要天天琢磨怎么用信息技术提升效率、优化流程、降低成本。


最重要的,是综合性的运营能力。物流是to B的服务,总体是靠运营来提升效率,这个运营能力就包括管理能力、组织力、模式创新能力等。重运营才能跑得快,才可能活下来。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