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基层网点成本水涨船高,盈利少罚款多,出路在哪里?

来源: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 2018-03-05 12:26 分享到

快递末端网点的稳定性,涵盖了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3大问题:一是作为重要生产要素的劳动力,我国基层快递员的生存状况并不乐观;二是供给服务的质量和效率,受末端网点的影响较大;三是对末端网点的管理,也是行业制度改革需要重点考虑的方向。


一、快递基层网点及快递员的现状与主要问题


(一)基层网点盈利少、管理乱、风险大


一是盈利少。加盟制快递基层网点主要收入来源是揽件收入、派件收入、总部补助、其他收入等,收入结构区域差异较大,东部城市揽件收入占总收入的70%-90%,中部占50%左右。


从收件价格看,根据2016年国家邮政局监控数据,电商件占“通达系”业务量比重超过70%,调查反映电商件价格为10元3件,甚至2.8元/件发全国。基层网点的收件成本在3-4元之间,此外城市的场地租金等要素成本持续上涨,广州快递场地年租金20-50万不等,合肥场地租金较低,但场地不易寻找。多数基层网点表示基本无利、微利甚至亏损,总部对于基层网点的补贴政策少,广州、合肥仅少量网点获得总部补贴。


二是管理乱。从承包区、到基层网点、再到加盟企业,进入门槛不明确,缺乏相应规范。管理以罚代管、一罚了之。广州某网点年罚款55万,合肥某网点年罚款15万,北京某网点年罚款18万元。多数网点反映培训能提升服务质量,可以大幅降低内部罚款,但目前多流于形式。


三是风险大。业务量指标每年都在提高,预付款模式产生大量垫资。任务完不成怕被淘汰,辛苦付出就白费了。任务完成了又需要更多垫资,现金流会断。合肥某通反映每月垫资200万,回款期三个月,需垫资600万元。西安高新区甘家寨村多数企业网点多数反映亏本经营。有少数网点反映经营情况较好,如申通北京四季青网点、合肥中通蜀山四部网点等。


(二)快递员工作强度大、保障差、罚款多、地位低


一是工作强度大。快递员月收入在4000-6000之间,并不很低,但随着社会平均工资的增加,也没有优势,如送餐员月收入比快递员高500-2000元不等。比较而言快递员的工作强度大,每日投递量在100-150件,高峰期甚至200件,平均每3-4分钟要投出一件快递,也造成服务质量有所下降。每天要工作十小时以上(早八点到晚六点),同时多数快递员没有正常休息日,送餐员工作时长只有约6小时。


二是权益保障差。加盟制企业快递员的基本权益得不到保障,多数采用承包制,不签订劳动合同。即使签订劳动合同,也基本不缴“五险一金”,只缴交通意外险,部分品牌另缴重大疾病险,顺丰缴纳了“七险一金”。


三是内部罚款多。合肥市某快递网点反映总部对投诉罚款50-100元/件,广州市某快递网点反映经12305申诉的快件要罚1000-2000元/件,广州某网点反映总部罚1000元/件后广州中心再罚2000元/件。这些罚款最终大部分都要转嫁给快递员,而且无内部申诉和救济机制,只能认罚,碰到一次整月白干。


四是社会地位低。快递员工作的艰苦程度和受到的关怀程度不对等,稍有派送不及时或未按照收件人指定的方式投递,就可能产生投诉或申诉。甚至有一些消费者认为快递员的职业是低级的。部分品牌快递员进社区、写字楼难,连物业、保安都要扒一层,向快递员收取各种费用,投递车辆被查扣时也有发生。


二、如何看待和认识


春节后部分网点发生的基层网点稳定性问题,需辩证看待,全面认识。既不能无限放大、全盘否定,也不能无动于衷、盲目乐观。


一方面,要认识到目前少数快递基层网点的不稳定具有一定的偶发性、局部性、客观性。


一是在全国二十万个基层网点中出现此类极端情况的属于少数,依概率也难免,且有些是其他因素造成;


二是春节后正是员工跳槽换工的季节,快递员返岗不及时也不奇怪;


三是快递行业每天服务超过一亿人次,得到媒体和社会的广泛关注,尤其是近期快递集中上市正处于聚光灯下,照出了光彩也照出了缺陷。


因此,我们不能对加盟制全盘否定,不能对中国快递业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失去信心,更不能一厢情愿的认为降低速度就能解决问题。要认识到这不是发展本身的问题,而恰恰要通过更好的发展来加以解决。


另一方面,春江水暖鸭先知,基层网点是行业发展的晴雨表,我们要深刻认识到偶然中的必然、局部后的全局,客观下的主观,是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政策性瓶颈长期交织的结果。


如果得不到很好的解决,长期低于成本价竞争,将给末端网络稳定运行带来极大风险。安全不安全、全在快递员,稳定和发展、关键看网点。快递的网络特性,局部网点带来的影响将会是全网的,“蝴蝶效应”可能产生全局性问题,处理不当甚至会引发社会稳定事件,应当引起各方的高度重视。


三、主要原因分析


透过纷繁复杂的表象,我们认为事情的本质是长期的低层次同质化竞争带来了盈利能力下降,派生出一系列问题,既有外因,又有内因。


(一)劳动人口数量下降,要素成本上升,社会平均工资提高等是外因。


中国2016年末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比2011年下降了3325万,招工难将是常态;要素成本上升,城市快递网点的房屋成本极大提高;社会平均工资是2005年的3倍,快递员虽然辛苦但收入没有优势可言。


(二)现有加盟制度和路径依赖是导致长期低层次价格竞争的主因。


加盟盟制是中国快递高速发展的秘诀之一,在初期起到了资本众筹、分散试错风险等关键性作用,但其局限性正日益显现。这样说,并不是要否定加盟制,而是要对现有加盟制进行改善,打造加盟制的升级版。从加盟制快递企业内部治理结构看,居于主导地位的总部,主营收入来自面单费和中转费,都只与业务量有关;只要业务量增长,总部的收入肯定就同步增长。


因此,总部只有追求业务量的动力,而无追求服务差异化、分层化和基层网点稳健的压力。对加盟企业和基层网点来说,处于从属地位,全网服务标准不统一,价格不统一,无力提供差异化产品,对“淘宝件”又存在路径依赖和思维惯性,对怎么进行差异化竞争,根本拿不出办法和手段。


(三)部分而非整体上市的方式是重要推手,加剧了低层次竞争的程度,加剧了总部(上市部分)和加盟企业及基层网点(非上市部分)之间利益冲突。


快递企业的集中上市是行业发展的重大成果,是行业发展到新阶段的重要标志。但4家加盟制快递企业是部分上市而非整体上市,使得全网形成了总部(上市)、加盟企业及基层网点(非上市)利益上的分割。国内上市的快递企业有较高利润承诺,完不成需要以股份或现金补偿。为了完成利润指标,在同质化情况下,“通达系”企业总部只有扩大业务量,同时在利润分配上向上市公司(总部)倾斜。


为此,企业总部(上市部分)一方面通过“中转包仓”和指标分解追求业务量,加剧了低于成本价的竞争。尤其是“中转包仓”制度,造成了局部供给能力严重过剩,强化了低层次价格竞争,是导致低于成本价恶性竞争的直接因素。不搞“包仓”、不打价格战,则市场份额必然下降,陷入了典型的“囚徒困境”。例如合肥申通,没有跟进价格战,收件价格维持在4元以上,其业务量占比在合肥非常少,每天只有1.5万件的量,而圆通则在10万件以上。


另一方面,投递质量考核和种类繁多的内部罚款,更加剧了内部利益冲突,造成“小河无水大河满”。根据业绩快报,几家上市公司(总部)2016年净利润增幅在50%到120%之间,远高于行业业务收入增幅。照此发展下去,就有可能走向“竭泽而渔”、“引鸩止渴”。低层次竞争,正在耗竭行业转型升级的动力和资源。


(四)企业内部治理水平和企业家的胸怀格局是内因。


一是我国快递企业起点低、发展快,在粗放被动的发展模式中,内部管理模式、企业文化、人才队伍等跟不上,加盟企业和基层网点的门槛低,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客观上造成企业的简单粗暴管理。


二是企业家的视野、格局、胸怀、思维等还存在一定局限,特别是如何正确对待资本和财富,正确对待基层网点和基层员工,正确对待企业内部同心圆和社会责任等方面还有待提升。


四、几点建议


有问题不可怕,社会发展总是波浪式前进和螺旋式上升,在上市潮刚过的时刻引爆出上述问题,对行业发展是挑战更是机遇。打造真正的快递航母,也许当下的问题正是契机。但不管怎样,我们要牢固树立四个意识,特别是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站在政治和全局的高度,统一思想、直面矛盾、积极作为、稳中求进,努力推动行业实现稳定发展、共享发展和可持续发展。


(一)加强运行监测,提前预判积极应对


运用大数据思维,在业务量大的节点城市和省会城市,建立基层网点的运行监测平台,建立快递从业人员数据库,充分挖掘数据的关联影响,实时掌握每个网点运行情况,实施每日信息通报制度,做到早发现、早处理、不被动。严格执行突发事件应急报告制度,企业发生重大服务阻断、暂停快递业务经营活动,未按规定及时向邮政管理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报告的,要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二)推动法规先行,压实企业总部责任


加快推动立法工作,落实加盟制快递企业总部对全网寄递安全、服务质量、运行稳定的主体责任,所有企业总部都要建立完善突发事件应急处置机制。建立对企业总部的综合评价机制,在时限、满意度、申诉率的基础上,增加基层网点稳定性、寄递安全、社会责任等指标进行综合评价,定期予以公布。推动重点企业改善加盟体制,建立现代企业和期权股权制度,共享发展成果;加强员工培训,畅通内部诉求表达机制,防止以罚代管;重视员工基本权益保护,加强党团工会、企业文化和精神文明建设,做一个有温度的企业。


(三)转变治理方式,严格服务质量监管


严格退出机制和准入门槛,对申诉率高、服务质量不稳定的企业和网点,严格执行退出机制;对相应品牌增设(变更)分支机构、末端网点等从严掌握;对新增和转让网点,严格复核其安全和服务能力。实施加盟企业动态分级管理,建立评估体系,对加盟企业安全、服务、网络稳定性等指标进行综合评价。属等级较低的,在日常监督检查中,相应调整其随机抽查中签率;属问题突出的,在许可核查、网点设立、年报、政策扶持等方面严把关口,在关键指标上实行一票否决。实施服务质量对标监管,按照《快递服务》国家标准,督促企业规范分拣,实现不落地、不扔件、不露天;提高投递服务质量,杜绝虚假签收,未经同意投快递柜等行为。


(四)规范宣传并重,提升行业整体形象


规范服务行为,推动末端投递车辆统一形象、统一标识,为员工配发工作服、工作牌,建立服务规范用语和忌语标准;加强培训,提高企业应对媒体能力;加强舆论宣传,打造行业科技密集、资本密集形象,改变快递业低端形象,促进社会包容理解支持,让基层员工更加有归属感,更加体面地工作,拥有更多的尊严。


(五)落实新思路新理念,推动行业供给侧改革


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是破解制约行业发展难题、促进行业转型提效、迈向中高端、走向邮政业强国、打造快递航母的根本途径。按照全网统一服务标准、统一价格体系、统一利益分配的原则打造时限分层产品,总部建立网管服务标准专门机构。按照五大发展理念的要求,将“打通上下游、拓展产业链、画大同心圆、构建生态圈”新思路落到实处,实现结构多元,动力多源。进一步画大同心圆,加快解决电动三轮车上路问题,加快实施快递“进小区”工程,整合邮政、快递和第三方资源,推动建设城市公共投递服务体系建设,系统解决快递员进小区、校园、写字楼的问题。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