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丰限售股解禁引资本暗战,到底谁在减持?

来源:时代周报 2018-01-30 09:56 分享到

1月21日,顺丰控股(002352.SZ)发布公告,披露股东限售股解禁之后的减持计划。出乎市场意料的是,包括嘉强顺风(深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嘉强顺风”)、苏州工业园区元禾顺风股权投资企业(以下简称“苏州元禾顺风”)在内的股东宣布减持。


受此影响,1月22日,顺丰控股股价盘中一度遭受重挫,从50元附近下跌到48.3元,差一点就创造了半年以来的最低记录。但收盘时,情绪恢复,抹平一天的下跌,以49.96元结束交易。


二级市场之外,暗流涌动。“相关方找我们沟通过几次,谈大宗交易的事情,对方希望以45元左右的价格卖出,但我们希望价格在40元上下,谈了几次价格都没谈拢。”不愿具名的国内某私募基金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根据规则,股东减持可以通过大宗交易,也可以通过二级市场,前者可降低减持对股价冲击。


资本市场的波澜,似乎并没有扰乱顺丰控股董事长王卫的战略。恰在1月22日晚,王卫组织盟友们向丰巢科技追加投资20.7亿元,以继续增强顺丰的网络实力。


“虽然当前有限售股解禁的压力,但减持结束之后将打开翻倍的空间,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分众传媒,减持之后,股价到现在已经翻倍。”深圳某私募基金行业研究员陈晨(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说。


谁在减持?


此次计划减持的股东为嘉强顺风、苏州元禾顺风以及刘翼鲁。


根据公告,嘉强顺风计划减持数量不超过7999万股,价格不低于45元每股,期限为1月23日至4月22日。


如果计划通过大宗交易方式进行减持,可从1月23日之后就开始进行,如果计划通过集中竞价在二级市场直接交易,于公告日起15个交易日之后进行。


苏州元禾顺风方面计划减持的数量、价格、时间期限等与嘉强顺风一致。


刘翼鲁计划减持2017万股,减持价格不低于45元每股,时间为1月23日-7月22日。


关于减持原因,三方给出的答案是“合伙企业资金需求”“个人资金需求”。


顺丰控股是通过借壳的方式上市,上市公司002352此前名称为鼎泰新材,刘冀鲁是其法人代表及控股股东。在顺丰借壳之后,根据规则,刘冀鲁陆续减持手中的股份兑现。


截至2017年三季度,刘冀鲁持有顺丰控股股票数量总计1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2.27%。


相比起来,另外两家机构的背景则略显神秘。


嘉强顺风为由中信资本担任管理人的股权投资基金,基金的最大背后出资人是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国开金融”)。


根据公开资料,嘉强顺风成立于2013年8月,募集资金约24.4亿元,由中信资本负责管理,嘉强顺风最大的股东是宁波国开物流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宁波国开物流”),持股比例为58.97%。宁波国开物流的合伙人为国开金融,国开金融是国家开发银行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508.7亿元。


宁波国开物流也出现在苏州元禾顺风的股东名单中,持股比例为19.75%。


在2012年阿里巴巴集团回购雅虎持有股份的时候,中信资本、国开金融参与了普通股认购,根据2014年中的披露,两者持有阿里巴巴1.1%和0.47%的股份。


对于顺丰控股的投资是发生在2013年9月。当时顺丰控股同意接受4家投资机构认缴的资金,新增注册资本,相当于以78亿元的价格,卖出了24%左右的股权。按照这个价格,当时顺丰控股的股权价值为300亿元。


4家投资机构分别是嘉强顺风、苏州元禾顺风、招商局集团旗下的招广投资以及古玉资本旗下的古玉秋创。


目前,顺丰控股的市值超过2200亿元,简单计算,减持者嘉强顺风、苏州元禾顺风这一票赚了7.3倍。


“嘉强顺风、苏州元禾顺风可以被看做是国开金融、中信资本控制下的一致行动人,主要是财务投资者,而并非战略投资者。因此,减持也是可以理解。”陈晨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减持节奏


虽然同样过了限售期,但另外两家投资机构—招广投资、古玉秋创决定继续持有股票。此外,持股规模相对更大的顺达丰润决定继续持有。作为顺丰控股员工持股机构,顺达丰润总计持股3.9亿股。


2016年末,顺丰控股借壳鼎泰新材成功上市。作为交换,鼎泰新材则向顺丰股东发行股份。


根据公告,鼎泰新材向顺丰控股股东深圳明德控股、宁波顺达丰润、招广投资、嘉强顺风、苏州元禾顺风、古玉秋创、宁波顺信丰合等机构非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约39.5亿股购买顺丰资产,同时通过非公开发行募集配套资金。


根据政策规定,除大股东深圳明德控股外,另外6家机构承诺在12个月的锁定期满后,如上市公司完成借壳上市时3年业绩承诺后,将所持股份以30%、30%、40%的比例逐步解除限售锁定。


具体为:顺丰控股在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预测实现的合并报表范围后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分别不低于21.8亿元、28亿元和34.8亿元。根据顺丰目前基本面情况,按时完成业绩承诺是在预期之内。


3个限售股解禁的时间点,分别为2016-2018年度年报发布的日期。


由于要满足上市锁定12个月的要求,因此,第一期解禁的日期变为2017年1月23日,则第二、三期解禁日期为2018和2019年3月前后。


嘉强顺风此前持股为2.666亿股,占总股本比例6%,第一期30%解禁的数量为7998万股,恰好是此次计划减持的数量;到2018年3月还有7998万股;2019年3月还有1.066亿股,或许要减持。


苏州元禾顺风也面临同样的情况。


解禁之后


1月26日,顺丰控股发生一笔大宗交易。成交价格为45.98元,成交数量为100万股,买方营业部为银河证券北京太阳宫营业部,卖方营业部为华泰证券厦门厦禾路营业部。


“确实等待解禁的股票数量很大,而且距离解禁结束还有很长时间,市场观望气氛很重。”陈晨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最近他能感受到市场对顺丰关注度突然提高,“问的人越来越多。”


此次解禁之前,顺丰控股的流通股仅为1.4亿股左右,而未来嘉强顺风、苏州元禾顺风两家的解禁股数量超过5亿股,超过250亿元。


“一般的大宗交易都会打9折,而且要锁定半年,顺丰的大宗交易在价格上并没有很优惠。”陈晨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他们最近也收到询问,邀请他们参与大宗交易接盘顺丰股东的减持。“等待解禁压力过去之后,肯定会有翻倍的机会,类似此前的分众传媒。”


2016年12月29日,分众传媒有30亿股股票解禁,占总股本的34.75%;2017年4月17日,又有5亿股解禁,占总股本5.78%。2017年7月前后,分众传媒股价创出最低的8.31元之后,开始持续上涨,截至目前已经达到15元左右,涨幅近一倍。


自身业务发展方面,2017年12月,顺丰业务量3.35亿票,而全国快递业务量为42亿票,顺丰的市占率为8%,比11月的7.3%显著上升;此外,顺丰的业务量增速为25.47%,也高于行业的23.47%。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