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流通两票制元年:顺丰阿里京东加快布局,传统医药物流激变

来源:掌链传媒 作者:吴珊 2018-11-04 21:17 分享到

2018年,是医药流通业滋味异常复杂的一年。


恰逢医改十年,长春问题疫苗事件等引起全社会关注,带来政策变革企业转型。


同时,2018年也是“两票制”全面推行的第一年。


而在医药物流放开第三方运营资质的背景下,顺丰、阿里、京东等跨界布局速度越来越快。


此外,新消费需求下的新零售,带来了医药分钟级配送的短链下沉,一切30分钟的末端精细化配送服务模式等都给传统医药物流企业带来不小的压力。


① 两票制全面铺开:淘汰升级,药企资本融合供应链生态


先来科普一下两票制。2017年1月9日由国家卫计委颁布实施,官方的解释是指药品流通过程当中,从药制厂出来,只能到商业公司开一票,从商业公司到公立医疗机构(一般是指大的医院)只能开一票,此外,在一些城乡地区和配送网络不健全地区允许多开一票。原来的多票制则是从厂家到医院中间会有层层的代理商分销商等。


在11月1日长沙举行的第五届医药物流行业年会上,多位企业家代表谈到两票制时,将其形容为给医药流通行业带来“巨震“的存在。两票制的出台目的是为了减少流通渠道,从而去掉药价中由于中间分销流通等带来的”水分”,让整个医药供应链扁平化发展,提高效率。而对于监管层来说,这样的制度会大大减少垂直管理的对象,当行业高度集中化的发展可以让监管更有效。


当然,它吞噬了一部分企业尤其是小企业的生存空间,而在当前经济形势下,其直接的、大大的提高了企业资源资本运作力的要求,挤压泡沫的同时会加速行业的淘汰速度,而2018年显然就是这样关乎生死的一年。


中国物流与联合采购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崔忠付在大会开场致辞时就表示:“两票制推行以来,企业通过整合产业上下游资源脚步加快,体现在资本市场上就是境外并购事件频发。截止至2018年9月底,医药并购超过1200件,金额超过560亿。”随着中间垫资环节的减少,资本和资源向融资能力强的大企业集中。


而这个垫资重担去了哪里?或者它过渡到了更多的医药配送商的身上。两票制的实施对于医药供应链上的企业来说,一是让生产企业的一级配送商快速增加,二是带来了流通配送企业平均可配送的药品品种量、签约的医药生产企业、签约医院、能够配送药品的总金额都在增加,但医院回款时间较长,这是导致医药配送商资金成本压力较大的主要原因。


联邦制药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卢虹就在现场表示:我们以前一级合作商就是500家左右,现在有了两票制以后,增长了70家左右,40%的增长率。“


当然,她也表示,目前只是过渡期,随着政策发展的逐渐成熟,这样的合作商还是会回到500家乃至更少。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药企对流通企业的选择会更加理性扁平化,企业最终合作的配送商将是在资金渠道,物流配送方面都非常强的企业。显然,单纯的药企配送商接下来要笑着活下去更难。


此外,在资本压力下,且随着企业之间的授信、应收账款资金池的建立、线上供应链金融的推广,医药流通企业的供应链金融布局者也在增多。比如用友供应链金融针对医疗卫生行业代理商布局了融资产品“医采E融”等。


除了金融布局,以华润医药为代表的规模药企显然都走在完善医药供应链生态的道路上。企业们通过战略合作,自主研发,合资并购等手段利用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实现多码并存、来处可查、去处可追、药品信息化追溯体系的建立,以及研发无人车、无人仓等技术建立的标准化技术化的智慧医药物流体系。


②入局者不断,医药配送末端化时代来临


医药物流因运输要求高,成本难降一直被认为是物流行业一个“高冷“的存在。但显然,随着2016年国家取消了从事第三方药品物流业务的行政审批事项后,在本已面临洗牌的医药流通界,越来越多的快递企业乃至电商平台等杀入战局。


一方面除了企业对自身物流赛道的实战补充,医药市场本身也是大刚需。另一方面,随着两票制、医药分开等政策落实,药企对第三方物流的需求在加剧。如对医药工业企业而言,此前可由区域代理进行市县级市场的物流配送,但在“两票制”下无法达到“两票”的要求,医药企业就会选择与第三方药品物流企业合作,实现商流和物流分离。而同时,如今的电商时代下,快递企业们可以为B2C医药电商进行药品配送等。


另据中国物流采购与联合会医药物流分会统计,2017年全国医药物流总额30160.92亿元,同比增长11.30%,预计今年医药物流总额将会达到33517亿元,同比增长11.13%。而2017年全国社会物流总额252.8万亿,同比增长6.7%,医药物流达到其两倍增长率。所以,无论是为医药企业配送,还是自己获得药物经营资质做第三方药品配送的快递企业和电商物流企业,可以看出,社会物流企业进入医药物流市场业务线众多,空间也较大。


其实,包括顺丰、京东等早就进入医药物流行业且都经历了几轮变迁。例如京东就在早在2011年通过与九州通合作,合资重新组建“好药师“,在线上售药领域发力,虽然两者合作2年之后分手,但随后的京东却开始集中发力医药配送领域。


2013年,京东自建京东医药。2016年京东推出京东医药B2B分销平台,以及针对c端的“京东大药房”业务。2017年2月,京东医药上线了“药京采”等。如今,京东物流提供的医药仓配服务覆盖了运输车辆、司机、干线配送、终端配送等各环节,可提供符合GSP认证要求的商品验收、入库、存储、养护、出库等医药物流服务。


此外,包括早在2014年就成立了医药物流事业部的顺丰,截止到截至2017年底,顺丰有3座医药冷库、12条医药干线,医药冷库面积达2.4万平。


京东物流集团医药物流规划部高级总监王银学在现场也表示:“虽然相比专业的医药物流企业我们在医药专业上还是学生,但京东拥有全国物流网络覆盖能力,我们得配送末端已经渗透到目前所有的县级和乡镇。“


医药物流企业和社会化的物流企业最大的不同应该在物流途径上的不同,医药物流企业一般是先做自身内配的药品,根据自身需求才发展出了物流业务,由于对药品本身更了解有助于配送配套设施的完善,而他们在配送过过程中可能也会优先侧重药品质量的把控,而社会化的物流企业由于物流基础设施更完备,仓储覆盖能力更强,配送力显然会优于不少传统医药物流企业。目前来看,双方跨界的姿势很明显。除了阿里、京东等线上线下集中融合发展的药品配送一体化发展,顺丰如今也注资成立了5家医药公司。


而针对此种情况,原有流通巨头国控、上药、华润、九州通等并没有闲着,纷纷加码物流配送中心的建设,对于物流地产的布局,华润医药商业集团物流中心总经理邹军也在论坛环节重点谈到了物流地产是一个红利点,他认为”对于医药行业来说,最重要的资源就是仓储“。如此一来,医药物流领域竞争更加激烈。


此外,对于末端的渗透,随着新零售、新消费需求短链时代的到来,包括饿了么、美团点评等本地生活服务平台也开始进入医药配送领域。而在末端的下沉中,半小时的药品配送覆盖成本往往过高,因为用药的需求比餐饮更加随机不可预料,且更低频,如何覆盖工作人员的成本都是医药o2o平台需要面临的问题。早前,就有声称是国内首家提供“1小时送药”服务的医药O2O企业“药给力”,其因送药服务成本高等问题,最终停止了配送服务。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