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送再掀跑腿业融资潮,巨头纷纷进场围猎,同城即时配送战事升级

来源:零售老板内参 作者:杨亚飞 2018-08-31 21:18 分享到

同城速递行业湖面不再平静。伴随“闪送”一声官宣,新一轮融资潮升至最高点。


8月28日,闪送宣布完成6000万美元D1轮融资,新入账的这笔款,创下其单笔融资金额历史记录,也帮助他们获得同城速递独角兽提名。闪送创始人兼CEO薛鹏表示,融资完成后,闪送将深耕国内市场,并布局海外业务。


过去的一个月,同城速递行业融资信息接踵而至。8月6日,UU跑腿宣布获得2亿元B轮融资;新达达(达达-京东到家)紧随其后,8月9日宣布已完成新一轮融资,金额高达5亿美元。


对于玩家们来说,这种扎堆画面似乎似曾相识:2017年6月,彼时闪送、UU跑腿不谋而合,先后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更早以前的同年1月8日,UU跑腿宣布完成A轮融资。仅在一个月后,闪送便宣布完成C轮5000万美元融资。“大家融资时间都差不多,资本也相互观望”,UU跑腿联合创始人张现伟告诉《零售老板内参》(微信ID:lslb168)。


资本层面的多次你追我赶,只是这个行业热闹情景冰山一角。从各方已公开数据来看,头部玩家们均已交出亮眼数据:动辄以千万、亿计的用户规模,十万甚至百万人的众包配送大军,以及普遍下沉至四、五线城市的深入布局,从任何一个维度来看,都丝毫不比两大外卖平台逊色。市场似乎一片繁荣。


但同城“最后一公里”市场,真的是一片可见的蓝海吗?


一、“无时不刻”的同城速递 


同城速递又称即时同城快递,是一种面向城市内“点对点”即时物流服务,普遍采用众包模式,强调专人专送,全民参与。发件人在平台发起需求,众包配送员响应并将物品即时配送给收件人。交易达成的同时,实现城市闲置运力资源再分配。


众包模式下的同城速递主要分为2C和2B两种。其中2C主要服务个人,常见业务为代送、代取、代买等服务,代表企业如闪送、UU跑腿、人人快递;2B则主要服务外卖、商超便利店、鲜花店等商家,代表企业如新达达、点我达。


同城速递是一种特殊的“最后一公里”解决方案,此类订单对时效性要求更高。由于传统快递公司往往需要经过中转、分配等复杂的商品流通环节,末端配送时间成本更高。而众包模式下的同城速递,则以轻资产运作方式展开,将原本由快递员承担的工作,转交给闲置社会劳动力,以更灵活、高效的方式完成配送,具备良好的替代性。


平台的考验在于,如何最快速地通知到附近众包配送员,上门取件并完成配送。闪送副总裁、市场总监杜尚骉告诉《零售老板内参》(微信ID:lslb168),同城速递C端市场订单特点是“多点低频”。理论上来说,消费者在任何时间段和地点,都可能发起即时服务需求。


众包配送员规模优势,在此凸显出来。杜尚骉举例称,早期刚起步时闪送员较少,上门时间有时会长达1个小时,导致订单操作周期长。而如今《零售老板内参》发现,在配送员规模起来以后,大多数平台最快已可以实现分钟级上门取件,全城1小时达。


出于人力配送效率最大化考虑,盒马、超级物种等零售新物种们,辐射范围限制在社区周边3公里。而30分钟内送达3公里,也普遍被认为是人力平均配送时效的极限水平。但同城速递则不然,在距离上并无明显区格。


点我达商业研究高级总监王磊告诉《零售老板内参》,作为无需中转的点对点配送服务,远近配送难度都一样,核心都在调度、激励、管控三个方面。“调度解决的是哪个订单给哪个骑手送的问题;管控解决的是骑手配送过程中服务质量把控的问题;激励解决的是如何为骑手付费的问题。”


与外卖配送、网约车规则相似,同城速递骑手“调度”是以平台派单形式实现,但事实上,同城速递平台多为抢单模式。杜尚骉表示,闪送早期全部使用抢单模式,跟社会化众包配送员时间零散的特点相契合。但随着订单量及闪送员规模壮大,目前则是“抢派结合、抢单为主”。


与闪送类似,同城速递玩家们在市场需求和资本双轮驱动下,均取得迅猛发展。


据粗略统计,目前同城速递头部平台用户规模多在千万级、亿级左右,配送员数量介于十万级、百万级之间。根据公开数据,目前闪送平台用户已破1亿人,闪送员共计48万人左右;UU跑腿平台用户为2000多万,已签约“跑男”超100万人;而点我达注册骑手更是超过300多万人。


二、争抢B端市场:大鳄口中夺食


繁荣的供需市场现状,难掩众包模式固有局限性:C端订单具有偶发性特点,订单量难免会起起伏伏。对比之下,平台注册骑手数量则多为稳步上升趋势,协调运力与订单节奏并非易事。


也因为此,订单量相对稳定的B端市场,被广泛视为潜力巨大——这一可见的蓝海,让早期只做C端的闪送和UU跑腿都难抵诱惑。


本月初,UU跑腿在B轮融资当天,一并发布了针对中小型餐饮、商超的整合式商家服务。8月21日,其商家服务产品“优小U”正式问世。从定位来看,优小U主要针对餐饮、鲜花、水果店等中小型门店、夫妻店,提供即时速递及相关互联网运营服务,意在以轻渗透方式切入B端市场。


早期坚持仅做C端的闪送,但近年来也逐渐切入B端。“一开始严格不去碰,闪送定位C端消费品牌。”杜尚骉告诉《零售老板内参》,之所以这样定位,是因为B端商户门店发单量大,且单点高频。这意味着,发单峰值时段,B端商户会把周围运力全部吸走,导致C端用户无法正常发单。


这种问题普遍发生于各大众包平台发展初期,对于C端用户体验伤害较大。但随着规模扩张以及平台运营能力提升,这种“虹吸效应”则会逐渐消失。


杜尚骉向《零售老板内参》表示,随着闪送发展壮大以后,在优先保证C端订单的同时,兼顾一部分B端订单,是一种更加平衡的生态结构,“C端促进B端,B端反过来影响C端”。不过杜尚骉表示,即便切入B端,闪送也会差异化进入,订单以高客单价配送为主。以北京为例,其B端订单客单价集中在150元以上。


闪送差异化定位的考量有其现实原因,因为B端众包配送市场,早已竞争激烈。


2018年7月11日,菜鸟网络携众包业务和其他业务资源及2.9亿美元现金,战略投资即时物流平台点我达,成为其控股股东。包括来自天猫、淘宝、菜鸟网络、饿了么、盒马、银泰等平台的末端物流资源,均向点我达敞开大门。


新达达自不必说。2016年4月15日,京东到家宣布与达达合并。合并后,京东集团拥有新公司47%股份并成为单一最大股东。新公司将包含两大业务版块:众包物流平台,整合原有达达和京东到家众包物流体系;O2O平台则继续沿用“京东到家”品牌,持续向以商超、便利店、连锁药店、鲜花等多种零售业态赋能。


新达达本月初发生的最新一轮融资,投资方京东和沃尔玛均为其持续输送大量平台物流资源。沃尔玛中国大卖场电子商务部副总裁博骏贤曾表示,沃尔玛在门店“最后一公里”配送上,会与达达在门店拣货、配送及前置仓业务等方面进行深入合作。


此外,美团、饿了么除专职骑手外,也分别布局有美团众包、蜂鸟众包等各自众包配送业务,传统快递龙头顺丰,也小范围上线其同城速递服务产品“同城急送”。整个市场处于多强并立的局面。


众包配送在解决同城速递问题上,具有明显优势。不过也有分析认为,众包物流模式很大可能将成为现有配送模式的一种灵活补充,起到削峰填谷的作用,而不会成为主流配送方式。


三、同城速递玩家出路:继续独立还是投靠阵营?


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随着新零售、智慧零售等解决方案的不断落地,围绕本地生活进行全渠道布局的业态和场景蜂拥而出。尤其对于阿里巴巴、腾讯、苏宁、京东、美团等行业巨头而言,搭建本地生活上下游完整生态版图的野心,也愈发彰显。


同城速递市场可以划分为三大阵营:一是全面投入阿里新零售阵营,成为完整生态链关键一环,代表者为点我达;第二大阵营是美团、京东到家,本身属于中心化本地生活平台,众包运力承担一部分即时物流服务,共同为平台个人、商家输出全面物流服务;第三大阵营则是独立众包即时物流平台,主要面向C端市场输出服务和品牌,如闪送及UU跑腿。


互联网向来信奉“赢家通吃”法则,这在无数领域屡试不爽。对于巨头们来说普普通通的一场补贴战,就可能是压垮行业玩家的最后一根稻草。


达达的案例具有明显的代表性。作为同城速递第三方物流配送方,达达早期借助资源优势,主要为美团外卖、饿了么及百度外卖(现“星选外卖”)等三大外卖平台输出众包物流解决能力。但随着平台发展,达达开始探索多业务布局,在部分城市试点推出外卖品牌“派乐趣”,一脚踏入外卖市场。不过遗憾的是,这种尝试很快便以被三大外卖平台联手狙击草草告终。


即便如此,同城速递领域里,对于未来继续独立运作还是投靠阵营,不同的玩家仍有着不同的理解。


在杜尚骉看来,闪送成立之初的定位便是主打“对配送品质和时效相对敏感的C端客群”,并且由于此类订单触发行为具有很强的偶然性,个性化明显,那些在餐饮和电商惯用的强补贴打法,在这里很难奏效。这同样意味着,先入场者有机会借此建立明显竞争壁垒。


杜尚骉认为,未来同城速递市场将呈现明显分化,B端市场体量巨大,也足够容下多个品牌;但C端市场将朝着更加个性化、多样化的需求方向发展,品牌认知和服务品质,将成为决胜关键。


尽管过去一年本地生活服务深化明显,新零售发展下各种新场景层出不穷。但在王磊看来,这种增长带来的机会并不是普惠的。他认为,上游商流阵营划分已经清晰,没有集团军协同优势的玩家无法参与这场盛宴。


“2C单源没有被任何一个阵营掌握,未来会激烈竞争。等2B服务都已经解决好,各阵营玩家的业务就会自然延伸到2C领域。”王磊说。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