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快递深圳一网点老板失联 上千包裹滞留多天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颜鹏 2018-08-07 09:53 分享到

8月4日,位于深圳市龙岗区广达路28号的天天快递红棉营业部大门紧闭。尽管如此,仍有不知道情况的人上门取件。事实上,这个快递站点早在7月31日就出现问题。从那时起,该站点的老板再也没有出现,员工无法与其取得联系,到站的快递也无人派送。


上千件快递滞留多天 有些是水果不能久放


黄先生就住在天天快递红棉营业部附近。8月4日上午,他又到该站点来看快递有没有到。手机中的物流信息显示,8月1日早上6点27分,他的快件就已经由深圳分拨中心发往深圳横岗红棉,之后便再也没有信息更新。“(快件)是一个设备上的东西,比较急。”黄先生表示,1号那天晚上他就来站点找过快件,之后几天也是一有时间就来看看。

1533606849688107.jpg

就在黄先生到红棉站点的前几分钟,住在附近的龙先生也来上门取件。他的快递到达站点的时间更早。“7月29日到的,一直没派,是生活用品,价值上千元。”龙先生说,“今早10点多的时候打了天天快递的全国服务热线,客服说今天会派。但我打站点的电话又没人接。所以就过来看看。”龙先生称,来之前他并不知道站点出现了什么异常,只从几个相熟的快递员那里听到了一些风声。


天天快递红棉营业部的快递员介绍,从8月1日开始,就陆续有人上门来取件。他们估算,这段时间滞留在站点没有派送的快件有1000多个。“最早到站点的快递有7月27日的,大多数是7月31日那天到的。这些快递里面,有些是水果,不能久放。”丘先生表示,其称自己是红棉营业部的快递员。


8月4日,这些滞留在红棉站点的快递已经全部被运走。

1533606903218475.jpg

“他自己用的电脑不见了,车也开走了”


快递到了站点,宁愿滞留为何不派?快递员称,主要原因是红棉营业部的老板熊某在7月31日之后就失联了,快递员们无处讨要工钱。“没给钱,我们就不让公司把货拉走,肯定得给一个说法。”快递员李先生说道。


据快递员丘先生介绍,红棉站点正常是每天早上八九点卸货,卸货的时候老板熊某及其妻子都会在场。7月31日当天,一直到11点多,熊某夫妇都还没有出现。李先生也称,当时他们给熊某打电话,发现并没有接通。在工作群里找他,也没有回复。“他自己用的电脑也不见了,他自己的车也开走了。”李先生说。后来,员工们通过管理处的监控看到,熊某是在7月31日凌晨4点多离开的。


快递员被拖欠工资 下级承包商则称讨不回欠款


南都记者了解到,在熊某失联之前,他已经拖欠了员工部分工资。据天天快递红棉站点已离职的快递员周先生介绍,他4月份离职,从2月开始就没有拿到过工资,也就是说熊某拖欠了他两个月的工钱没有给。李先生则表示,他3月底才开始从事现在这份工作,6月和7月的钱没有拿到。而整个天天快递红棉站点,几乎所有快递员都被拖欠了工钱。


据悉,天天快递红棉站点有两种类型的员工。“一种是站点自己的员工,包括快递员、后勤以及司机。另一种是像我这样的下级承包商。”李先生介绍道,所谓下级承包商,是与熊某签订代理合同,负责某一片区的天天快递的派送。“也就是说这一片区的天天快递都是我来派送了,别的快递员不能进来。”李先生称,像他这样的承包商,一共有5个。上述丘先生也是其中的一名承包商。


8月3日,天天快递广东总部派人来处理红棉站点的问题。李先生告诉南都记者,在警方和劳动部门的见证下,天天快递与红棉站点的11名员工签订了相关协议,答应了分期补给他们工资。但这11人中,不包括5名承包商。“说我们是跟熊某签的协议,不关天天总部的事儿。”数名承包商这样告诉南都记者。


回应

天天快递广东公司:

正配合公安部门和劳动部门处理此事

与该站点下级承包商一起走法律程序


南都记者查询得知,天天快递红棉站点的运营实体为深圳市金广通速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广通速递”),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就是快递员口中的老板熊某。据悉,天天快递跟金广通速递签了授权合同,金广通速递独立经营红棉站点。南都记者从红棉站点下级承包商提供的代理合同可以看到,合同甲方正是深圳市金广通速递有限公司(天天快递横岗红棉快递营业部)。那么,红棉站点下级承包商又应向谁讨要被拖欠的钱款?


8月4日,南都记者也联系上了天天快递广东公司相关负责人肖波。肖波表示,熊某运营红棉站点已经有几年时间,但总部对其经营过程中的情况不太了解。事情发生后,公司方面也尝试跟熊某取得联系,但也联系不上。目前,公司正在配合公安部门和劳动部门积极处理此事。8月3日,已经先把红棉站点员工的问题解决了,至于红棉站点下级承包商的问题,下周一公司会派人与这几个承包商一起去街道办,会进一步了解情况,核实他们的身份,并跟这些承包商一起走法律程序。


对于滞留的快递,肖波则表示会尽快送出去。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