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通快运经历快捷风波后再现变数 加盟商成惊弓之鸟

来源:掌链传媒 作者:刘宇豪 2018-07-16 13:27 分享到

任强对眼前这通电话感到意外。他知道熊大海是谁,但他们并不认识。后者是申通快递(下称“申通”)的副总裁。刚才在电话里短暂寒暄过后,熊大海提出第二天要去任强的网点看看,“了解一下情况”。


7月13日刚过中午12点,熊大海就来了。一起来的还有潘国峰,历任潍坊申通总经理,一名白手起家的加盟商。任强记得潘国峰现在是申通山东区的负责人。


“申通快运应该是起不了网了。”潘国峰开口说道。“公司决定优先投入资源做强快递业务,快运这边最快也得两年后才能起网。”熊大海站在潘国峰旁边,没说话。任强觉得这也是熊大海的意思。


任强是申通部署快运业务后的第一批快运加盟商。据他说,自己交了加盟费和意向金,又花了60万元买卡车和租仓库。今年3月1日,申通快运运营启动会议上,快捷快递(下称“快捷”)放出风来:一切准备就绪,申通快运起网在即。任强也是从那第一次知道熊大海这么个人,据说熊大海成了申通快运的总裁。


和快捷的合作出现问题后,申通宣布暂停快运项目的启动。那是4月16日。之后过了3天,申通快运的官网上又多了条公告,宣布暂定快运起网时间为3个月后。理由是“网络布局、转运中心规划筹备、业务流程制定、快运IT系统搭建以及人员队伍培训等工作需要时间”。


任强跟掌链传媒记者说,到他和熊大海见面的那天,申通快运在全国的网点只有200余个。潘国峰告诉他对于一张全国网络而言,这是远远不够的,因此不得不再次延后快运起网日期。


3个月前,这个数字还是865。申通当时公告称4月17日之前共收到865家加盟网点加盟费、保证金共计6900余万元,收到意向金共计3500余万元。不过申通在那之后又宣布尊重并配合加盟商退网的个人意愿。


熊大海想知道任强现在的处境如何,任强一五一十地说了。“我现在每个月都要给手下的司机、客服、业务员发工资,我还交了一年的房租。”他把跟熊大海说的话重新说了一遍给记者。


这是熊大海此行的目的,潘国峰介绍现状,他负责安抚工作。任强说熊大海为此感到遗憾,他看上去很清楚加盟商的困难,但眼下他无法做出更多保证。熊大海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好我记下来了,回去一定跟总部反映情况好好研究处理方案。”


不过,任强记住了熊大海跟他说的这句话,“卡车的话,总部用得上,可以直接回收。”但是任强事后想起来,自己还没问双方该用什么价格成交。“我不想勒索申通,我只想要回我的损失。”他说。


谈话持续了1个小时,熊大海和潘国峰走了。他们要赶去别的城市,做类似工作。看上去,他们非常重视这件事。另一位和熊大海有过直接沟通的加盟商把短信给记者看,熊大海14日这天在10分钟之内给他发了4条短信。


“我专门见了青岛的几个网点,就是回来出一个方案马上进行处理,你可以放心!”熊大海表示这几天内会有结果和回复的。


这位加盟商最大的焦急在于怎么挽回自己的损失。他先后在电话、微信、短信上和熊大海沟通此事,但都没有令他满意的结果。


他声称,熊大海一直用“总部再做决定”回复他,而在这期间,自己一直蒙受成本流失。加盟申通快运之后,他花了20万元:5.2万元租仓库、9万元添置4米2厢货车、4台5500元的电三轮、6名付了1.5个月工资的工人(现已遣散)、以及按照申通要求的2万元装修。


“如果一开始就说两年后起网,那为什么要我们一开始就置办这些东西呢?”


记者联系了多位申通快运加盟商,他们都证实了自己在申通快运的相同遭遇,以及官方给出的解决方案。申通希望这些加盟商能加入申通快递网络。不过配合申通设想的人很少,他们有一部分是从快捷过来的加盟商,从一开始就希望经营快运而不是快递。


至少目前,申通对外的口径依然是“快运业务是申通快递总部确定推进的重要业务板块,将按照之前的规划坚定地推进”。问题在于,按照之前申通对退网办理手续的截止日期来看,2018年5月30日15点是终点。在这之后,有人告诉记者,申通近期又开始私下里劝加盟商退网,并且拒绝额外赔偿。


记者就这种说法致电熊大海,得到了否认回答。“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所有退网都是本着自愿原则进行的。不存在强制一说。”至于官方对申通快运起网延后的说法,熊大海称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


无论如何,这种不胫而走的小道消息似乎刺激到了加盟商的神经,他们声称正在筹建一支队伍。如果在7月19日之后申通不能把他们的事情完美解决,那他们就要赶到申通在上海的总部大门维权。几个月前,那里拉条幅维权的还都是快捷加盟商。


其中一人告诉记者,现在决定过去的人还不够多,但他们不打算退缩。他称自己过去在公安局工作过,非常清楚违法和守法的边界。他打算为这支维权队伍做法律顾问。“我们很乐意制造关注。”他表示,“但我们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回属于自己的那部分。”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