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47.3万元!钟情于华为的德邦这笔政府补贴怎么花?

来源:掌链传媒 作者:刘宇豪 2018-07-13 09:24 分享到

7月7日,德邦股份公告称,今年以来,公司及子公司获得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超过8047.3万元人民币。消息一出,众生哗然。


“我很少见到这种情况,有点不妥。”某二级市场机构的负责人说。“一般来说,补贴公告都是随着财报发布的,而且不会太详细。德邦这么做在我们判断来看是利空行为。”


 “一家上市公司,已经有了融资通道,为了日常经营而非创新,还拿这么大量的补贴合适么?” 一业内人士疑问,“市场上已经有企业专门研究各种补贴,哪有就去哪投资。政府补贴又有什么积极意义?”


德邦2017全年净利润5.47亿,也就是说,仅今年前7个月的政府补贴,就几乎接近德邦去年利润总额的20%。如果说企业的本质是利用社会有限资源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那德邦所创造的额外价值或要缩水。


德邦并非上市快递公司中的孤例,顺丰在今年前三个月就拿到了5171万政府补贴。甚至,这并非上市公司中的孤例。2017年上半年,约92%的A股上市公司以各种形式获得了469.52亿的政府补贴。这一数字曾在2015年达到了惊人的1700亿,引发各界批评。


不过,补贴依然作为地方政府吸引企业的手段被普遍应用。需要指出的是,政府补贴是一种国内外都很常见的措施。显然,能否获得积极评价取决于对该措施的力度把控。甚至当补贴吸引力超过市场吸引力时,鼓励就有变味儿的嫌疑。


税收返还达4700万


这里是海南省洋浦区海滨假日小区4幢2单元5楼,2017年6月18日,德邦(海南)运输有限公司就在这被核准了注册申请。


核准前10天,海南省洋浦区区政府发布了《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后洋浦经济开发区企业扶持政策暂行规定》。规定指出对注册于开发区内的交通运输企业享有“增值税按照企业所缴纳税款的39%给予扶持”的待遇。


德邦(海南)运输有限公司不是德邦在海南注册的第一家公司。2009年成立的海口全程德邦物流有限公司才是德邦位于海南的大本营。前者的注册资金只有这家公司注册资金的零头,同时也远低于在其它城市注册的全程德邦物流有限公司。


这家人数不超过50人的、注册时间不足2年的德邦子公司到今年3月21日为止,为德邦省了约94万元。


这是德邦127项共计8047.3万的政府补贴中一个有关税收返还的缩影。其中,德邦在税收返还一项共得到4700万(约)。有时候,德邦会在提供税收优惠的地区注册子公司;有时候,德邦作为纳税大户享受特殊待遇;还有时候,物流扶持政策照顾了德邦。


“补贴的事就是根据政府提供的目录对症下药。”上述机构负责人称,“只要有政策依据,补齐材料和手续,很多公司都可以拿到补贴。完全不费力气,这么说吧,不拿白不拿。”


某上市快递公司的业务负责人则持有另一种看法,他认为国内物流成本居高不下在倒逼企业不停地去各处节省利润。“首先,申请政府补贴合理合法,物流业最近几年扶持力度本来也很大。”


他接着说,“人工费和油费每年都在涨,各地的收费也不统一,甚至乱收费。同行竞争导致发货成本抬高。”这位负责人声称他所在的城市,交警还会向快递企业收取“额外费用”,以确保他们业务正常开展。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中国物流业2017年发展回顾与2018年展望》显示,2017年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为14.6%,尽管已连续多年下降,但距离发达国家仍有不小距离。


补贴用于复制推广


德邦位于石家庄市和佛山市的子公司,分别获得了当地政府对物流标准化试点项目的支持。其中,石家庄德邦物流有限公司得到补贴100万元,广东精准德邦物流有限公司得到补贴120万。


仔细阅读这些物流标准化的内容可以发现,很少具备实质意义上的创新。“基本就是把现有的物流最新标准和最新技术进行普及复制。”上述物流专家告诉记者,“当行业逐渐走向成熟,这些标准化作业是每家公司都必须掌握的。政府不号召也得做,它直接关乎企业效率和竞争力。”


以石家庄市发布的试点项目管理办法为例,该公告中要求入选企业优先推广1.2m*1.0m托盘。事实上,1.2m*1.0m托盘是托盘国标中优先级最高的规格标准。考虑到最新修订的车宽距离,这基本上就是国内效率最高的托盘规格。事实上,商务部至少在4年前就在推广该规格的托盘。石家庄德邦物流有限公司显然不是4年后的今天才成立的。


再比如佛山市慧物流腾飞计划工作方案中有关GIS(地理信息系统)的应用推广,GIS最早问世于上个世纪,多年来国内国产GIS软件已日趋成熟,甚至市占率也要高于国外同类软件。


对物流公司而言,商用GIS的关键在于拥有更多数据以构成空间可视化。简单来说,企业需要更多车辆、人员搭载更多PDA终端,再辅以GIS的不断升级开发。


据德邦2017年财报显示,德邦每年在IT上的总体投入约占营收的1.5%-2%。大概为3-4亿元人民币。这3-4亿元要用于智慧收派、电子运单、家装平台、开放平台、运力平台、智能仓储、数字化指挥中心、管理驾驶舱、智能地图、智能设备、大小件融合分拣共计11种应用项目上。顺丰同期科研投入费用则超过16亿。


记者致电佛山市商务局办公室,咨询该项目整体投资额度(德邦在此方案中获得70万扶持资金),对方表示补贴最多不超过整体投资额的40%,但具体金额不方便透露。对于该项目推进的监督,该工作人员称政府会委托第三方公司组织专家组不定期审核。“并不是说一开始入选的项目就不会被淘汰,在后期监督如果发现不匹配方案的项目,还是会淘汰掉。”


德邦自营电子商务平台?


一个名为“电子商务发展专项”的补助类型引起了记者注意。一家快递公司究竟因为什么得到了电子商务的财政补贴?


随后,记者查阅深圳市政府颁布的《2017年深圳市电子商务发展专项资金资助计划公示表》,德邦出现在“电子商务交易平台规模奖励项目”一栏中。按照公示表中的介绍,深圳市德邦物流有限公司因为“德邦物流自营电子商务交易平台”的搭建获得了100万元人民币政府补贴。


等等,德邦物流什么时候开始发力自营电商平台了?记者询问多位德邦内部员工,对方均表示从未听过说公司内部开展电商业务。“你确定你问的不是电商物流?”


接着,掌链记者致电德邦一负责人,她表示德邦并没有过任何开展电商业务的计划。


为了进一步把事情搞清楚,记者多次拨打深圳市经济贸易和信息化委员会预算监督处的联系电话,但截至发稿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资料显示,德邦自2013年之后切入电商快递领域,与部分电商卖家有合作关系。德邦创始人崔维星最近一次谈到大件快递领域时表示,“我目标是做电商(物流),但是别的也做。我们给客户的感觉,我电商做好了,别的自然就做好了。”


平衡之道


目前,学术界存在一种主要观点,即企业的研发沉没成本,将显著影响政府补贴的实际效果。这其中,研发沉没成本越低的企业,补贴对其正向作用效果越明显。反之,研发沉没成本越高的企业,补贴对创新传出的影响越微小。甚至另一种观点认为,政府补贴对企业研发投入存在“挤出效应”。也就是说会破坏企业原有的研发投入节奏。


所谓沉没成本,通俗来说,即企业在特定时期内,持续地、不计回报地对某领域进行投资。以快递领域为例,可以粗略类比为加盟模式与直营模式的区别。在早期快递行业,加盟模式无需过多投入,收益明显;直营模式投入巨大,见效缓慢。不过一旦突破临界点,两种模式带来的效果将截然相反。


另一个典型案例来自华为。在华为进军智能手机领域之前,就已经是国内全球化程度最高的高科技公司之一,这得益于华为多年来在研发领域的持续投入。2015年和2016年,这家公司投入研发的钱是竞争对手联想的十倍有余。尽管此前不被消费者熟知,但长年累月的研发沉没成本无疑为其爆发奠定了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华为曾在2013年首次披露前一年来自政府的7.5亿补贴。尽管这笔钱的具体用途不详,但考虑到华为2012年净利润超过150亿元,以及近10年来4000亿元研发投入力度,政府补贴充其量只是起到很小一部分作用。


对于衷情华为管理的崔维星而言,德邦也许可以借鉴老大哥在企业研发和寻求政府补贴之间的平衡之道。这当然不仅仅是8000万的问题。8000万来自哪?哪些补贴是必要的?是否对企业发展产生长远影响?都值得思考。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