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即时配送新规出台,被指削足适履添堵外卖众包物流平台

来源:掌链传媒 作者:林海 2018-05-14 21:35 分享到

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在强化外卖行业电动自行车管理上,又一次走在了前面。


5月3日,深圳市“即时配送行业交通安全联盟”(以下简称“即安联”)成立。“即安联”是在深圳市交警局指导下,市食品安全协会,电动自行车协会及各外卖企业共同组建的。


在成立仪式上,相关即时配送企业负责人分别签署了《即时配送行业交通安全联盟公约》(以下简称《公约》)。《公约》将于6月1日起正式施行。


深圳市的做法,赢得了一片掌声——取消快速送达考核,外卖骑手不用再拿生命送餐。


而掌链传媒记者采访时却听到了不同的声音。有企业人士认为,《公约》不仅将大幅增加企业的运营成本、影响客户的服务体验、降低骑手收入,而且限制众包模式也限制了城市的活力和效率。


寻求安全与需求间的平衡


这并不是深圳市第一次对即时配送行业进行管理。


今年3月,深圳交警强化了对外卖配送人员的三级管理规定:外卖小哥第三次交通违法被交警查处,将被辞退。


5月1日起,深圳交警借助AI人工智能识别技术试点“刷脸”执法,首批执法对象就包括外卖行业人群。


深圳市之所以“关注”即时配送行业——


一方面,近年来,即时配送行业发展迅猛,服务经济社会发展,促进商品流通,便利群众生产生活等方面的贡献有目共睹;


另一方面,即时配送人员(骑手)为了达到配送时效考核指标,不遵守交通法规的行为时有发生,增大了交通事故发生的风险。


2018年以来,深圳市发生涉及即时配送电动车交通事故7起,死亡4人,受伤3人;深圳交警共查处涉及即时配送行业电动自行车交通违法35164宗,占电动自行车违法总数9.8%。


为此,《公约》提出,通过改变各企业外卖平台派单流程,取缔快速送达的考核机制,从取餐出餐时间加强配送平台对餐饮企业的考核,制定合理送餐时间,在合理场景正负误差不大于5分钟。


一家即时配送企业相关负责人杨庆(化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与公众的日常骑行相比,即时配送人员的事故率相对较高,但这与其骑行电动车作业的时间长、频率高成正相关。


《公约》重点整治众包平台


《公约》指出,“即安联”从建立行业准入及配时标准、制定车辆及规范标准、建立统一信用管理体系等方面,通过共建、共管、共治的多项举措,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➊ 行业准入标准未发布。但是《公约》没有明确,行业准入标准的具体内容,只提到“相关准入标准由食品行业协会牵头对外实施公布”。


5月8日,记者致电该协会,对方称即时配送企业准入标准的发布时间还未确定。


但该协会人士表示,准入标准主要从企业的经营管理和安全管理两个方面提出要求。


➋ 重点整治众包平台。杨庆认为,这更多地是指向众包平台。

640.webp.jpg

记者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间接印证杨庆的分析。


在深圳交警官网发布的关于“即安联”成立仪式的信息中,有这样一句话:


“我市目前较大的各外卖送餐平台企业7家,分别是美团、饿了么、盒马、达达、点我达、百胜、麦当劳,共有专属及加盟配送员工近2万人”。


据南方日报报道,深圳市交警局禁摩限电办警官陈赟介绍,“众包模式导致行业规范缺失、平台对配送人员的约束力较弱,导致服务质量难以保证,行业服务水平良莠不齐。”


深圳交警此次的整治重点就是众包模式为主的配送车辆。要求建立监管主体、配送站点、建立培训和考核机制,并对车辆和配送员准入门槛严格管理。


众包平台将面临三道槛


这意味着,在深圳地区运营的众包平台,需要强化经营和安全管理,在管理模式上向加盟转变,将给众包平台带来不小的挑战。


➊ 门槛一:增设网点。记者注意到,《公约》明确提出,“各企业要要求各网点明确1名管理人员负责交通安全管理工作,每个配送网点至少各配备1名培训主管、配送主管、车队主管。”


杨庆表示,采取众包模式的企业,每个城市都一个固定办公场所,用于人员休息,装备的存放。而相关部门要求,每一个区都要有一个网点,并配备相应的管理人员。这对众包平台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为达到准入标准,有的众包平台已经计划在深圳几个核心区设点,有的还要与活跃度高的骑手签劳动合同。


杨庆无奈地表示,这给他们增加了不必要的额外成本。“目前平台的管理方式、技术以及人力(一个城市5个人的配备已经足够)保障了平台对于骑手的运营和管理能力,足够覆盖一个城市所有区域的所有骑手。相关部门要求城市的各个区域都要设置网点,并匹配5个工作人员,额外增加了数十个人力,但是做的事情还是5个人的工作。”


➋ 门槛二:购置车辆。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在“即安联”成立仪式之前,相关部门就召集深圳市主要几家即时配送企业开了几次会议。


“在会上,相关政府部门明确表示,目前深圳市所有即时配送企业的电动自行车均不合格。要求企业在规定时间内,向政府部门指定的电动车生产企业,采购合规的电动车。”


这笔费用由即时配送平台承担是大概念事件。


杨庆说,相关政府部门要求他们在规定的时间内,提交购车合同;让骑手购买合规电动车,且不说他们是否愿意自掏腰包,时间也不允许。各家平台的想法差不多——企业统一采购,再以租或卖的方式,向骑手提供合规电动车。


根据杨庆的说法,一辆指定的电动自行车,加上电池、办理牌照等费用是1700元-3000元左右。


杨庆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2万名骑手计算,深圳即时配送行业,仅更换电动车成本高达六千万元。分摊到每家平台头上,少则上百万元,多则数千万元。


➌ 门槛三:增本降效。上述知情人士也告诉记者,在内部会议上,相关政府部门还要求,骑手与车辆的注册信息相匹配,且同一个骑手只能在一个平台注册,且不能派送非注册平台的订单。若发现骑手有违规行为,其将被限制进入即时配送行业。“而且还要追究骑手注册平台的责任。”


“把骑手与企业捆绑,限制骑手的接单类型,会累及即时配送企业。”杨庆告诉记者,这种绑定,基本抹杀了众包共享模式,与解决交通安全的初衷背道而驰。


此外,外卖平台的骑手只能接注册平台的外卖订单,会使其丢掉新零售、包裹类、C端订单。订单的高峰、旺季,没有增量骑手,降低了平台的派送效率,增加了运营成本,进而影响商家和C端的客户体验。


在一个多前,公安部召开会议要求,各地公安交管部门积极会同快递外卖行业组织、企业建立协作工作机制,建立信用惩戒机制,共同加强快递外卖行业电动自行车管理。同时,推动企业落实交通安全主体责任,完善安全生产责任制,优化配送考核制度,科学发单派单,合理规定配送时间。


是否会有其它省市效仿深圳的做法?这也是杨庆所担心的。


补点料

骑手七类行为要被重罚


今年3月,深圳市交警局官网发布题为“深圳交警将从企业监管源头到路面整治加强即时配送行业管理”的消息。


其中不少内容与《公约》如出一辙。不过,该消息中“即时配送车辆重点整治内容及处罚标准”的内容,在《公约》中未被提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及其实施条例、《广东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和《深圳经济特区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等有关法律、法规,对配送电动自行车各类交通违法行为处罚如下:


◎ 未纳入管理平台的工作人员及未通过网上交通安全知识考试的人员,驾驶电动自行车上限行道路行驶的,由市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扣留车辆,处2000元罚款;


◎ 伪造、变造或者使用伪造、变造的电瓶车、电动自行车和其他非机动车的专用标志的,由市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扣留车辆,处5000元罚款;


◎ 驾驶不符合国家标准的电动自行车上道路行驶的,由市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扣留车辆,处1000元罚款;


◎ 驾驶电动自行车载人、载物的,由市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扣留车辆,并处以2000元罚款;


◎ 驾驶电动自行车冲红灯的,处100元罚款;


◎ 驾驶电动自行车走机动车道的,处500元罚款;


◎ 驾驶电动自行车逆行的,处50元罚款。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